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四章 原地静候
    等到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顾依依就有些坐不住了。

    既然有人能够近距离观察那六人,那么今天雷震、汪晨曦和大山他们的行动是不是也是对方知晓的?

    那样的话,他们三人岂不是会有危险!

    或者采取一种轻蔑的态度按兵不动,看这三人,甚至是这次行动的指挥者被他们耍得团团转!

    如果是前者,顾依依不会眼看着他们出现危险,这三人还曾在京城保护过师父和自家人呢。

    如果是后者,那是她更不能容忍的!

    庄墨象那是已经被顾依依划入最为亲近的自家人范围内的,怎么能让旁人看笑话。更何况,青龙小队是护国之重器,它的尊严哪里能容得那些阿猫阿狗的挑衅!

    顾依依本想回去给庄墨象打个电话,告知他这个新情况。另外也提醒他查看一下周遭,可有包藏祸心之人。

    毕竟这之前他都未曾公开露面,更不曾接触过配合他们行动的人。

    但顾依依却不敢离开,她担心如果她不在,有人用卑劣手段对付雷震三人怎么办?

    顾依依抉择得很快,当然要先护住这三条鲜活的生命。也许今夜什么都不会发生,但她的心依旧不安……

    做了决定的顾依依,仿佛饭后惬意散步的普通人,从休息椅上站起身,还抻了个懒腰,这才慢悠悠地回家。实则是绕着人民公园的围墙在寻找最佳的落脚点。

    过了晚上九点,外面的人越来越少。

    顾依依停在公园西面的围墙外,她探出的精神力查看到四周无人,这才飞身跃过了围墙,寻一处离着方亭有一百多米的一棵大树阴影处席地而坐。

    这里离着那棵柳树以及埋伏在其周围的三人都不近,即使有人来取信或者袭击对方,也注意不到这个略微偏僻处。

    月上中天之后,顾依依双手托着下巴,之前自己觉得不能运行玉女诀而只能在此枯等太浪费时间了,此时在月华之下,竟然隐隐察觉体内有一丝细流在游走。

    而它游走的路径竟与玉女诀的大循环完全相符!

    挂在嘴角的笑意,显示出顾依依的好心情。

    因为不能确定它是不是不会消失,以后是不是都能这样自发地运转,即使只是这一丝也大大好过无,这可是质的飞跃啊!所以她此刻很平静。

    对于一个平时极其注重睡眠,在晚上九、十点钟准时入睡的人,睁着眼睛熬到了后半夜,还真不是易事。

    顾依依“看”了眼手表,凌晨二点半,终于有了动静。

    一道黑影翻墙而入,顾依依“盯”着他很有特色的招风耳和小心翼翼的表情。

    这道黑影跑得很快,没一会儿就到了那棵柳树下面。从挎包里拿出一把小铲子,还想四周张望了几眼,发现一切安静极了,这才放心地找准地方蹲下身,挖了几铲。

    随后把那只小竹筒放进包里,又用铲子把土回填。然后,站起身就往外走。

    顾依依没想到雷震他们三人倒是挺能沉住气的,在那取信人已经把小竹筒挖出并拿在手里时,都没有露面。

    看着都要走到公园围墙的取信人,她已然明了,他们是想要跟踪这个人,希望能够找到对方的老巢!

    果然,雷震、汪晨曦、大山已经纷纷从藏身处现身,相互打了手势,就跟了上去。

    顾依依皱了下眉,他们三人跟过去,会不会有危险?万一对方这是在下套呢?毕竟火凤组织一贯善于此道。

    顾依依扫了眼被夜风吹的摇得更欢的那根柳枝,没有动。

    看样子雷震他们三人是在行动前就定下了计划,那么郑军长、白师长那里应该知晓这个计划,甚至这个计划可能就是他们制定出来的,而这三个人只是执行而已。

    如果这样的话,那就会有其他的人员与之相互配合,这样的计划才算周全,而郑军长和白师长都是那种可以做到全局考虑的人。

    想到这里,顾依依依旧留在原地静候……

    庄墨象离开顾依依后,直接去了王继凯所说的那处位于城东的住宅。

    他为何没让其他人来这里,是因为这里离海比较近,不到十里路。让他想起了三年前那件远洋货轮失踪案。

    当时,涉案人员的几处活动区域,这里就是其中一处。

    既然有可能暗藏危险,他才会亲自前来。

    因为庄墨象开的是军车,所以他才进入这个区域就用精神力将其覆盖。

    更快“看”到那处住宅是独门独院,虽然院子很小,房子只有三间,不过分住八个人还是应该比较宽敞的。

    可事实却是有一人单独一间房子,而其他七人挤在另两间屋子,其中还有一名娇小女子。

    独住的是三十多岁的女人,正在盘腿打坐。

    而其他七人此刻正聚在一起,有聊天的、有睡觉的,还有打闹的。

    一人应是为首的组长,对娇小女子说道:“送食物的时间到了,你去吧。”

    娇小女子嘴一撇:“不知道本事怎么样,谱摆得不小,一天居然要四顿饭。”

    她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托着一只托盘,上面有两碟子点心和一种水果、一杯茶,去了最东边的房子。

    敲门进了屋子,把托盘放在茶几上:“茶按您的吩咐,是凉的,隔夜的浓茶。”

    那女人连眼皮都没抬,也没有应声,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一样。

    娇小女子退了出去,打坐的女人赫然睁开眼睛,阴沉地看着她的背影,显然她刚才听到了最西面屋子里的谈话。

    庄墨象开着车离着这里越来越近,他觉得打坐女人给他的感觉很不舒服,有些像京城时那个虫七的感觉。

    他不由放慢了吉普车的速度,细细地“搜查”那间屋子,果然发现在屋子里唯一带锁的大柜子里放着两只罐子和一只高长的瓶子,而那里面就是奇怪模样的蛊虫。

    庄墨象的脸上出现了厌恶之情,当他把车子停在这座房子的大门前,还没下车就用精神力直接将打坐女人击晕。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