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顾依依把胳膊肘搭在桌子上,用手支着下巴:“姑姑,你当时在现场?”

    顾立欣的脸上有些懊悔:“小霞要来做检查,她婆婆在今天一早就联系我了。”

    “我是因为有个临时抢救的患者耽误了一些时间,等我去时,正看到小霞已经躺在地上,捂着肚子。”

    “我就直觉不好,因为我知道她怀孕了,月份不大,很容易流产的。”

    “然后,我就叫人先当场给她打了一支保胎针。”

    “如果我要是能早去几分钟,可能就能注意到那些人的意图了!”

    顾依依追问道:“那些人?几个人?什么人?”

    顾立欣微微皱起眉:“这是把专家请来之后,我拉着她婆婆问的。”

    “她当然焦急得很,哪有什么心情说,只那么几句:说她们走到楼梯口,正有两个人上楼上到一半楼梯处,一名家属搀着一个病人上得很慢。”

    顾立欣觉得小侄女对医院的情况不熟悉,解释着:“她们走的是侧面的楼梯,不宽!”

    “并行的话能走三个人,那两个人是并排走的,所以只留下一个人的通行位置。”

    “小霞她婆婆谨慎起见就示意小霞,等那两个人上了楼走过去,她们再下楼。”

    “所以,她们就站在楼梯口等。”

    “谁知道后面突然有人狠狠推了小霞一把,她婆婆亲眼看着她从楼梯上滚下去。”

    顾依依立刻提出了疑问:“不是有两个并排上楼梯的人吗,如果新霞姐滚下去的话,他们应该能挡住啊?”

    顾立欣两手一摊:“这个我不知道,她婆婆没说,我也没问过。”

    “反正她婆婆就拼命跑下楼想把小霞拽住,可是一直都没赶上小霞。”

    顾依依再次发问:“那名勤务兵呢?”

    顾立欣回道:“那名勤务兵去交款了。”

    “医生给小霞做完常规检查之后,就给她开了化验单。”

    “你也知道贺家向来不会占那些小便宜,当然要交款。”

    “跑腿的事儿自然就落到了勤务兵身上。”

    “不过,好在小霞摔倒的时候,就下意识地用双臂护住了肚子,要不然当场就得流产!”

    顾依依探出精神力,找到顾立欣说的侧面的楼梯,不陡,比较平缓,而且只有八级台阶。

    本来一般的楼房,一层楼会对折成两部分楼梯,但这座医院里是分成了三部分,所以每一处的楼梯都不高,这应该是为体弱的病人考虑的。

    看来多亏是这段楼梯平缓且不长,不然一个怀孕还不满三个月的孕妇即使再护着自己的肚子,从上面滚落下去,收效也是微乎其微的。

    顾依依又问道:“新霞姐的婆婆没有看到是谁推的她吗?”

    顾立欣挑了下眉毛:“甭说这个问题我也问了。”

    “她说她当然太过害怕和紧张,脑中的第一想法就是要把儿媳妇拉住,等到她下了楼,再查看小霞的情况,想起寻找推人之人时,上面已经空无一人。”

    顾依依皱了下眉头:“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如果能够看到脸或者背影身形、衣服特点,都可以做为线索,帮助警方找到这个人。”

    “但是,她却……”

    随着小侄女尾音的拉长以及之后干脆闭上的嘴巴,顾立欣的嘴角越咧越大:“依依,你是不是觉得小霞的婆婆,是贺小龙的妈,更是贺老的儿媳,应该是巾帼不让须眉的主儿?”

    不等顾依依的反应,她接着说道:“贺老的大儿子出生之时,正是长征时期。”

    “那么点的孩子,再加上贺奶奶没有奶水,根本没办法带着走,只能寄养在老乡家里了。”

    “后来这个仗一打十多年,贺老曾经托人去找孩子,没有找到。”

    “估计那个时候是老乡带着全家躲战乱去了。”

    “后来,一九五零年,贺老当时托付的老乡带着一个半大小子找去京城。”

    “那个老乡是个有头脑的,在当时能够领着家人在那种战火纷飞的年代活下来,想来挺不简单的。”

    听了顾立欣的感慨,顾佑南笑道:“怎么,那个老乡还做出什么不简单的事儿来了?”

    顾依依挑了下眉:“贺老的大儿子不会娶的是那个老乡的女儿吧?”

    顾立欣嘿嘿笑着:“你们俩听我慢慢讲啊。”

    得到两个大白眼,她兴致颇高地往下说:“那个老乡一路打听到了贺老的工作单位,跟门卫说,他找贺老有私事。”

    “那个门卫看着是一老农,他担心就跟以前发生过的情况似的,有些人民群众不知道找对口的政府部门解决问题,就认为找官大的、他们尊敬的领导人,一定能行。”

    “刚要请他去信访部门,一扫眼看到老农旁边站着的半大孩子,当即什么没说,回到门房就给贺老的秘书打了内部电话。”

    “说外面有一个非常像贺老的十多岁的男孩,从外地找过来。”

    “秘书当即迎出来,一看那男孩子的长相二话不说,就连同老乡一起请了进去。”

    “贺老开完会,看到那名老乡和自己的儿子非常激动。”

    “那名老乡虽然老了,但贺老还是能认出来正是当年托付之人。”

    “那孩子一看就是他的儿子。”

    “那名老乡更是把当年的信物拿出来,还给了贺老,还说‘非常高兴养大了一个革命者的后代’。”

    “说完,就要走。贺老自然不能让他走,这是他们家的恩人啊。”

    “于是,就安排人把他和孩子送回了自己家里,让他媳妇请假回家招待一下。”

    “母子相认听说哭得稀里哗啦的,等到贺老下班回家,贺奶奶做了四道菜招待那名老乡。”

    “第二天那名老乡就走了,说一大家子等着信呢,他得告诉他们帮着孩子找到爹娘了,让他们也乐呵乐呵。”

    顾佑南啊了一声,有些意外:“这就走了,没定下亲事啊!”

    “或者提出什么要求?比如解决自己儿女的城市户口、让他做个生产队长、两家结成亲家……”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