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五章 跑腿
    刘广福说了一句话之后,特意看了眼郑军长,见他没有不耐烦的表情,这才接着说道:“大约一个小时后我和哥哥回家,吃了早饭。”

    “我吃饭快,五分钟结束战斗。”

    “然后,我去找范叔叔。”

    “昨天晚饭后,我和小伙伴们一起玩,遇到他了,他让我今天一吃完早饭就去找他,帮他跑个腿。”

    “我去了之后,范叔叔就给我一个折好的小纸条,让我送到以前的那个地址的信报箱里。”

    “嗯,还给了我一块钱让我买生煎馒头吃。”他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

    郑军长反倒是松了一口气,如果这个孩子没有说谎的话,指使他送信的不是他爸,这孩子好像也并不知情。

    庄墨象直接发问道:“你说的范叔叔是谁?你为什么要给他跑腿?你纸条上的内容你知道不?”

    刘广福也不小了,十一岁的他还是能够感觉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儿,抬眼看到刚才问话的人,即使身上没有穿着军装,但一身正气也让他肃然起敬。

    他稳了稳怦怦乱跳的小心肝:“范叔叔就是我爸团里的呀,是副连长,特别厉害!”

    “在团里没人能打过他,听说过年时,那些没回家的叔叔们打赌,他一人同时对战八个人,结果他赢了。今年的袜子他自己就没洗过,都是输了的那几个叔叔给洗的,一人一个月。”

    顾依依微微皱了下眉,以一敌八,说明武力方面不弱,当然很可能这还是对方隐藏实力的结果。

    刘广福用手挠了挠脑门,有的话不能对外人说的呀,不然他妈一定得教训他。可是,要是不说,算不算没有好好回答问题呢?

    赶过来的刘红旗此刻被带进了军长办公室,向郑军长行了军礼,这才瞪了他儿子一眼:“小兔崽子,你这是闯了什么祸了!看我回家不收拾你!”

    郑军长呵斥道:“你什么都不清楚,瞎嚷嚷什么,坐下!”

    然后转向刘广福,缓和了表情:“说吧,把你知道的一点都不要落下,全部如实地说出来。”

    刘广福偷瞄了他爸一眼,他爸怎么也来了?在学校里惹事了,老师要找家长。可是,这是部队啊,也要找家长?不对,自己又没做错事!

    想到这里,忽略掉回家之后可能被他爸拿鞋底子抽,他妈拧着他的耳朵骂的画面,开始回答:“范叔叔以前受了伤,从医院里出来,身体还很弱。”

    “我爸就让我妈给他炖过鸡汤,鸡汤是我送去的,然后我们就认识了。”

    “因为他平时都要带着兵训练,没有时间办自己的事儿,所以偶尔就会让我帮着跑个腿。”

    “他说他老乡就住那儿附近,信报箱没人用,闲着也是闲着,他的老乡就废物利用,重新换了把锁,自己用着。”

    顾依依挑了下眉,这借口找的,也就骗骗小孩。这孩子看着挺机灵的,就这么容易相信了,看来还是涉世太浅,对他人没什么防范之心呐。

    刘广福接着说道:“范叔叔有些要带给家里的话就让老乡给捎回去,他说他老家太偏僻,通信十分不方便,而且家里人都不识字,所以就让老乡直接捎话。”

    “我给他跑腿是因为……”他又挠了挠脑门,但还是说了出来:“我妈对他印象挺好,想让我小姨嫁给他。”

    “我想着,以后他就是我小姨夫了,我才帮他跑腿的。”

    “纸条的内容,我向来不看的。我答应范叔叔不看内容的,男孩子要说话算话的!”

    庄墨象又问道:“你帮他跑了几次腿?去的地点都在哪儿?”

    刘广福想了想:“一共四次,去年年底一次,今年都在这个月,跑了三次。地点都是那个地方……那个信报箱。”

    顾依依对于郑军长直接把刘团长带到这里,和他的儿子一起接受询问,有些意外。

    虽然此时她基本上可以判定这个孩子不知情,他说的话也都是真话,但郑军长的做法还是有些冒险,这是全然相信自己部下的意思吧。

    刘团长因为不知道内情,所以丝毫没有想到单就这事来说他也是有嫌疑的,坐在旁边听到儿子正在说的是范副连长有些诧异,但随即反应过来首长是在调查这个人。

    不管是要对这个人提干进行群众调查,还是他哪个地方犯了错误,刘团长都瞬间领悟首长的意思,补充道:“范副连长自当兵以前一直刻苦训练,有什么任务都冲到前头。”

    “因为表现突出,当兵第二年成为了班长。”

    “三年半前,他回家探亲,在他家所属县城转车的时候,遇到一伙犯罪分子抢了信用社,还杀了里面的工作人员。”

    “他与那伙歹徒殊死搏斗,身负重伤,最终把被抢的一麻袋的钱夺了回来,还救下了一名被当成人质的信用社工作人员。”

    “那一次,他立了功,被破格提升为副连长。”

    “当时,他在他家那边的县城里养了一个月的伤,才勉强能下地。就硬撑着赶回部队,自己做过的事情也没和部队说。”

    “是后来那个信用社的领导去医院探望他,发现人不见了,报给了上级,几经周折才找到我们部队的。”

    “我对于他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做法很欣赏,那时看他身体还弱,就让家里给他煮鸡汤补一补。”

    “一共才做了两次鸡汤,不值得一提。”

    “后来,我发现他伤好之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苦练各项军事技能,进步得非常快,每一年的成绩都有大幅度提高,到了今年他已经是我们团大比武的冠军了。”

    “我挺喜欢这个兵的,上进、努力,品德还好。我媳妇就想着给范副连长和她最小的妹妹牵个线,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要是成了,多好的一件事呐。要是没成,也无所谓,两个人没缘分呗。”

    郑军长看那刘红旗和刘广福父子俩基本上都说完了,这才看向庄墨象。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