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六章 兄弟情
    顾依依笑呵呵地道了谢,武淑好同样嘱咐了一句:“有事情就去隔壁找我。”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顾依依洗漱完毕,平平稳稳地躺在床上,没有马上睡觉,而是运行起玉女诀。只有这时,才能让她达到忘我的境地,让她身心俱安……

    顾承家和顾佑北在夜深人静之时到了京城,好在顾爷爷早有安排,向华方和顾佑南正候在机场。

    顾承家和顾佑北带着顾依依让他们捎回来的一箱子酒上了车,顾佑南上上下下打量了二人一番,才松了口气:“爸、小北,你们可真让人操心!”

    一句话没说完,就让顾承家抬手给了一撇子:“怎么说话呢。”

    顾佑南嘻嘻笑着:“这是爷爷的原话。”

    顾承家有些羞愧,他这么大人了,居然还让父母跟着担惊受怕,真是太不孝了。虽然不是自己所愿,但他确实被人劫走,要不是小侄女的药,估计自己现在还卧床静养呢。

    顾佑南见他爸少有的沉默,有些后悔自己口无遮拦。被歹人算计,说是没受伤,但心理上肯定会有波动,自己就不应该说这方面的话题。

    顾佑北瞪了他哥一眼,以前没觉得啊,他哥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他本来有一肚子的话要跟哥哥说,这时也没那种久别重逢的气氛了。

    顾承家和顾佑北因为到了京城,身心放松了不少,也懒得说话,就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顾佑南摸了摸鼻子,是自己不会说话,接下来他一直想问的那些问题也问不出口了,只得安静地坐着。

    车内一直沉寂着,直到轿车停在顾承家自己的家门口。

    顾承家没有注意车子行驶的路线,此时有些惊讶:“不是去你爷爷家吗?”

    这话是问自己大儿子的,顾佑南连忙答道:“爷爷说让你和小北先回家休息,明天一早你们再过去,他会在家等你们。”

    顾承家跟向华方道了谢,这才下了车。

    顾佑南走在捧着一个纸壳箱子的弟弟旁边,一边上楼一边喜悦地说道:“你们回来真好!小北有没有想哥哥?”

    顾佑南和顾佑北这对兄弟的感情不错,他虽然没有顾佑东那样对自己弟弟无微不至地照顾,但大事上绝不含糊,是要护着他弟弟的。

    顾佑北以前看过、听过不少家里兄弟反目的,他同学家、一个家属区里的住户,那叫一个闹腾!

    犹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他跟爸妈抱怨:“大姐从自己的零花钱中拿出贰角钱,给了小西买糖吃。我管我哥要,他只给了我二分钱。我哥对我不好!”

    他现在还记得,爸妈看着告状的他无奈的样子:“你自己的零花钱呢?”

    他当时理直气壮地说:“我买汽水喝了。”

    爸妈把顾佑南叫过来,当着他的面问他哥:“小北跟你要零花钱了?”

    顾佑南刚说了两个字:“没有。”

    他爸就直言道:“我不会说小北乱花钱的。你告诉我为什么他向你要贰角钱,而你只给了他二分钱。”

    小小的顾佑北这才反应过来,他哥是怕他爸打他屁股才那样说的,他哥是护着自己的。

    顾佑南红着脸说:“小北还小,有了钱也不想该不该花,看到东西就买了,给他多少钱他就花多少钱,所以我给了他二分钱,二分钱买软糖或者汽水糖也能买好几颗呢。”

    他妈立刻批评他哥:“小南,你是当哥哥的,这样做是不对的!”

    小顾佑北有些不好意,都是因为自己告状,才让哥哥挨爸妈说了。

    可是,他妈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呆愣在原地:“你既然发现了弟弟这个毛病,就应该给他指出来,让他改正才对。”

    那时也是孩子的顾佑南,急急地解释:“我说过他了,他不听。”

    他爸一锤定音:“那你就更错了!小北向你要钱花,你就不应该给他钱,一分钱都不要给。”

    他爸对着同样呆住的顾佑南说道:“既然说他不听人劝,不改掉坏毛病,那就从根基上促使他改了。”

    “小南,以后你弟弟再向你要零花钱,你一分钱都不要给他,这样才是真正为了他好。”

    然后,他爸又对着自己的小儿子说道:“小北,以后你的零花钱减半,由每月的贰角钱变成一角钱。而且以后你要记账,你的零用钱是买了什么花的,都要写得清清楚楚。”

    顾佑北一听零花钱瞬间就变成了每月一角钱,委屈得不得了,哭着说:“我不会写字。”

    他妈就说:“那你就学写字啊。不会记账前,先暂停零花钱。”

    小顾佑北哇哇大哭,可是没人哄他。

    然后,他从第二天就开始学写数字、简单的汉字和拼音。

    整整半年过去了,他可以记账了,复杂的汉字可以用拼音来代替,但从前那个见什么就想买什么的毛病,莫名其妙地没了。

    也不知道是他长大了半岁,懂事了,还是半年来一分零花钱都没有,让那种购买的**自动消失了。

    随着顾佑北年龄越来越大,他对自己唯一的亲哥哥,就越来越满意。因为他曾经换位思考过,如果他来做哥哥,一定不会有顾佑南做得好。

    顾佑北把手里的纸壳箱子塞到顾佑南怀里:“这是依依给家人买的郁金香酒,让我和爸爸帮忙带回来。”

    “本来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但他在我们临走时,表示全送给依依了。”

    顾佑南刚才那句想没想他,只不过是逗弟弟的。小时候,他每次问起,顾佑北都会说想,但等着大了一些之后,就再没回答过这个问题。

    他没听到回答,根本不在意,而是被弟弟的话引了过去:“依依怎么没回来?”

    说话间,三个人已经进了自己的家门,顾承家媳妇一直等着,没睡觉。

    见自己丈夫和儿子都回来了,有些激动,先是抱了抱顾佑北的肩膀:“小北以后就在京城上学,真是太好了。”

    “累了吧,洗洗就回房间睡吧。”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