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耍流氓吗
    ,精彩小说免费!

    “你不是已经分析出来苏明之所以说出成功诱导你的话,是知晓了你的性格嘛。”

    顾依依看马远山点了头,这才继续说道:“我根据你的性格猜测,你在津市没上大学前应该是处事低调的人吧。”

    “当然你上了大学,也挺低调的。”

    马远山笑笑:“你这是夸我呢嘛,反正就当你是夸我了。”

    顾依依接着分析:“在没上大学之前,做为直辖市津市市高官家的小公子你应该不会与一个局级干部家的继女成为朋友。”

    “不是说你看不起家世不如你的人,而是你们根本就不是生活在一个圈子里的人。”

    马远山非常认同这种说法:“我以前在津市时,根本不认识苏明这个人。”

    顾依依嗯了一声:“她不是你那个圈子里的人,很可能也不认识你那个圈子里的人。那么,她是怎么知晓你的性格特点的呢?”

    “我想,最有可能的就是有人告诉的她!”

    马远山垂下眼帘思索了一下:“我即使在津市的朋友面前也没有说过自己的真实想法,都不是知心的朋友。”

    “也就是来京城之后,认识了你们,才袒露了自己的想法。”

    “你说会不会是……”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顾依依明白他的意思:“你是说你同宿舍的同学吗?”

    马远山皱着眉头:“只是猜测而已,要不然苏明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顾依依回想了一下马远山同宿舍的另外五名同学,都不太像啊:“会是你同班或者同系的同学吗?”

    马远山摇摇头:“我跟其他同学要么只是见面打声招呼,要么就是在一起单纯地讨论学习或者学校的事情,从未说过自己。”

    刚说到这里,房门被敲响。

    一名蒋国柱的部下进来向蒋国柱汇报:津市驻军已经把苏明抓住了,问了十多分钟没见她松口,他们就按先前的约定把人送过来,现在正在路上呢。

    蒋国柱对顾依依和马远山说:“人连夜送过来了,你们不用再多想,到时候审出来不就知道了!”

    马远山站起身:“蒋伯伯,那我去和肖胜河他们会合。”

    “他们被关在哪儿了?”

    顾依依噗嗤一声笑了:“关?我干爸才不会关他们呢。”

    “顶多是让他们多住几天,等到有了结果再回家就是。”

    马远山有些不好意思:“是我用词不恰当,不过肖红真应该吓唬吓唬她。”

    顾依依扫了他一眼:“扳正肖红是肖家的事儿,我干爸才不会帮他们教育孩子呢。”

    “到时候两边都不落好!”

    蒋国柱咧开了嘴角,还是他干女儿替他着想:“小子,你出了门,外面就有人送你和他们会合了。”

    马远山朝顾依依笑笑:“你不要总挑我话里的错,只要明白我的意思不就结了。”

    “有事就直接找我,我和你的关系可比跟他们近多了!”

    顾依依摆摆手:“我知道的。都后半夜了,你赶紧歇着去吧。”

    蒋国柱看着马远山离开了房间:“依依,你也回家去睡觉。”

    顾依依摇摇头:“我找个沙发眯一会儿就行。”

    “这事儿不能再拖了,等苏明一到,马上就审,审出线索好把吴畅救出来!”

    蒋国柱闻言有道理,干女儿熬上一夜可以白天再补觉,还是救人要紧。

    等到苏明被押到那间小会议室时,在隔壁房间睡了两个多小时的顾依依坐了起来,熟练地为自己戴上面具。

    然后站起身,抡了两下胳膊,又抻了个懒腰,才走去小会议室。

    苏明刚刚被按在一把独立放置的椅子上,又惊又怕地打量着屋子里的人。

    屋子里或站或坐了十多位穿着军装的人,看气势都是军官。

    她还真没看错,除了蒋国柱,还有吴谊关以及其他带队忙活了多半宿的师长、团长、营长。

    一直没有找到人的他们,虽然疲倦,但是知道这里来了一名重要的涉案人,他们干脆让下面的人继续搜索,自己则回在这里,希望能够得到有用的线索。

    除了蒋国柱,就连吴谊关都不认识戴了面具的顾依依,他们有些纳闷小会议室里怎么会进来一名年轻的女孩。

    但没有人贸然开口,毕竟有蒋国柱和吴谊关两个级别最高的人在这里。

    顾依依朝吴谊关点了下头,就直接坐在了主审的位子上。

    吴谊关看着眼前陌生的女孩,即使惊讶也是一闪而过,他看了眼示意他旁观的蒋国柱,就没有出声询问。

    顾依依特意变粗了声音:“你就是苏明!”

    “说说吧,你是怎么把吴畅骗出大院,然后又怎么对她下的手?”

    其他旁听的人都有些不可置信,这就是蒋副军长请来帮忙审问的人,年轻不说,哪有这样问话的,太没有威严了,能问出什么来!

    果然苏明连忙说道:“我没做你说的那些事儿,真的,你不能冤枉我!”

    顾依依微微眯起眼睛:“你是想要顽抗到底了?”

    转向蒋国柱:“请派名女医生过来!”

    “再把肖胜河等五人全部带过来!”

    蒋国柱扭头朝着两名部下点点头,两人会意立刻分头行动。

    顾依依不说话了,她只盯着苏明看,一直盯着,盯得苏明心里发虚,佝偻着身子、低着头。

    直到女医生和肖胜河等五人全部进了小会议室里,顾依依开口了:“请两名女兵协助,将苏明带到旁边的房间,女医生检查她是否来了月事!”

    两名女兵就是在津市把苏明从被窝里掏出来的人,一路上不苟言笑,严肃得很。

    听到顾依依的话,立刻一左一右架起苏明就要往外走。

    苏明眼含两泡泪,整个人向下坠着,大叫着:“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耍流氓吗?”

    旁听的人也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审问的人做事没谱啊,不好好审问,你检查人家女孩子的**干什么!

    他们质疑的眼神看看顾依依,就转到蒋国柱身上。

    蒋国柱毫无所动,他是无比信任干女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