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六章 一浪更比一浪高
    武淑好对顾依依很信任:“她之前不是说帮我们制解毒药嘛,她做事情向来靠谱。”

    “要是真有这种一闻人就晕倒的药,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武淑好非常想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情况,毕竟他们可能不久以后就要面对:“咦,那药是放在鼻子底下闻,还是在空气中飘过来一闻,人就不行了?”

    邵烈潭和诸葛明昊同时看向庄墨象,他们对于这种迷药也是急需防范的。

    庄墨象想起之前遇到“风中醉”的迷药时,自己就是事先服用了依依给的解毒药,才没事的:“应该是飘在空气中的那种。”

    三人听了,瞬间沉默了。

    如果他们遇到,会不会着了道呢?答案很可能就是他们最不愿意面对的那一种。

    过了半晌,诸葛明昊幽幽出了声:“这个火凤组织必须要斩草除根!”

    庄墨象没再和他们闲聊,而是起身拎起案几之上的暖水瓶,冲泡了一杯碧螺春。

    正巧这时,临时制药室的房门打开了,顾依依从里面走出来。

    庄墨象迎上去:“依依,是不是口渴了?”

    顾依依点点头,就被庄墨象拉到沙发上坐下:“依依,刚泡的茶,你喝些。”

    诸葛明昊看得腮帮子直酸,小师弟不厚道,这是让他们亲眼看到两人的感情有多好,先前的矛盾已经彻底解决了。

    “依依,真不用我们打下手啊?”

    顾依依刚刚嘬了一口茶咽下:“不用的,我自己就可以了。”

    其实,她心里也有些无奈,这些药材根本无法和顾泽珉空间里的药材相比,药性、药力都差了不少。

    在前期的药材初步处理阶段,她也不敢假于他人之手。因为处理手法的差别就会直接影响药力的大小。

    诸葛明昊闻言站起身:“那我可就休息去了。”

    顾依依微笑着点点头。

    邵烈潭却突然说道:“你们说,人民公园里出现的人会不会也用药对付薛朋他们啊?”

    不待别人回答,他就做了决定:“反正明天也没有任务,我不放心,过去看看。”

    邵烈潭看了眼庄墨象,庄墨象没做反对,他就向诸葛明昊要来轿车的钥匙,直接出门了。

    武淑好最后站起身:“依依,你要是临时需要人帮忙的话,就去找我啊。”说完,就上楼准备休息去了。

    庄墨象看着已经喝了半杯茶的顾依依:“不急,慢慢喝,刚泡的茶有些热。”

    “还是我帮你捣药吧,我看你捣了挺长时间的药,是不是胳膊酸了?”

    “这种力气活我来干!你做其它细致一些的活儿。”

    顾依依对于庄墨象知道自己在制药室里面做了什么,一点都不惊讶,撅了下嘴:“你捣不了,这活儿不是看着那么简单的。”

    “这些药材可能是海市最好的了,但是品相还是差些,药力要是不够,最后制出来的药也会药力不足。”

    “所以,只好从处理药材的手法和制药的过程中,尽可能地保留住它绝大部分的药力。”

    庄墨象叹了口气:“现在学手法,来不及了是吧?”

    顾依依喝完了茶水,把茶杯放在茶几上:“你也休息去,如果我有需要帮忙的,就去叫你。”

    看他有些不情愿的样子,顾依依把他推出了客厅:“你留在客厅也帮不了我,还不如赶紧休息去。再有我再干一阵子活,也该睡觉了。”

    见庄墨象上了楼,顾依依这才转身回了临时制药室,接着制药。

    邵烈潭将车停在了人民公园西侧围墙的墙根底下,人刚从车上下来,就听到围墙之内的荷花池方向隐约传来“噗通”一声,像是重物落水的声音。

    邵烈潭没有迟疑,直接越过围墙,就看到临近方亭的荷花池边缘一个比薛朋稍矮、体型稍宽的男子,正站在水里,伸手到水里往下打。

    邵烈潭紧走几步,跃入水中,在水里一挥手,就见一道宽三米的水墙迅速向那个男子方向推进。

    水墙推移的速度越来越快,高度越来越高,三十多米的池中距离,几秒钟就经过了。

    那个男子刚才太过急切,这时才发现迎面而来的“巨浪”,当时就有些吓傻了。

    他哪里想得到,池水里会有浪,而且从他的角度来看,就是滔天巨浪,他就是仰着脖子都没有看到这巨浪的浪头!

    然后,他就不用再看了,这道巨浪直接拍在他的身上、脸上。

    不过,显然那个男子会水,他即使有些慌乱,但仍旧及时屏住呼吸,待这浪过去了,他也就没事了。

    邵烈潭的人已经到了这巨浪的背后几米远,在它落下前,又一道巨浪从水中升腾而起,狠狠地拍向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以为浪过去了,正在大喘气,又一浪直接拍进了他的嘴里、鼻子里,当时呛得他差点没背过气去。

    这还不算完,不然怎么对得起“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这句话呢!

    三道浪之后,就把他拍得头昏眼花,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第四道浪直接把他卷进水中。

    而此时,邵烈潭已经用水托起了呛水之后陷入昏迷的薛朋,一挥手把他胸腔之内的水全部引出。

    看着脸色发白、唇色发青的薛朋,邵烈潭伸出食指和中指并拢在一起,如同利剑一般直指被第五道浪重新砸进水中的那个男子。

    邵烈潭指尖下面的水已经出现了一道银线,破水而行,到了那人近前时已经成长为一柄水剑,直刺他的丹田。

    邵烈潭已经察觉到那人的武功小有所成,丹田之处更是有真气聚集,不然他根本支撑不到现在,早就应该被水拍晕了。

    只听得一声惨叫,刚刚发出声,那人的嘴就被水封住了……

    一切结束了,当邵烈潭平静地站在池边时,头发、衣服瞬间干爽。

    整个荷花池异常平静,邵烈潭把早已昏迷着的薛朋背在他的背上,手里拖着刚刚昏迷的那个男子,他的丹田内部已经被水剑击得粉碎,再没了真气护体。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