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三章 犯向
    很快想通了的庄彩画从卧室里走出来,静静地站在顾佑北身后听着他说的那些话。

    在顾依依朝他使了三次眼色之后,顾佑北终于意识到背后有人,他猛地回过头,就见庄彩画正站在他背后正瞪他呢。

    顾佑北当即叫道:“庄彩画,你知不知道人吓人真会吓死人的!”

    庄彩画却出乎意料地没有与他对着喊:“顾佑北,以前我做的确实不对,我向你承认错误。”

    “我以后会改好,不会再做傻缺!”说到这里,顾依依听出了磨牙的声音。

    “顾佑北,你是男子汉大丈夫,你一定会原谅我的是不是?”

    “等你放假回京城,我请你吃顿大餐赔罪……”

    顾佑北的眼中难掩意外之色,这人是真的变了吗?

    顾依依不再现场看两个人的口舌官司,站起身:“你们俩一会儿把饭桌放好,我去把饭菜热了。”

    说完,顾依依和庄墨象一起站起身,去了厨房,留下顾佑北和庄彩画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顾承家才不会参与进晚辈的“恩怨”之中,起身去卧室兼书房把偶然想到的一个小内容添加到讲座的稿子中。

    顾依依把热好的菜装好盘子,递给庄墨象,由他负责端到饭桌上去,还不忘接着“看”热闹。

    客厅里只剩下两个人,庄彩画已经坐在顾佑北身边,耍着赖皮:“我记得你比我大一岁来着,你这个当哥的是不是应该让着我些。”

    “以前我做错了事儿,但你应该原谅我的!”

    说到这里,庄彩画停顿了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接着说道:“我们两家是世交,小时候我们不是还玩过过家家吗?也算是青梅竹马吧,所以别人可以不原谅我,但是你一定要原谅我!”

    “嗯,以后我要是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你就帮我指出来,好不好?我一定改,真的!”

    说完,期待地看着顾佑北。

    顾依依手里的铲刀差点没拿住,这是什么情况,这两个人居然是青梅竹马!

    庄墨象当然是和自己未来媳妇保持行动一致,他也“看”到了刚才的情形,不禁抚额,这个便宜妹妹是个什么意思,这是想要个小哥哥,还是想要个情哥哥?

    顾佑北迅速挪开了一尺远:“庄彩画,你好好说话!”说着,夸张地呼了口气:“吓死我了,你正常点,行不行?”

    庄彩画撅起了嘴巴,难道是那些画院的同学骗我,她们说以柔克刚,只要女孩子柔柔弱弱的,不时地再服个软,绝对会激起男人的保护欲,会顺着自己来。

    可是,自己刚刚试过了,一点也没管用,还让对方嫌弃了!

    庄彩画恢复了本来模样:“反正顾佑北同志,你以后不能再说我坏话,不然我就找顾叔叔,让他主持公道。”

    顾佑北哼了一声:“你多大了,还学小孩子告状!”

    庄彩画双手掐腰:“我都说了,我以前错了,我承认错得离谱。但是我会改的,你不能总抓着以前说事吧!”

    庄彩画在顾佑北眼里,那就是一个过去厌烦了至少十年的人。

    这种从小就认识,小时候还很乖巧地跟在你身后小哥哥长、小哥哥短地叫,结果长大一些之后就瞬间画风突变,不停地给你添乱、与你吵嘴的人,他真的不敢有多相信刚才的那些话。

    遂敷衍着:“你要是改好了,谁会说你!如果有人还拿过去的事儿讲究你,我也不会答应的。”

    庄彩画听了,欣慰地笑了:“到底是我的小哥哥!”

    顾佑北站起身,去摆饭桌。

    庄彩画心情很好地给打下手,两人先把折叠的饭桌在客厅中间摆好,庄墨象就端着两盘子菜走过来,把它们放在饭桌上:“小北,帮忙端菜。”

    顾佑北乐不得地离庄彩画远些,应了一声就去了厨房。

    到了厨房,顾佑北睁大了眼睛,看着摆着的几盘菜,再看看旁边摞着的打包盒:“今天晚饭这么丰盛啊!”

    “还是依依好,一直想着三哥!”

    没到五点半,五个人就吃起了晚饭。原因无它,顾承家在晚上六点半有一场讲座。

    吃得肚皮都鼓起来的顾佑北跟着顾承家一起走了,他做为学生,当然要去听讲座了。

    庄彩画觉得在这里白吃白住,要是再不干点活,就说不过去了。于是,主动请缨她负责洗碗。

    顾依依往沙发上一靠,半眯着眼。庄墨象却煞风景地提起了需要给她买件游泳衣,明天学游泳用。

    顾依依马上睁大了眼睛,随即又闭上了,装成没听见的样子。

    庄墨象微微俯下身,把嘴凑近她的耳朵:“依依,你再歇一会儿,我们俩就去买,千万别耽误了明天的计划。”

    顾依依只觉得一股独属于他的气息弥漫到耳朵上、脸颊上,随着他说话,有些温软的嘴唇仿佛无意间触碰到自己的耳垂上。

    莹白如珠的耳垂变成了淡粉色、粉色,看在庄墨象眼里可爱至极,也诱惑至极。已经微微张开的嘴,还没有含到那颗耳珠,就被敲门声打断了。

    顾依依微微低着头,害羞地推了他一把,隔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庄墨象不知怎滴又想起了先前在包房的敲门声,他很不舒服地想自己是不是与这里犯向,被硬生生打断了两次!

    洗完碗筷的庄彩画走出厨房,就听到了敲门声。看着仍旧坐在沙发上都没有动作的庄墨象和顾依依:“你们俩没听到有人敲门吗?”

    然后不再追究他们二人,任劳任怨地去开了门,庄彩画看着门口的人惊讶道:“董奶奶,怎么是您?”

    董奶奶略带得意:“怎么不能是我,我过来看看你们。”

    庄彩画看着笑意盈盈的老人家也不好意思拒绝,虽然这里不是自己家,但还是请她进了门。

    董奶奶把一兜山竹放在茶几上:“这是今年五月底摘下来的最后一批山竹,南边的朋友特意托人带过来的,好在我储存得法,放了这么几天,还算新鲜。特意带过来给你们尝尝鲜。”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