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六章 添点堵
    顾依依回到车上,等到庄墨象发动吉普车,驶离了这里,才把疑问说了出来:“刁家的小儿子是什么人?为何他的房间之中竟然藏有手枪?”

    庄墨象皱了下眉:“因为厉老三去京城给二伯的专车做手脚,所以当时03做的调查主要是针对厉家的。”

    “他查到的刁家资料和你们顾家查到的大同小异,只是把刁老爷子、刁家大儿子和刁沪生这一支查的差不多。”

    “对于刁家小儿子仅仅写了两句,从小体弱多病,这个应该是真的。但从他七岁之后,就几乎没有邻居看到过他。”

    顾依依分析道:“从小体弱多病,并不一定长大之后就不健康!”

    “从七岁之后,就几乎没人看到他,邻居们没有多想,只是以为他常年卧病在床……你说,他会不会从那时起,就不在刁家了?”

    庄墨象握着方向盘的手点了几点:“有可能,但好像这个小儿子和他们不亲。”

    “没关系,既然已经有了疑问,我派人去查,用不了几天就会找出答案的。”

    顾依依轻轻嗯了一声,是啊,发现了问题,就要揭晓答案。

    “他们提到的那个阿申,我怎么觉得是今天我们在黄浦江边遇到的那个孩子。”

    “要是那样的话,那个孩子嘴里说的小舅岂不就是刁家的小儿子。”

    “咦,为啥我二伯调查的资料没提到过刁家有女儿啊?”

    庄墨象温和地说道:“那就让人把这些放在一起去查好了。”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一处围墙的拐角处。

    顾依依发现这里有士兵站岗,看样子应该是部队的家属大院。

    庄墨象没有选择出示他的工作证,直接开车进去,那样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

    二人下了车,庄墨象耳语道:“我带你进去。”

    说完,即刻揽住顾依依的腰身,纵身而起,从围墙上越了过去。然后有些不舍地松开了一直紧紧环着女孩的手臂。

    顾依依斜了他一眼,明知道她的轻功不差,却这般作为,这是乘机占便宜呢。

    仿佛没有看到顾依依的表情,庄墨象拉起她的手:“是三号楼三层一号吗?”

    这是白志杰报给他们的薛副师长家的门牌号,顾依依点了点头。

    到了三号楼的斜对面,二人隐在暗处。

    薛副师长家居然还亮着灯,一名中年女子正在厨房洗着碗,看样子是薛副师长的媳妇。

    厨房门口站着一位略显清瘦的中年男子,应该就是薛副师长了:“这么晚了,先睡觉,明天再洗吧。”

    薛副师长的媳妇加快了手里的动作:“你还知道晚啊,那还和人吃到这个时候!”

    薛副师长显然挺高兴,他仍旧站在厨房门口:“我这不是得把要说的话都说了嘛!”

    薛副师长的媳妇把洗好的碗筷放到碗柜里,擦干了手,才出了厨房。

    倒了两盆温热水,夫妻二人坐在床边开始泡脚。

    薛副师长的媳妇皱着眉头开了口:“老薛,我总觉得你的做法不靠谱。”

    薛副师长把手一扬:“我觉得挺好的!”

    薛副师长的媳妇瞪起眼睛:“你和白家不对付,你们正大光明地争,不要把别人牵扯进来!”

    薛副师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干脆不说话了。

    薛副师长的媳妇叹了口气:“那你找什么刁沪生,那个刁沪生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在大学里考试作弊,让人背了黑锅。”

    “然后,又找自家人去报复那个教授,被开除了,连带着他的家人都进了监狱。”

    “你找这么个人,也不怕他给你抹了黑!”

    顾依依眨眨眼睛,没想到薛副师长的媳妇还挺明白事理的呀。

    薛副师长用手撑了下床,坐得笔直:“我是他能抹黑得了的吗!”

    “我又没让他去干什么,只是告诉他那个在二军医大上学的顾佑北是先前导致他被开除的顾教授儿子。”

    “我又没让他具体做什么,这种事可赖不到我身上。”

    薛副师长的媳妇狠狠挖了他一眼:“只要是明眼人,就能猜出你的用意。”

    “你不想想,那个顾家可不是普通人家,要是知道这里面还有你做的事情,他们会怎么想你!”

    “你不要忘了,当初公公就是因为和白志杰不对付,处处针对。后来之所以去了海军,还不是因为被白志杰他爸的那些昔日战友出手给弄过去的!”

    薛副师长不淡定了:“白志杰和我有杀父之仇!我爸要不是被调了出去,能受伤吗?能牺牲吗?”

    薛副师长的媳妇与他呛起来:“是啊,那些人之所以帮白志杰对付你爸,就是白志杰他爸的功劳,人家都是看着他爸的面子才帮他的!”

    “那你为什么还不吸取教训!你为什么不结交一些那样的人,为自己、为我们的儿子攒些人情!”

    “反倒是去得罪那些有用的人,我不想让我儿子走上和你一样的路……”

    薛副师长垂着嘴角:“我就是想给白志杰和白志英添点堵。”

    “他们不是想要借着那个叫顾佑北的孩子与顾家搭上关系嘛,我就让顾家知道,白家也不是多有能力、多好的人家。”

    “再说,刁沪生能有什么能耐,上了顾佑北。”

    薛副师长媳妇擦干了脚:“你呀,你想的太简单了!”

    “那个刁沪生要是真把顾佑北给伤到了,或者是出了更严重的事情。”

    “顾家经过调查,哦,都不用调查,只要把刁沪生抓起来,一问就会知道都是因为你给刁沪生透露了消息,才导致了这一切。你说,顾家会不会恨你!”

    薛副师长也擦干了脚:“那咋办?要不我再找刁沪生让他老实点!”

    薛副师长的媳妇站起身:“你呀,一遇到和白家有关的事情,你就笨得要命!办的事情让人没法看!”

    “喂,先把洗脚水倒了!”

    薛副师长一手端起一只盆,倒了洗脚水。夫妻二人关了灯,准备睡觉。

    薛副师长的媳妇哪里睡得着:“老薛,刁沪生又不是你的孩子,人家凭什么听你的。”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