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章 身份证明(为正版叫叫+3)
    等他小跑着回来,就发现了停在他先前坐着的那棵树旁的吉普车。

    那人围着吉普车转了一圈,小声嘟囔着:“军车啊,这是谁来了?去哪家的?会不会是去顾家的?”

    他抬头望向亮着灯的顾家,想着要不再去敲门试试。

    待敲门声响起时,顾承家已经给家里打完了电话,告知父母和媳妇、大儿子自己没事了,免得让他们着急上火。

    庄彩画和顾佑北被顾依依叫到饭桌前,让他们品尝打包回来的南翔小笼馒头。

    嘴里正在嚼着小笼的庄彩画一听敲门声,立刻含着东西有些模糊地说道:“外面那人先前就来敲过门,我们没给他开门,担心他是坏人!”

    顾佑北倒是说得更详细些:“他说他是过来保护我的,我没有开门。后来他让我先开门再给我看身份证明,我还是没有开门。”

    “我以为他早就走了呢,没想到他还在。依依,你们回来时,看到我们家外面有人吗?”

    顾佑北见顾依依摇了头:“那可能他先离开了,现在又回来了。”

    庄墨象和顾依依已经“看”到了站在门外的人,对视了一眼,今天是熟人扎堆嘛!

    庄墨象去开门,顾承家扭头问道:“依依,外面那人会不会是薛家派来的人?”看到小侄女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笑了下,他明白依依是为了救他才戴了面具掩人耳目的。

    顾承家又扫了眼胖子,他的眼神清明,并没有因为到了新的地方左顾右盼或者偷偷打量的举动。

    就笑呵呵地坐在他旁边的位子,让顾佑北去洗些水果招待客人。

    很快庄墨象带着敲门的人进到客厅,顾承家看到他,心中警惕起来,面上却礼节性地打着招呼:“这世界真小,刚下了火车,我们又见面了。”

    “听说你是来……”

    顾承家就想着当面直接点破,看他是什么反应。

    张朋干脆截住他的话茬,自己直接说出来:“是我爹让我来的,说是先前因为一件事情考虑不周,担心让顾佑北遭了池鱼之殃。”

    “所以,就让我过来护着他,别让刁沪生误伤了他。”

    “你要是不信的话,就给海军的薛副师长打电话,电话是。哦,他是我爹。”

    顾佑北看着张朋笑嘻嘻地露出来的微黑的牙,嘴角也咧开了。他倒不是嘲笑对方,而是做为未来的医生看着任何不算健康的器官,都会非常敏感。

    张朋又说道:“我因为前几天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得到的这个任务晚了些。要是早些赶过来,就不会让顾佑北经历礼堂里的危险。”

    “我是刚到学校时,打听到的。当时知道了那种情况,真是有些后怕。”

    顾依依脆生生地说道:“没关系的,这对于三堂哥是个历练。而且那人已经被抓了,再不会像疯狗一样袭击别人!”

    顾承家突然一拍脑门:“我忘了给校长打电话了。”说着,有些抱歉地站起身离开客厅。

    顾依依看了眼毫不尴尬的张朋,客气道:“快请坐,不知怎么称呼你?”

    张朋笑呵呵地答道:“你叫我阿朋好了。”

    顾依依状似不经意地问道:“那你贵姓啊?”

    张朋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些:“我爹姓薛。”

    没想到顾依依把手一伸:“薛朋,请把你的身份证明给我们看一下。”

    张朋睁大眼睛:“我不是说了可以打电话确认吗?为什么还要我提供身份证明啊?”

    顾佑北和庄彩画吃南翔小笼馒头的饭桌就放在客厅一角,顾承家因为不长住,来了大多时候还都在学校食堂吃饭,所以并没有在屋子里特意规划出餐厅。

    张朋打一露面,顾佑北和庄彩画就因为先前他的种种表现对他十分关注。

    顾佑北听到张朋的话,立刻反驳道:“你之前不是还说你要给我看你的身份证明吗?”

    张朋故意叹了口气,借以掩饰他的窘态:“不是你不给我开门吗,我只得那么说了。”

    “不过你还是没让我进门,我就只得在外面守着了。刚才去厕所,不然早就能看到家里回来人……”

    顾依依没有再发问,看到张朋坐下后暗暗松了口气,总觉得他不应该姓薛,不然刚才不会是那种表情。

    但顾依依能够感觉到,他确实没有说谎,薛副师长应该就是他爹。

    庄彩画瞟了张朋一眼,就垂下头接着吃小笼。反正有庄墨象和顾依依在,还有顾叔叔和小北哥在,不需要她来操心这个人。

    不过,这小笼馒头真的好吃,本已经吃过晚饭的她经历了刚才一惊又一吓,觉得自己的体力被严重消耗了,腹内空空,足足吃掉了一笼八只小笼馒头才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

    发现顾依依看着自己嘴角含笑,庄彩画小脸一红:“我觉得这个真的好吃,有汁有肉还有虾,鲜灵得我心情都好起来。”

    顾佑北斜了她一眼:“你心情好,是因为我爸没受任何伤,完好地回来了!”

    庄彩画立刻点头:“对,是这样的,所以我心情好了,才吃的下去东西。”

    顾依依没忍住,到底呵呵笑了出来,不过她马上进行补救:“庄彩画,我跟你说,你不是要去鲁省吗,你千万别急着回京。”

    庄彩画有些不解地反问道:“我听爷爷的安排就好,而且不是家里更安全吗?”

    顾依依晃了两下脑袋:“算我没说,当然要把你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我刚才的意思是,如果你的安全没问题的话,你可以在当地尝尝正宗的鲁菜,它是我国四大菜系之首,口味更贴近京城那边的饮食习惯。”

    庄彩画两眼瞬间被点亮:“喔,对呀,大伯那里有鲁菜啊!”

    “前年过年的时候,我堂哥就说过,鲤鱼他最爱吃的做法就是糖醋鲤鱼,其它的做法都入不了眼。”

    “他每个礼拜都要至少吃一次葱烧海参,不然就觉得自己缺少了生活的热情!”

    哈…哈…哈…,顾依依忍不住了,笑得肩膀直抖。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