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八章 这事儿小不了
    “如果是她自己出去的话……什么地方需要呆到这么晚还不回家!”

    没用别人再劝解他,庄墨象自己摆了摆手:“让我想想。”

    他努力地回想着自己送依依回来的过程,想到了自己没让她跟着一起去行动时,她脸上的失望。

    可是后来依依不是已经想通了吗,还嘱咐自己要注意身体来着,怎么会负气出走?不可能,依依不是那样心胸狭窄的女孩子。

    那么,她现在最关心的应该是火凤组织的事情了,毕竟那个组织一直在针对顾家。

    端了四处火凤组织的据点,这件事依依知道,她难道偷着去看了。即使真的去了,任务都结束了好几个小时,她早就应该回家了呀!

    不对,还有一个任务在人民公园,需要在那里等待取信人的出现。

    对呀,这件事情需要等!

    庄墨象猛地抬起头,邵烈潭和武淑好同时问道:“哪里?”

    庄墨象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人民公园。”

    庄墨象正想着如果依依真的去了人民公园,到那里蹲守的话,他一定要给她惩罚。这胆子也太大了,他不在家,她就敢出去涉险。虽然她有她的理由,但她知不知道她这样做,差点把自己的魂儿吓没了!

    可是,如果她不在那里呢?

    邵烈潭看着浑身上下都挂上了冰碴的庄墨象,他坐在副驾驶位子都觉得冷,遂追问道:“还有哪里?我们好分头去找。”

    庄墨象不敢再往下想了:“我只想到这一处地方。”

    “你来开车吧,让我再好好想想。”

    邵烈潭立刻与庄墨象交换了位子,有些不放心地看了小师弟一眼,启动车辆,向人民公园驶去。

    武淑好因为从小离家,与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都比较淡薄。

    每次回家他们都只是盼着自己带回去的东西,其实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们对自己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热情,也从不想念她。

    武淑好反倒是把顾依依当成自己的妹子,接触几次之后,她就发现了这姑娘是真正念情份的人,她会掏心掏肺地对自家人、对认定的朋友好。

    此时,武淑好皱着眉头,左看看诸葛明昊,右看看庄墨象,再瞄一眼邵烈潭,心里着急就想说出来,却被诸葛明昊一把捂住了嘴巴。

    诸葛明昊用下巴指了指庄墨象,这才松开了手。

    武淑好重新看了眼头儿,满身的冷气和怒气硬生生把车内的温度都降了好几度。她缩了缩脖子,还好刚才没说依依的事儿。

    从雷震三人跟踪取信人离开后,顾依依就外放精神力监控着这片区域。只剩下她一人了,当然要更警醒。

    吹了几小时的夜风,还真有点凉,顾依依抱着双臂看着那根柳枝,怎么还不来人呢。

    顾依依刚才已经把防身用的药从背包里都拿出来,放进了自己的衣兜里。无时无刻不随身带着的那些浸了药的针更是被她移到了最易拿到的内怀处,做好了对付可能会出现的取信人的准备。

    吉普车才开到半路,庄墨象一直紧绷的脸就松开了许多。

    一直关注着他的邵烈潭和诸葛明昊,提着的心也放下了。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之间非常了解,再细微的表情也逃不过对方的眼睛。

    邵烈潭直接把车开到了公园的西侧围墙外,车子还没停稳,庄墨象就飞身下了车,越过围墙,疾行而去。

    武淑好反应过来,原来头儿找到依依了。她马上跳下车,一道残影闪过,人就不见了。

    诸葛明昊收回伸出去想拽住武淑好的手:“这丫头,性子太急,还没等我告诉她,我们晚些再过去,这人就没影了。”

    邵烈潭的脸上也有了笑容:“还好一下子就找到了,不然我还真担心小师弟。”

    诸葛明昊对此非常认同:“以后得找个机会,好好跟依依妹子说说,不能再办这种让人担心的事儿了。”

    庄墨象冲到顾依依面前时,顾依依正惊喜地看着他,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你怎么来了?刚刚审完那些人吧,也不休息一下。”

    “你真厉害,居然一下子就想到我在这里!我本来想给你打电话来着,但我实在离不开。”

    庄墨象看着笑魇如花的依依,听着亲近的话语,满心的怒气没了大半。

    这时,冲过来的武淑好也看到了顾依依,伸出的手指头就要点到她的鼻尖了:“你说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胆子这么大!”

    “大半夜的,你不回家,在这里干啥!很让人担心的,你知道不?”

    顾依依有些歉意地看着还没有掩去焦急的武淑好:“武姐姐,是我考虑得不周到,害你担心了。”

    武淑好大眼睛一瞪:“不光我担心,大家都担心,头儿更担心!”

    她的快言快语让随后而来的邵烈潭和诸葛明昊有些无奈,诸葛明昊一把把她拽到后面来,人家小俩口的事儿轮得上你说吗!

    武淑好终于正确领会了一次诸葛明昊的眼神,马上闭上嘴巴,心里有些后悔。自己再担心依依,难道还有头儿担心,应该让头儿说的,她刚才好像多嘴了。

    顾依依瘪了下嘴,其实第一眼她就看出庄墨象怒气满面了,想起他与自己分别时的嘱咐,有些心虚。

    微微晃着庄墨象的手:“你生气了吗?”

    “可是实在是事发突然,我只得守在这里。你看那棵柳树垂到水面上的那几根柳枝里,比最长的那根短三寸的那根,看它有没有什么不同。”

    庄墨象看着顾依依期望中又有些歉意的小眼神,咽下了想要轻轻训斥一下她的话,配合地“看”向那根柳枝。

    果然,庄墨象很快就发现了里面的那卷纸条以及它上面的内容,更是想到了它的严重性,眼神冷峻起来。

    为了给庄墨象和顾依依留出说话的空间,退后三步远的邵烈潭、诸葛明昊和武淑好看着庄墨象的神情,意识到有事儿发生了,而且这事儿小不了,不然庄墨象不会在面上有所反应。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