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实话实说
    ,精彩小说免费!

    蒋国柱特意停加重了语气:“让他好好教育教育自己的孙子、孙女。”

    那些部下都很赞同,就刚才肖红说的那席话都让他们极为看不上她!

    肖胜河和肖红一听,蒋国柱大刺刺地直呼自己爷爷的姓名,就隐约明白了对方的级别不会低于他们的爷爷。

    两个人最开始以为有肖家做后盾的底气一下就泄掉了。

    马远山被带到了隔壁的房间,刚一进门就看到已经摘掉了面具的顾依依坐在那里。

    “顾依依,你怎么在这里呀?”

    “按理说假期看到同学是好事,可是你不在京城呆着,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带马远山进来的人并没有离开,反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他不放心顾依依一个女孩子单独和有嫌疑的人在一个房间,万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再出点什么意外怎么办?

    顾依依也没有让他回避,大大方方地回道:“我来看我干爸、干妈。”

    马远山当然知道她的干爸是京城蒋家的小儿子,马上反应了过来:“难道隔壁那位就是你干爸?”

    顾依依早就“看”到了刚才肖红的表现,“听”到了蒋国柱的话,挑了下眉:“我干爸为人很好!”

    “他是非分明、表里如一,在部队里一直是靠自己的能力和军功拼上去的,性格爽直,也护短得很!”

    顾依依的话既是给马远山听的,也是给旁边的人听的。

    还没待马远山发表自己的意见,顾依依为了节省时间,就接着说道:“吴畅在失踪前被发现是与苏明一起离开的大院。”

    “苏明并非你的那个圈子里的人,她是怎么和你们一起来的保市?”

    旁边坐着的人这才意识到原来顾依依和马远山认识,他有些皱眉,这个女孩如果是蒋副军长的干女儿,她这样做会不会向对方透漏了消息。

    马远山一听,立刻挺直了身子:“三天前我姥爷非要家里的孩子都过去聚一聚。”

    “我妈虽然看不上我小舅一家,但是她对姥爷和姥姥还挺孝顺的,就嘱咐我一定要去。”

    “当天除了我小姑的孩子在京城没来之外,其他子女的孩子都在。”

    顾依依挑了一下眉:“我怎么觉得你姥爷的用意,就是为了让你多和肖家的孙子们亲近亲近……”

    马远山开诚布公地说道:“一是我一直都与小舅家的两个孩子比较生疏,二是我家与小姨的关系好……你明白吧……”

    旁边坐着的人没想到两个人都在实话实说,一个直接把发现的线索告诉了对方,另一个连家里的**都没有保留。

    问题是最后那个“你明白吧”,应该明白什么?

    顾依依歪了下头:“你大舅想要借助雷爷爷成就什么?”

    马远山扫了眼旁边的人,那人正用眼睛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马远山吞回想要直白说出来的话,变成了:“还能成就什么,当然是……”他伸出食指向上指了指。

    顾依依点点头:“你们的家庭聚会又跟苏明有什么关系?”

    马远山回道:“家庭聚会当然和她没有关系!”

    “但是大家在一起吃了一顿饭,肖胜河就提议说我放假了,需要放松放松。”

    “好不容易大家聚在一起,想要结伴游玩几天。”

    顾依依插话问道:“你大舅家的孩子没参加?”

    马远山耸了耸肩:“家庭聚会的时候都在呀,但是我大表姐和大表哥又没放假,一个要上班,一个只有一天的假,然后就要回部队。”

    “所以要出游的话,实际上就只有我和小舅的两个孩子,我哥也没空。”

    “呵呵,我当即就拒绝了,说自己已有安排。”

    “但姥爷和姥姥在桌上坐着呢,两人一起说了数个理由希望我去,我也不能不给他们面子啊,没办法只好答应了。”

    “但我说,最多三天,我最多只能从原计划中挪出三天。”

    “来保市,我猜测是我姥爷帮着安排的。”

    “这里离津市近,可以看一些风景,还有部队在……我们昨天离开这里的部队大院,就去了靶场。”

    “结果到了约好出发的日子,姥爷派了他的车给我们。”

    “肖胜河前一天就跟我打好招呼,说他们大院里有两个合得来的伙伴想一起去,我无所谓呀,就同意了。”

    “他们是最后一个到的我家接的我,等我上车才发现,居然还有苏明。”

    “我就有些不高兴,那就是个祸害,她在学校是什么表现,我还能不知道。”

    “听说还曾算计过你们宿舍的老五。”

    顾依依笑了:“呦,你消息够灵通的!”

    马远山大萝卜脸不红不白:“我在食堂吃饭时,经常和你们班的冯德萱、秦耀祖搭桌,偶尔那个李海云和邓欣也会来凑热闹。”

    “是李海云自己说的,咬牙切齿说的!”

    解释完,他接着说回原来的话题:“肖胜河看我脸色不好,就连忙解释这是肖红的朋友。”

    顾依依的笑容更大了:“这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呐!”

    “肖红不是一向自视甚高,怎么会与她口中的拖油瓶混在一起?”

    顾依依这么说,是有据可依的。肖红在沈市时,曾经讽刺过大院里一名改嫁过来的二婚军嫂带过来的孩子为“拖油瓶”。

    马远山撇了下嘴:“不知道啊!”

    “苏明会看脸色得很,一见是我,除了打声招呼外,就安安静静地坐在车上。除了应付肖红说了几句话外,基本上没与车上的其他人搭话。”

    “我差点以为她‘改邪归正’了呢,后来我们在我姥爷的朋友儿子家里吃完饭,她居然主动提出不和我们一起走时,我才发现了她此行的目的。”

    “别看她表面上好像善解人意,不跟着我们添乱,肖胜河还夸了一句,但我却不这样认为!”

    “这个大院里可是住着不少她眼中的‘高官’,在津市大家都知根知底,谁会看上她!”

    “这里就不一样了,不熟悉她的人还以为她是个淑女呢,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