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四章 询问
    “要不然也许能顺着那人查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来。”

    顾依依刚要安慰武淑好,吉普车就停到路边。

    一名顶着一头卷发的男青年拉开车门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大哥,我离着老远就看到你这辆车了,真威风!”

    “我刚才让我的两个小弟先回去了,让他们接着去看着那处宅子。”

    回头朝顾依依、武淑好笑笑:“我叫扬子,是大哥的小弟。”

    “我就说嘛,就凭我的耳力,怎么会听错。”

    “我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是哪位接的电话呀?声音真好听……”

    庄墨象扫了他一眼:“跟我说说,那个人的模样和特点。总要有个大致框架,不然怎么从那么多人里找出来!”

    扬子一听是正事,马上不再嬉皮笑脸,认真地说起来:“那人一米六左右……”

    武淑好惊呼道:“什么?一米六,男人还是女人啊?”

    吉普车已经开进了部队的大门,顾依依看了眼正在站岗的士兵,一米七五的小伙子,部队里大多数的士兵都应该在一米七以上的,矮个子的也有,但不会太多。

    于是玩笑道:“一米六好啊,这样我们多好找啊!”

    “部队里面一米六个头的人,估计也就一两个吧。”

    武淑好呵呵笑着:“嗯,是好事,都不用找,直接让部队把符合这个条件的士兵叫来,基本就可以确定了。”

    扬子抬起手使劲摆了摆:“听我把话说完呀,这些着急干什么!”

    “那人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

    武淑好坐直身子:“孩子?这是耍我们玩呢!”

    扬子看出来这位姑奶奶的脾气不大好,没有接话,扫了庄墨象一眼。

    庄墨象说道:“赶紧滴,把话说完,马上到了!”

    扬子应了一声:“是个男孩子,剃了个几乎露了头皮的球头。大眼睛,眼角有个不长也不太深的疤。”

    “长得挺黑的,不过部队的孩子成天在太阳底下跑,大部分人都不会是白的。”

    “穿着一条改小的旧军裤,挺瘦的。”

    车子停在了军部办公楼前,扬子也说完了。

    几个人下了车,直接进了楼门。

    走在最后的扬子有点拘谨:“大哥,这是要去见多大的官呀?”

    “我今天就穿着平时在家里穿的衣服,会不会不太好啊?”

    庄墨象走在最前面,也没回头:“怎么不好,你见我不也是这一身。”

    扬子立马说道:“哎呦,你是我大哥,我就是光着膀子见你,你也不会挑我理呀!”

    庄墨象咧了下嘴角:“你辛辛苦苦地看着那里,才有了发现。不会有人因为你的这身衣服就看轻你,一会儿仔细帮我们指认出那个孩子就行!”

    扬子嘿嘿地笑:“好的呀,只要不给大哥丢面子就行。”

    顾依依笑呵呵地听着,这个扬子倒是丝毫不隐瞒庄墨象,心里想啥嘴里就说啥。不过看他的机灵劲,对着别人时,可不会是这副实在样子。

    果然,进了军长办公室,扬子一点都不紧张,站在那里看郑军长多看了两眼他的头发,还笑嘻嘻地解释:“我这是自然卷,天生的。”

    郑军长请几个人落了座,庄墨象开门见山,就讲清了此次前来的目的。

    郑军长知道庄墨象既然说出来了,事情就一定是打准的,但情感上有些接受不了:“一个孩子,很有可能是我们的军属!”

    庄墨象等着对方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就让扬子把那个孩子的特征说了一遍。

    同样坐在办公室里的郑军长的警卫员呀了一声,待发现大家都看向他时马上收回脸上震惊的表情,低下头。

    郑军长立刻说道:“你知道这个孩子是谁,是不是?那就赶紧说出来,不要有所隐瞒。”

    警卫员犹豫了一下,但仍是如实汇报:“我听着应该是刘团长的小儿子。”

    “不过,那个孩子挺好的,不会做坏事的。”

    郑军长看向庄墨象:“把那个孩子带来,你们确认一下吗?”

    庄墨象回道:“好!”

    郑军长出去安排了下,没一会儿就回到办公室:“我让人也把刘团长带过来。”

    他未说的意思很明了,那就是支使着孩子办这种事情的人,最有可能的就是他的家长。

    警卫员忍不住,还是弱弱地说了一句:“刘团长不可能做那种事情的……”

    郑军长的心情很不好,这位刘团长一向是他的手下爱将,他当然不希望自己的爱将出现问题:“这事必须调查清楚,我们得看结果说话。”

    “如果不是他做的,我们不会冤枉他。如果是他做的,谁说情都没用!”

    办公室有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直到门外响起报告声,得到允许后,进来了一名士兵和一个男孩子。

    那名士兵把这个男孩子带到郑军长面前,立刻撤出去,守在门外。

    顾依依看了几眼这名站着的男孩子,他倒没有害怕或者紧张,睁着大眼睛看向郑军长:“首长伯伯,您找我有事?”

    郑军长示意警卫员搬了一把椅子:“你坐这儿,一会儿我们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

    男孩子大声应了声:“是”,然后坐下,小腰板挺得直直的,等着问话。

    庄墨象看向扬子,扬子非常肯定地朝他点点头。

    郑军长当时看到了扬子的动作,明白送指示的人确定是眼前的孩子无疑。遂开始询问:“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你爸是不是刘红旗?”

    男孩子大声答道:“我叫刘广福,家里人都叫我阿福。我今年十一岁了,刘红旗是我爸爸。”

    郑军长严肃地看向他:“那你说说你今天早上都干了什么?越详细越好。”

    刘广福眨着大眼睛:“从早上起床说起吗?”

    郑军长盯着他,这孩子胆子倒是大,面对他一点都不紧张,要是没有这码子事儿,以后还真是当兵的好料:“可以。”

    刘广福一边想一边说:“我今天早上五点半起床,然后跟着哥哥去跑步、练军体拳。”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