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六章 比较重要
    顾子安当然要回以微笑,爸爸曾跟他说过,如果你确定对方是善意的,而且还知道他对你释放善意的原因,而那缘由又是你能够接受的,那么你有选择地接下就是。

    “在小龙哥帮我们请了假之后,勇子就去买最近时间开往海市的火车票。虽然小龙哥透漏了他希望能够过去海市亲手抓住那些人的想法,但我们三个不能因为这样一句想法就枯等着。”

    “我和峰子则回到宿舍,尽量在出发前查出给我们塞留言纸的人到底是谁!”

    “我们都能想到这个人一定在学校里,不知道他是学生、老师,还是学校里的后勤职工,但有一点我们非常清楚,有这样一个人在我们身边,绝对是危险的!”

    坐在旁边的庄墨将很仔细地听顾子安说的话。

    他到了贺老家里,同小堂弟一同恭敬问候了这些长辈,心下就很吃惊。没想到这些见过不知道多少大风大浪的前辈竟然如此重视这件事情。

    没来前,他还觉得爷爷有些小题大做了。

    从小时,就听爷爷、爸爸讲了那么多建国之后十多年时间里,上到各部委,下到基层,都在与那些潜伏下来的特务做斗争。

    这一次的事件听着确实是很大胆、很严重的,但以前又不是没有发生过如此规模的特务策划事件,这些见多识广的“老前辈”,又怎会被当前的案情吓到。

    事实证明他们是没有吓到,但是他们却少有的重视,全来了,没缺一个人。还与他爷爷一样带着儿孙,也就是一家三代都来了代表,只为坐在一起了解情况和商讨对策!

    由于前些年跟着他爸一起去了外地,他对比自己年纪小得多的蒋新勇和白峰只是见过几面,很不熟悉。

    对贺小龙和雷震还好些,但也没有太多的交情。

    而与他同龄,从小玩到大的那些伙伴们,今天没有一人出现在这里,庄墨将不由挑眉,他的那些伙伴们是让他们的弟弟们“后来居上”了?

    庄墨将从顾泽珉随着顾爷爷一进来,就非常欣赏。这样温润如玉,如同古时的贵公子的男子居然是顾家的遗失在外几十年的小儿子!

    他竟然比顾家的大儿子、二儿子更为出色,当然是在外表上。

    等到顾子安哥仨到来时,他同样是眼前一亮。顾子安承袭了他爸爸的好相貌,儒雅中不失英气,虽然还有一丝稚嫩,但他认为等到几年之后,顾子安一定会更出色!

    此时,他突然有些后悔,当时应该与顾依依见上一面,也许她真的很优秀,不然不会让爷爷和二婶同时看重。

    顾爷爷听着小孙子的话,这才认可道:“你们终于想到了比较重要的东西。”

    蒋新勇和白峰均是咧了下嘴,笑容还没展开就收了回去,免得让自家长辈说他们得意忘形。

    顾子安倒没什么表情变化,仍是不急不缓地说着:“我们把宿舍其他五名同学全部找回来,问他们在吃晚饭时间,有谁曾经回到宿舍过。”

    “他们见我们脸色不好,就问出了什么事儿。”

    “我们坚持让他们先回答问题,然后他们一一回答了问题。”

    “他们五人中四个人吃完晚饭并未回宿舍,当然都说出了与他们同行的人,或者在自习室里看到他们学习的人。”

    “只一人回过宿舍……”

    庄墨相不由出声询问:“是谁?”

    顾子安没有看向他,反倒是看向了雷震:“是雷霆。”

    雷震的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雷三炮更是直接:“是小霆!他回宿舍干什么?”

    顾爷爷截住他的话:“谁也没有规定吃过晚饭不能回宿舍啊。你听着子安往下讲。”

    顾子安立刻接着说下去:“他的鞋带坏了,他回来换胶鞋来着。”

    “当然也有与他同行的,是向东方。”

    与白雪坐在一起的向华方不由挺直了身子,他相信自己的弟弟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雷霆换好了鞋,就和向东方一起去打篮球。打篮球的证明人就更多了,一起打球的同学,还有旁观的同学。”

    “然后,我详细问了雷霆回宿舍时,可曾发现什么异常没?”

    “他说,当时他急着换好鞋去打球,并没有注意宿舍里的情况,所以也就没发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雷三炮听了,皱了皱眉头,等这孩子下次回家,得好好跟他说说,做为军人的警惕性是要时刻都有的,到了任何场合,不论是陌生的地方,还是熟悉的地方,都必须要查看周遭的状况!

    “我们又把向东方叫过来,同样的问题问了他。”

    “他告诉我们说,老大的被子有些歪斜,他还好心地给摆正了。另外,峰子书桌前的椅子也是位置不正,他给放好了。”

    “当时他还挺纳闷的,因为我们宿舍在内务检查时,都是名列前茅的,怎么那时会出现这么多的问题。”

    “之后,我问他们,是否知道到宿舍的时间?雷霆说的非常清楚,他换完了鞋,看了下手表,当时是五点二十一分。”

    “把鞋找出来,再换上,前后不超过三分钟,也就是说五点十八分左右他们回的宿舍。”

    “而我们三人是在四点五十七分时,回宿舍了一趟,才去的食堂。回宿舍时,勇子还拉开抽屉拿了饭票,里面并没有那张纸。”

    向华方疑问道:“你们怎么知道具体的离开时间?”

    蒋新勇回道:“我们临出宿舍时,看了手表。”

    顾子安接着说道:“所以,我们初步断定,那个人是在四点五十七分到五点十八分之间进的我们宿舍。”

    “之后,我们向宿舍里的同学简单地说了我们三个人都收到了写有威胁内容的留言纸张,并未透露详细内容,但点出威胁内容涉及到了我们的家人。”

    “宿舍里的同学都非常生气,他们认为江湖之人还知道祸不及家人呢,纷纷表示一定要找出来是哪个缺德的人干的这事儿。”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