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八章 有困难找组织
    顾依依看到他们三人脸上的笑又多了一些:“第三,如你们所讲,白师长知道这件事情后,一定会调查清楚它的前因后果的。”

    “他们会给出你们此次任务失败的原因,为你们正名。”

    大山摩挲了几下脑袋,憨憨地笑:“其实也不用正名了,我们确实没有完成任务。”

    汪晨曦瞪了他一眼:“说什么呢,你个呆子,难道你想让人一直拿着这事儿说嘴!”

    “再说,我们在这里代表的是8341部队,这事儿是得交代清楚,不然你有脸回去见战友啊!”

    大山立刻摇头,然后又点头:“对,是得正名!”

    顾依依把剩下的话说完:“几天之后,部队里或许会开始进行整顿。”

    “部队各方面的建设都是坐在郑军长和白师长那个位子上的人要随时关注的,有些事情有了不好的苗头,他们就要尽早把它掐掉,免得愈演愈烈。”

    “所以,我才说一切还好,可以让人放心了。”

    雷震一直安静地听着,等到顾依依分析完毕,他端起第二杯茶一饮而尽,嘴里慢慢泛起回甘,心中因这件事产生的烦躁一扫而光。

    然后,站起身,为顾依依和自己各倒上一杯茶。

    汪晨曦笑嘻嘻地说道:“雷子,你怎么能抢我的活计,我本来要给依依续杯茶,让她润润嗓的。”

    大山呵呵笑着:“你不是要做刀削面嘛,我得想想我做点啥……哎,这里不用挑水、不用劈柴的……”

    他们对于顾依依的开解没一个人把谢字说出口的,不是抹不开面,而是装在心里才是最真挚的。

    雷震这才问起:“依依,就你一个人在家?”

    顾依依点点头,没做任何解释。

    虽然他们是值得信任的,但是青龙小队的任务她绝对不会向任何人透露。

    汪晨曦忍不住问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们想跟他们请教一下这次任务的一些问题?”

    顾依依回道:“不知道,他们没跟我说。要不我把这里的电话给你们,下一次你们要来之前先打个电话。”

    见大山已经从他的衣兜里摸出一只油笔,就报出了电话号码。

    看着大山认真地在他的左手掌上记下了这串数字,顾依依莞尔:“我刚才是要给你拿纸的,你可倒是麻溜。”

    大山重重地又描了一遍,收起笔:“不用,我一直这么干。掉不下去,我写的重,也没写在手心上,手心容易出汗……”

    雷震对大山的做派早就习以为常,他与顾依依讨论起他们被人下药的那个药:“依依,你说,我们三个人没在一处,之间距离能有五六米。”

    “与那个送信人的距离有二十来米远,毕竟我们在跟踪,不能离得太近对吧。”

    “可是,他用的是什么药,能把我们仨一下子就弄晕了?”

    大山睁大了眼睛:“是呐,要是再给我十秒钟,我就能一枪撂倒他!”

    汪晨曦对于这药的事儿一直耿耿于怀的:“我们三个人事后仔仔细细回想过,都没有看他有什么动作,不然怎么会着了他的道!”

    “更没看到那药是什么样子的,什么药能这么邪性?”

    顾依依想起以前见过的“风中醉”,就是庄墨象那种有超级强悍精神力的人,如果中了那药都不知道能够保持多长时间的清明,越发觉得雷震他们三个人被迷晕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了。

    顾依依担心他们以后再着了对方的道,就有选择性地透露了一些信息:“火凤组织里有不少会制各种迷药、毒药的人,而且他们在这方面的造诣还不浅。”

    大山瞪圆了眼睛:“就是说,以后再遇到他们,还可能会被他们下药?”

    “那可真是让人……”

    他猛地一拍大腿:“老子以后再碰到他们的人,二话不说,先崩了他们!”

    汪晨曦皱着眉头:“没有命令,你就敢崩人啊!”

    “不过,那我们以后可就被动了……”

    顾依依挑了下眉,建议道:“你们可以给上面打报告啊,把你们的分析和担忧都写出来呀!”

    雷震咧开嘴笑了,可不是,遇到困难要找组织的!

    而且他还想到了另外一点,自嘲道:“我们真得好好打一份报告,要是不说明情况,以后别的战友不小心着了道,可不一定有我们好运,能够毫发无损!”

    汪晨曦也是想不通:“是啊,把我们三个人都撂倒了,人事不知的,他们怎么就放过我们了。”

    “没抓走,也没……”用手往脖子那一划拉,没说出那个词:“真是奇怪呀!”

    大山一抬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想那些干啥,还是想想怎么把我们跟丢的小子抓回来才是正经的!”

    顾依依是见过那个取信人的,对于那人的长相特点比他们三个人看得还清楚。

    不过此时,心中却有些懊悔,当时她只看了那人的长相,没有查看他身上所藏之物,要是及时发现了那种东西,自己是不是就能向这三人示警了……

    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顾依依压下自责,为他们三个人逐一把了脉:“没事的,你们体内没有任何药物的残留。”

    而后歪着头玩笑道:“如果真的有残留就好了,我也许能够分辨出那是什么药。”

    雷震对此深信不疑,当即说道:“等我回京去就跟战友们交代,如果我再被哪个组织、哪个人给下了药,无论是昏迷不醒,还是神志不清,都让他们赶紧找你过来。”

    顾依依眨眨眼睛,看着他认真的表情,不好意思说自己刚才说的是玩笑话。

    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军医们对于治疗外伤在行,但是因为甚少接触这类专门害人的药物,可能还真的不一定能够处理得了。

    汪晨曦知道他们三人的身体没事儿,就站起身:“我去做面了,你们慢慢聊。”

    于是,在晚上九点钟,顾依依吃了一顿爽口的夜宵。

    然后,将雷震、汪晨曦和大山送到大门口,挥挥手,看了眼一溜烟儿离开的车子,返身关好大门,回了自己的房间。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