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四章 先下手为强
    庄墨象伸手刮了刮顾依依的小鼻子:“这已经很好了,两死一逃,我接下来只对付三个人就可以了。”

    顾依依从内衣兜里掏出了庄墨象曾经送给她的薄皮面具:“多亏我把它带来了。”

    说着,就戴上了面具:“只是在水边,又不是在水里,我也可以对付一个!”

    朝庄墨象眨眨眼睛:“我对付那个年纪大一些的,他身上带着药呢!”

    庄墨象无奈地看着她:“依依,现在不是调皮的时候……”

    看到顾依依瘪下去的嘴,只得变成了:“对付一个人也行,不过你要注意安全,发现有危险,立刻撤退,不得恋战,听到没有!”

    顾依依挥了挥细嫩的拳头,庄墨象真是怀疑这柔弱无骨的小手,打人的威力能有多大:“我们不把车开过去,现在下车吧。”

    顾依依“看”到,黑蜘蛛已经骂骂咧咧地回房子里了。

    年纪大一些的男子满脸的懊悔:“居然跑了一个,这趟回去,怎么跟组织交待!”

    黑蜘蛛盯着他,嗤笑一声:“人都杀了,你还想当没这回事。别忘了,刚刚你可是亲手杀了阿财。”

    年纪大一些的男子心里极为恼火:要不是你这个死婆娘紧逼着,我会下手杀人吗!

    但脸上却不敢显露出来,他可是知道这女人翻脸不认人,她能够杀他们,就能杀自己:

    “回组织前,我们必须要想好理由,好让我们三个脱身,不然一定会受惩罚的。”

    黑蜘蛛对于这话倒是不反对,说着自己的想法:“那你就好好想想,什么理由能让我们三个免于惩罚。”

    年轻一些的男子心里鄙视:我又没动手,把我算上干什么,又不是什么好事!

    黑蜘蛛看了眼地上的两具尸体:“把它们扔河里吧,总不能放在这里。如果留在这里的话,组织很快就会知道是我们动的手。”

    年纪大一些的男子也同意这个提议:“对,扔到河里,就说让追击而来的军人给打死的。而我们冒死把劫到的人给带回来了。”

    黑蜘蛛面露喜色:“好啊,这样我们的功劳就大了许多。”

    年轻一些的男子低着头,腹诽着:原来还以为阿松是个聪明人,现在看来这脑子也快随黑蜘蛛成了浆糊了!那个阿宇跑掉了,他难道不会跟组织说明实情,到时候看你们俩怎么圆话!

    黑蜘蛛和阿松都拿眼睛看年轻一些的男子,示意让他帮着把尸体扔到河里去。但这人仿佛想着事儿,半低着头,垂着眼皮,什么反应都没有。

    黑蜘蛛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这不是一具尸体,支使阿时一次就能解决的。平时这小子和阿松关系更好一些,自己要是说出来,首先就得罪了阿松。

    现在,她因刚才一时妒火上头,没有控制住,冲动之下把人杀了,最主要的是还跑了一个最关键的人,她心里多少有些没底。

    所以,以前想说啥就说啥的人,突然咽下了口中的话。她知道自己在组织里的人缘差,这个时候再不能得罪了同组的人,不然今天做过的事情败露了,后果不堪设想!

    阿松以为自己不说话,阿时也会帮自己,但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这小子不想沾手。他现在也极为后悔,自己怎么就动手了呢!

    阿松的为人一直都很谨慎,没有十成把握的事情从来不做。但这一次,在阿宇逃走之后,他都想找块豆腐撞死。

    这人杀的……这事儿做的……当时,自己不出手,黑蜘蛛她也不会看着阿财走出去的,怎么就没稳住呢!

    阿松直接站起身,朝阿财的尸体走去,他想着不管怎样,先把尸体扔河里,到时候没有物证,组织要处罚自己时,还可以为自己辩上几分。

    黑蜘蛛一见阿松没吭声,自己去处理尸体,她也起身去拖阿铁的尸体。

    此时,庄墨象和顾依依已经到了屋子的门外。

    两人对视一眼,庄墨象在前、顾依依在后,直接冲入房子中。

    房子里的人因为一直想着如何逃避处罚,根本没注意到外面有人。其实,就是他们竖着耳朵听,也不会听到。

    顾依依的轻功不是一般的好,庄墨象更是在她之上,房子里的人还隔着道房门如何能够听到声响。

    庄墨象和顾依依的动作都极快,他们不会站定在对方面前,等着他们反应过来。

    尤其是顾依依,先下手为强的道理她非常懂,在此种情况下也会充分利用。房子里的三个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徒,稍有大意恐怕就会将自己陷于被动之中。

    庄墨象直接运用精神力击晕了黑蜘蛛和阿时,等他转过身时,顾依依手中的三根牛毛钢针已经分别刺入阿松的脖颈、胸部和腹部,而对方因为针上药物的原因毫无察觉。

    阿松正一脸惊恐地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这个年轻女人:“你是谁?”

    他问话间,向顾依依伸出手,顾依依顷刻间后退了三大步,就见顾依依原来站的位置药粉翻飞。

    阿松见竟让人躲了过去,已经感觉到了危险,伸手就从内怀中拿出一只小玻璃瓶,往房门口一摔,小玻璃瓶顿时粉粹,里面的药液撒了一地。

    就见一股股“白烟”从地上的药液中升腾而起起、迅速飘散,很快蔓延了整个房子。

    阿松非常得意地笑,他要亲眼看着闯进来的这一男一女深度昏迷,任由自己宰割。

    然而,他还没等到如愿,自己就“噗通”一声倒地不动了,如同一只死狗瘫在地上。

    庄墨象见顾依依已经解决了对方,就走到顾承家旁边,俯下身把人架起来,返身背在背上:“依依,我们先撤出去。”

    顾依依嗯了一声,一伸手从阿松的内怀之中摸出两个装药的小袋。

    再转身又分别把黑蜘蛛的手枪和藏在她裤子下面脚踝绑腿处的匕首,阿时缠在腰间的软鞭,阿财身上的几只药包,阿铁斜插在腰带上的短刀统统收在手中,这才快步跨过门口的药液,出了房子,回身关紧房门。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