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八章 没当回事
    庄墨象去刷碗,顾依依摸了摸微微鼓起的肚子,干脆走到厨房门口,站着和庄墨象有一搭无一搭地说话:“我们一会儿去哪儿游泳啊?”

    庄墨象手上没停,用丝瓜瓤子洗着碗,这是依依建议的,说这样环保、健康。

    他嘴角挂着笑:“去薛副师长那里,他们那儿的室内游泳池建的不错,比二军医大的游泳池更大、更深。”

    “你已经初步会了游泳,而且也不畏水了,到那里游泳正好。”

    “你要是学得快,过几天我再带你去海里练习练习。”

    本来悠闲着的顾依依,一听到庄墨象的安排,立刻紧张起来:“几天之后要下海?进展会不会太快?”

    庄墨象仍是没有回头,其实他“看”得仔细着呢:“依依,事实已经证明你以前并不是学不会游泳,只是因为畏水而已。”

    “甚至对游泳的动作和相关的理论心知肚明,不然哪里会那么快就学会了蛙泳。”

    其实,庄墨象也挺纳闷,畏水实际上是一种心理问题,据他所知,依依在这十六年间,除了前几天之外都没有学过游泳,她怎么会畏水呢?

    难道是天生的?可是经过了昨天,依依畏水的毛病又机缘巧合地好了,让他惊喜之余,仍是不得其解。

    不过,世间本就有许多现象、问题都解释不了,庄墨象也就不再纠结于此了。

    顾依依想想也许真是如此,自己确实是用了半天时间就学会了蛙泳嘛。马上信心百倍地说道:“那你先洗碗,我去准备游泳的用品。”

    顾依依迅速上了楼,进到自己住的房间里,从旅行包里拿出在二军医大买的游泳衣,放在自己随身背的背包里,又拿了条毛巾和一只塑料袋。

    歪头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那张面具、几小瓶药放了进去。

    顾依依拉上拉链,拍了拍很瘪的背包,想着前世去游泳池游泳的女孩子泳衣、泳帽、泳镜,还有人用鼻夹、耳塞,可谓全副武装了。

    她笑了笑,这样挺好,就当是在做一些险境时的求生训练了。噢,那要不要以后试试穿着衣服下水,这才能更真实……

    庄墨象洗好碗,先去给薛副师长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和顾依依一起,开着车前往海市海军驻地。

    薛副师长接完电话,有些发蒙。

    他听出来打电话人的声音是那天在顾教授家里看到的青年男子。

    昨晚刁朋回来时,吓了他一跳,以为顾教授那里出了什么事儿呢。听刁朋详细讲来,确实是出了事儿,只不过被人家轻易化解了。

    反倒是他媳妇嗤笑一声:“那些坏人是不是有些异想天开,他们对付个老百姓,甚至是个小干部,可能都能成。但他们却盯上了顾家,这不是找死吗!”

    “听阿朋说,还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参与其中,那些人真是傻透腔了!等着他们倒霉吧。”

    然后又警告他:“老薛,谁知道你身边有没有被腐化的人呢,什么出格的事情你都不准做啊!”

    “这段时间,任何人找你喝酒什么的,你都不准去,到点就回家,听见没?”

    薛副师长年轻时,认为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是一家之主。啥是一家之主?当然是遇到事儿了,他做决定;遇到问题,他来解决。

    但是,之后的十多年时间里,证明他媳妇坚决反对他做的,而他犟着非要做的,往往他就犯了错。

    但即使这样,他也坚持自己是一家之主的信条。

    直到他爸那次,坚决要带兵去围剿倭寇,他媳妇极为反对,可是他和他爸都认为他媳妇是妇道人家,胆子小的很。结果再次证明,他媳妇是对的。

    在那之后,薛副师长有大事情,都会回家跟他媳妇说,听取她的意见。

    随着岁数渐大,他现在连小事情都和自己媳妇商量着来,越发觉得自己媳妇是很有见地之人。

    但唯独除了为他爸报仇这件事,他一直坚持己见。不过,近两年来,他有时也在想,是不是自己的坚持真的错了。后来他索性把这件事放在心底,轻易不再触碰它。

    因为一想到他爸,他的心就又酸又痛,让自己的理智与情感相互倾轧,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那时,薛副师长听到自己媳妇的话,笑着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

    此刻,他看着面前的电话机,咧嘴笑了。

    看来人家还真是没当回事,看看,这不是还没出三天,人家就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要是换成一般人,早就吓得缩在家里,不敢出来了。

    顾家女孩子尚且如此,更何况男人呢!

    薛副师长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亲自去安排游泳池这件小事情。

    负责管理游泳池的年轻班长,愣愣地听着薛副师长的安排。

    他们这里军人家属也是可以来游泳的,只不过要求去靠近家属区侧门的另一间面积略小的室内游泳池。

    家属的活动区域只能在游泳池及家属区通往游泳池小路的这个范围之内,而且规定时间为礼拜天,上午两个小时,下午两个小时。如有违反者,会剥夺他以后来游泳的资格。

    无论部队还是随军家属,他们都非常清楚部队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为家属适当地提供生活娱乐方面的便利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影响军人的正规训练和业余锻炼!更不能违反部队的一切规定!

    今天不是礼拜天,首长要是有特殊安排,是要提前告诉他。但从来都是打发自己的勤务兵过来,怎么薛副师长自己来了呢。

    别看薛副师长跟白家兄弟不和,但是和下面的士兵那绝对是打成一片的。

    所以,这名班长又给薛副师长加了一条优点,能够亲力亲为的事情,薛首长就不会指使下属去做。

    等到庄墨象和顾依依出现在薛副师长的办公室时,老薛同志很高兴,他认为这是对方看得起自己,认可自己的为人。

    他也不跟二人闲聊,直接就把他们送到专为家属服务的那座室内游泳池。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