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谎话连篇
    ,精彩小说免费!

    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蒋国柱还能不知道干女儿从不会做无用的事情、说无用的话。

    顾依依面无表情:“给你检查的都是女同志,还是三个人同时在场,怎么耍流氓!”

    “你这张口就来、谎话连篇的习惯还没怎么滴就暴露了。”

    偏了下头,对着正在进行记录的文书说道:“记录要记得仔细,不要漏掉一句话啊!”

    “所有的话都是有用的!”

    文书忙不迭地点了下头,记得飞快。

    那名女军医有些拿不准:“还检查吗?”

    顾依依微笑地回道:“检查,你主检,要出具检查报告,另两人为佐证之人。”

    苏明满脸通红,而后迅速变白。

    还没说出什么,就被那两名女兵架出了小会议室,女军医随后跟着去了附近房间。

    小会议室里的中壮年军官们听到隔壁房间里传出:“啊!啊!不要碰我”几乎破了音的叫声。

    虽然坐得稳如泰山,但心里还是暗叹着:这么一名其貌不扬的年轻女孩审问没见什么能耐,可这下手可够狠的!

    肖红被叫声吓得往肖胜河身边靠了靠。

    其他几人都是男孩子,他们要不是事先知道这是女医生给苏明做检查,都会以为那边有人正在实施犯罪行为,再不是刚刚进来时轻松的表情了。

    好在时间不长,苏明被两名女兵又架了回来。

    苏明脸上挂着泪,哽咽着,让人看着好不可怜。

    顾依依目光清冷,直接看向女军医:“请问检查结果如何?”

    女军医很肯定地回答:“没有月事,根本不是生理期!”

    顾依依说道:“那就请你写一份检查报告,签上你的姓名,另两名佐证之人也请签上姓名。”

    “这份检查报告要做为书面证据。”

    女军医当即要来纸和笔,坐在挨近墙角的空位上开始写检查报告。

    顾依依看向苏明:“你不是因为来月事肚子疼,才会在今天一早离开保市的吗?”

    “可是,你这借口现在看来是假的呀!”

    苏明愣了一下,随后也顾不上满屋子的男人了:“我是来月事了,但今天是最后一天,我上午的时候就完事了。”

    顾依依把目光移向肖红:“肖红,你说说看,苏明在招待所宿舍时,怎么跟你说的?”

    肖红在苏明被架回来,还觉得她可怜来着,但听到她的回答时,就有些目瞪口呆了。

    现在既然问到她,当然要实话实说。

    因为之前他们五个人被送回招待所,并被告知在没有得到通知之前不得擅自离开保市之后,肖胜河就把她训了一顿。

    另外两名大院里的子弟也对她擅自带人,而且还是个很可能有问题的人表示了不满。

    现在扒开苏明的真面目,应该会挽回大家对她变冷的态度吧,于是肖红毫不犹豫地开口了:“她胡说!”

    “来之前,我还问过她,会不会那啥。她跟我说,还有半个月才来呢,绝对耽误不了爬山下水的。”

    “昨晚她回来之后,就满脸煞白、头发都是湿的,她说她借的雨衣帽子是坏的,淋雨着凉了。”

    “今天早上,她说她提前来月事了,可能因为着凉,而且肚子还疼得很。”

    “不想耽误我们游玩,她马上回家去。”

    “我看她两眼发青,脑门上都是冷汗,就以为她真是痛经呢,还跟我哥商量用我们的车送她回家。”

    “没想到我是被她骗了,太可恶了!”

    肖红瞪着苏明,她之前被她哥怒斥时就想明白了自己是被她利用了,现在见她张嘴就撒谎的模样更是气愤不已。

    顾依依看向苏明:“原来你的月事可以根据你自己的意愿随时来、随时没呀……”

    话里的嘲讽让苏明绷紧了神经,她只知道千万不能承认,如果承认自己说谎了,那么之后的事情会越来越糟。

    “不是的,我来时就来了月事,但我没跟肖红说实话。”

    “我怕我说了实话,她就不带我了。我只是想要跟着来看看自己没来过的地方。”

    还没等顾依依说些什么,肖红就义愤填膺地喊了起来:“你骗人!”

    “你来时根本没有来月事,半路上我们俩一起上的旱厕,我和你的坑位是面对面的,我看得清清楚楚!”

    马远山、肖胜河和他的另两个朋友还都是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一听这话,脸上都有些不好意思。

    就是小会议室内的其他已婚男士们也都垂下眼,掩饰着尴尬。

    苏明突然阴森森地看向肖红,吓得本来因为揭露了对方谎话还挺得意的肖红一哆嗦,苏明马上收回了目光,又恢复成可怜兮兮的模样。

    顾依依不想跟着苏明扯皮下去,决定速战速决:“苏明,你一直赖在人家不走,直到时间太晚不得不走时……”

    这语调仿佛是在陈述一件亲眼所见的事情:“你遇到了从家里出来的吴畅!”

    “说说吧,接下来你是怎么做的?”

    苏明的心里同样受到震撼,有人看到了?看到了多少?自己应该怎么说才能没有问题?

    屋子静悄悄的,不再有人说话,只有或轻或重的呼吸声。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苏明身上,她再有城府,也是个涉世不深的女孩,不安地动了动手以及脚。

    然后硬着脑皮答道:“我看到吴畅打着伞在大院里走,我就走过去跟她打了招呼。”

    吴谊关直盯着苏明,生怕错过一个字,他现在最想的就是马上把女儿找回来!可是接下来,苏明却闭上了嘴巴。

    吴谊关忍不住催促:“你倒是往下说啊!”

    苏明一听这话,心里稍稍有底了一些,可能他们还不知道后面的事情:“接下来我就回招待所了。”

    “至于吴畅后来怎么样,我不知道了。”

    蒋国柱瞪了吴谊关一眼,吴谊关也明白了,自己一着急说错了话。这个苏明看着只是个文文静静不起眼的女孩,哪里想到她这么狡猾和坏心肠。

    其他人也都明白,要想再从苏明嘴里撬出点什么很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