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章 促狭
    “没想到,我这船莫名其妙地出问题了!”

    “幸好我带了工具,鼓弄鼓弄,要是把船修好了,我还能再下一网。”

    来人哈哈笑着:“老弟,那你赶紧修。不然,修不好,你都回不了家。咦,老弟的家在哪儿啊?万一船修不好,家里人别着急了。”

    邵烈潭摇摇头:“不怕,家人早习惯了,我以前就在海上漂过,第二天才回去。我家在合庆镇前哨村,离着这儿其实也不远。”

    来人点点头,这个村子他听说过,转身刚要走,就扫到船里面有人,还是个女人:“老弟,我刚才还纳闷你怎么一个人出海呢,现在才看到原来还有一个人啊。”

    “不过你带着个女人出海,能干啥活呀?”

    邵烈潭呵呵笑着:“我妹子力气大,顶个男劳力,撒网、收网都没问题。这不,还能补网呢!”

    那人仔细一看,可不是里面的那个渔家女正在补网呢。

    武淑好暗地里撇了下嘴,怪不得02让她装成补网的样子,还真有人来查看啊,看来火凤组织防得挺严密的呀!

    再想想02半路上弄上来的那半桶鱼虾,当时自己还嫌他浪费时间,现在看来他是对的。

    来人终于走了,邵烈潭这才进了驾驶室:“外围都有人守着,我们一时半会儿还下不了手啊。”

    武淑好即使是个急性子,也知道现在急不得:“那就等着。”

    “本来我以为要是没人,我就先想办法把那个保险箱给搬过来呢。”

    邵烈潭窝在一处角落里,给庄墨象发了个讯息过去,免得让他们等着急了。先把这边的情况说一下,给他们打个预防针,做好可能天黑之后才能行动的心理准备。

    两个人干坐着熬时间,熬了两个小时之后,之前来过的那人又过来了:“老弟,还没修好啊?”

    邵烈潭在这个人离着挺远的时候,就发现他了,拿着扳子、钳子快速地卸了一个发送机上的零件,扔给武淑好,让她藏起来。

    等那人过来,故意把手里的工具往身边一扔:“不修了,修不好,修了两小时了,也没看出是啥毛病。”

    那人跳进船里:“我懂些,我帮你看看。”

    “你这船挺新的呀,怎么还出毛病了?”

    邵烈潭给他让了位子:“那敢情好,你帮我看看,看看问题出在哪儿了?”

    “这船用了好几个月了,都没事。谁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

    那人还真懂,用手一指:“怪不得你修不好,缺零件啊。”

    “这零件可能是出厂时,没拧紧。你用了一段时间,它就掉了。你在这周围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

    邵烈潭还真的找起来,找了足有十多分钟,那个人也帮着找,什么也没找到。

    邵烈潭叹了口气:“谢谢你了。你们岛上有没有修船能配上零件的地方?”

    那人摇摇头:“有是有,不过昨天喜子带着他媳妇、孩子回娘家了,在大金山岛上,最快也得明天才能回来。”

    他看看邵烈潭:“老弟,你晚上住哪儿呀?要不我给你介绍一户人家。”

    邵烈潭立刻大嗓门说道:“住哪儿?就住这儿,在自己船上!”

    “离了船,怎么行,那样睡觉都不安稳。”

    那人又说:“人是男人行啊,可是你妹子怎么办?”

    邵烈潭眼睛都瞪起来了:“一样的,从小都是在船上长大的,我们都住船上熬一宿。等明天你说的那个修船的人回来了,修好了船,我们就能回家了。”

    那人问的倒是全乎:“那你们吃什么呀?”

    邵烈潭一指那只大桶:“有鱼有虾的,船上有锅,用锅一煮不就能吃了。”

    那人卡巴卡巴眼睛:“没饭呢?”

    邵烈潭摆摆手:“凑合一顿就行。去买饭,不得花钱呢!”

    那人翻了个白眼:“你再找找,要是能找到那个零件,就能回家了。”

    邵烈潭连声说谢谢,等那人走了,才收回笑脸:“可算走了,估计不能再来了吧。”

    武淑好笑呵呵地说道:“管他呢!我们煮鱼虾,得吃晚饭了,不然到夜里饿肚子可影响我的力量。”

    正说着话,邵烈潭接到了两条讯息。一条是庄墨象的,说他知道了,让他们不要着急,看准时机再动手。

    另一条是诸葛明昊发来的,说他们正在一户渔民家里吃饭呢,满桌子的海鲜。

    邵烈潭笑骂了一句:“这个促狭鬼!”

    武淑好立刻问道:“是不是诸葛,他发了什么讯息给我们?”

    邵烈潭也不转述,直接让她看通讯器。果然马上武淑好就瞪圆了眼睛:“好啊,我们在这里用海水煮鱼虾充饥,他们一桌子菜饭,吃得那么丰盛!”

    邵烈潭笑道:“要不你变个装,去他们那里吃饭。”

    武淑好眼睛亮了一下,随即还是摇了头:“不了,我还是守在这里,免得让人瞧出端倪来不好。”

    “哼,回去我就跟依依说他们俩吃独食!”

    邵烈潭马上阻止道:“你说诸葛可以,千万别带上小师弟。要是万一哪句话引起他们之间的误会,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武淑好一想起庄墨象那张冷脸,立刻打消了回去跟顾依依诉苦的念头:“算了,我们这是分工不同,他们吃好的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此时,庄墨象和诸葛明昊确实是在一户人家里坐着,面前摆着一大桌子的海鲜。

    这户人家的男人三十多岁,为人活络得很,以前搭上副食公司进货的这条线,他帮着从各个渔民散户那里收货,再集中卖给副食公司,从中偷摸地挣个差价。

    不过,他明白细水长流的道理,加价加的不多,和副食公司采购员自己收购的价格相差无几,所以人家才会乐得清闲,跟他一直合作着。

    这一次,他看到收购船又来了,但是下来的两个人自己却不认识,连忙上前又是问好又是自我介绍。

    说了半天,他才搞明白这两个人是副食公司新任命的采购员,赶紧把庄墨象和诸葛明昊请到了自己的家里。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