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九章 牢骚
    周毅满脸的不好意思:“我是在你们进饭店时,看到你们的。”

    “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你们就进了包房。”

    他叹了口气:“我还更喜欢在部队,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大家都是几十年的兄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庄墨象给顾依依夹了个荷叶粉蒸肉,并把包裹的荷叶打开:“趁热吃,这是江南的特色夏令菜,比一般的粉蒸肉多了荷叶的清香。”

    这才抬起头,看了周毅一眼:“既然你认为部队好,那为什么还要转业?”

    本来以为打扰了人家用餐的周毅,有些尴尬,但听到这句问话,看了眼对面的两个人,还真没有不欢迎的神情,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因为三年前我妈病重。当年我爸病重,担心影响我的工作,没告诉我……”

    “后来我爸去世了,我刚换防,去了边境一带。得到消息的时候,我爸都下葬一个月了。”

    周毅回忆着,脸上仍有悲痛:“三年前,我妈病重,我之前就不孝了一回,这次我不能再不孝了,我爸妈就我一个儿子!”

    “正好那时苏市公安局有副局长的空位,我就转业了,回来照顾我妈。”

    “去年我妈也走了,好在我这一次尽了做儿子的义务。对于我妈虽然也想念,但是没有像对我爸那么多的愧疚感。”

    “可能是转业的原因消失了吧,我就越发地想部队,想战友。”

    “你们在火车上看到我时,我刚去京城看了昔日的战友和老首长。没想到这趟回来之后,就更想念他们了!”

    他的眼睛有些红:“我是不是特没出息!当年都选择了转业,就应该好好干下去。要是老首长知道了,一定得骂我了,呵呵……”

    此时的周毅宛若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垂着头,不再说话了。

    好在这种有些沉重的气氛,被上菜的服务员打破了。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厨师,服务员把两盘菜摆好,那名厨师一声吆喝,把一勺滚开的油往鳝糊那道菜上一浇,立时噼啪作响,香气四溢,让人感觉酣畅淋漓!

    服务员说了声请慢用,就和厨师退了出去。

    顾依依笑吟吟地说道:“快,大家都来尝尝响油鳝糊!”

    庄墨象立刻提醒道:“慢些吃,小心烫嘴。”

    周毅从刚刚的情绪里解脱出来,恢复了正常,遂不再客套,拿起筷子也跟着吃了起来:“小兄弟,看样子你们明天还在苏市吧,明天晚饭我请。”

    “我今天没带钱,哎,要不本应这顿我来请,尽尽地主之谊!”

    顾依依“看”着他全身上下的口袋里,加在一起都没超过十块钱,不由乐了:“周叔叔,那你今天来这里是那个杜局请客?”

    周毅嗤笑了一声:“还真是他请的,一年也就这么一次!”

    “背地里,局里的人都叫他杜下次。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每次他都张罗大家一起吃饭,一到付账的时候,大家总会相互客气一下。”

    “他呢,马上就会接下来说,‘好哇,这次你付账,下次我来付。’”

    顾依依顺着话茬问道:“那这次他怎么不下次付账了呢?”

    问了话,就开始低头吃庄墨象帮她舀的蟹粉豆腐,但耳朵还是注意着对方的答话。

    周毅看着面前的青年男女,想想当初他们部队里的老首长对媳妇好的出名,但好像还没这么宠。就是不知道等他们结了婚,再过个十年、二十年,是不是还是这个样子?

    “因为今天海市的一名老艺术家来苏市画院,还带了他的小孙子。杜局说,那个小孙子的妈是他亲戚。”

    “可是,我听说杜局死皮赖脸地去请客,人家老太太都不认识他,给婉拒了。”

    “后来,不知道他怎么说的,这才带着小孙子一起来赴宴。”

    “你们说,他请亲戚,带着我们这些单位的同志干什么呀?”

    “老太太确实是一副清贵做派,高雅得很,她的小孙子也很可爱。可是,我实在不愿意看有人那么假……”

    顾依依喝了口某人盛给她的莼菜银鱼羹,鲜滑可口。

    “周叔叔,那你现在的工作顺利吗?”

    顾依依之所以这么问,是让她想起了沈市的伍叔叔,他现在也转业到了市公安局,是不是也像面前这个人一样很长时间还不适应呢?

    周毅很认真地答道:“工作挺顺利的,同志们其实还都不错,虽然有点小缺点,但谁没有缺点呢,我也有的。”

    “领导嘛,遇到案子时,会全力支持的。”

    “就是爱揽功,凡是局里破的案子,都要在写工作报告的时候把他写在工作组组长的位子上。”

    “呵呵,看怎么想呗。另一位快要退休的副局,跟我说,要这么想:因为他是局长,领导着全局的工作,下面的人有任何成绩,确实都有他的功劳,这样的话心里就不难受了。”

    周毅可能觉得背地里的牢骚发几句也就够了,就开始转移话题:“你们俩今天晚上住哪里呀?要是没有地方,就去我家住。”

    庄墨象马上回道:“不用那么麻烦,我们去国营旅社住,正好明早可以直接去沧浪亭。”

    周毅总觉得今天是自己欠了人情,因为心情烦躁,来火车上刚认识的人这里躲清闲,又吃了人家一顿饭。

    他不是个占人便宜的主儿,不然也不会看不上爱占便宜的杜局:“明天晚饭,我在得月楼请你们二位,就这么定了!”

    顾依依吃得畅快,心情很好,就直言道:“周叔叔,你真不用这么客套。我们本来在这里吃饭,你来了也就是多加了一双筷子而已。”

    “就是你不来,后面的两道菜我也会点的。”

    “我们这两天都是随心所欲地到处走走看看,还不能确定明天晚上走去哪里,晚饭是要就近解决的,要不然跑来跑去很累的。”

    周毅一听,人家说得有道理,就不再坚持要请客的事情了。

    三个人之间聊起了苏市的历史故事、典故,氛围越来越好,周毅的心情越发好了起来。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