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两种可能
    小畅会去哪里呢?她现在安不安全呢?

    旁边站着的部下,把僵硬站在那里的吴谊关搀回了车上。

    吴谊关闭上眼睛,复又睁开,满脸的懊悔:“我真是笨啊!”

    “怎么就没想到这里!”

    “小畅出来又能走多远,要是昨晚就把这附近搜查一遍,是不是人就找回来了……”

    留在小会议室里的顾依依看了遍女军医写好的检查报告,把它交给了文书。

    蒋国柱特意对文书嘱咐着:“你现在可以回去了,记录和书面证明送到我办公室的文件柜里,锁好!”

    文书立正应了声“是”,这才拿着记录本和检查报告出去了。

    顾依依打了一个哈欠,眼睛也润上了一层水雾。

    蒋国柱有些心疼:“依依,困了呀?”

    “再挺挺,等老吴回来,确定了吴畅被带回来没有,我们就回家去。”

    顾依依嗯了一声:“干爸,我明早肯定是起不来了。”

    “你明早能醒不?要是能醒,就跟我爷爷、奶奶说,要是醒不了,就回去之后先跟干妈说。”

    蒋国柱也有些困,捏了两下脑门:“说什么呀?”

    顾依依很认真地说道:“一定告诉他们,明天去曲阳县买定瓷的时候,要买一套红色的,还要买一套餐具,颜色不限。”

    蒋国柱一直绷着的脸见了笑模样:“为啥一定要买红色的?”

    “买餐具我晓得平时吃饭时就能用,我还记得你以前说过美食要配美器……嗯,嗯,我得让你干妈也买一套餐具。”

    顾依依半眯着眼,也不知道是困的,还是陶醉的:“定瓷产地在今天的冀省曲阳,古时隶属于定州,因此得名。”

    “定瓷呢,胎质坚密、细腻、釉色透明、柔润媲玉。”

    “其烧制始于唐、兴于北宋,同当时的汝、钧、官、哥窑一起,号称华夏国宋代五大名窑。”

    “《归潜志》中有记载:‘定州花瓷瓯,颜色天下白。’可见白色定瓷在当时就很名贵。”

    “但有颜色的定瓷尤为名贵,从北宋仁宗时期张贵妃接受臣僚王拱宸馈送定州红瓷就可窥见一斑,宋代的名门贵族乃至皇家都对定瓷珍视不已!”

    蒋国柱哦了一声:“这么说定瓷一定很漂亮。”

    顾依依呵呵笑了两声:“可以这么说,定瓷素以装饰见长。”

    “刻花奔逸、潇洒,印花精细,间辅以剔花、堆花、贴花各得其趣,或劲健挺拔,或秀美娟丽。”

    “流传下来的古代定瓷瓷器无不被称为圣手所制,妙道自然!”

    蒋国柱对于瓷器真的是没什么研究,唯一接触的就是每天吃饭的瓷碗、瓷盘,所以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吴谊关回来之后,马上去找顾依依,他觉得顾依依能够知晓吴畅被人劫走的情形,是不是也能够查出来吴畅被送到了什么地方。

    吴谊关当着蒋国柱和顾依依如是说完,蒋国柱皱紧了眉头,吴畅被人转移走了。那么,要想找到吴畅就更难了。

    因为顾依依刚才告诉他了,苏明那里就只知道那么多。

    顾依依想起庄彩画之前被人劫走的情形:“如果我所料不错,吴畅目前虽被人劫走,但人身安全还是有所保障的。”

    “他们现在想要做的是用吴畅的安危来要挟吴叔叔或者吴爷爷……”

    蒋国柱想到苏明她妈收到的那封信明白过来,但是为何自己侄女蒋新霞却是差点流产,难道对方不是想要用侄女威胁贺家和蒋家,而是想要她的命或者是通过伤害她来泄愤?

    吴谊关虽然一直身在局中,但稍稍冷静下来,心智还是够用的:“你知道对方为何人?”

    顾依依直接答道:“猜测的,与袭击新霞姐姐的人应该是一伙。”

    吴谊关愣了一下:“新霞?蒋新霞吗?”

    他看到蒋国柱肯定地点了下头:“小霞怎么了,什么袭击呀?”

    蒋国柱就把蒋新霞去医院检查遇袭的事情说了一遍,吴谊关闭上眼睛足足有一分钟。再睁开时,他整个人都冷静了许多:“原来我们两家被人盯上了!”

    到了此时,已经做了最坏打算的吴谊关反倒是压下了烦躁和焦虑,动起脑子来:“柱子,你说会不会之前袭击过顾家的那个组织?”

    蒋国柱在发小面前有一说一:“我觉得就是他们!”

    吴谊关苦笑一声:“他们所有的针对计划几乎都没有成功,除了这一次……”

    蒋国柱暗叹一口气,但还是安慰道:“这一次也不能说他们就成功了,也许半路我们能给强回来呢!”

    “关子,等以后你得多在儿女身上用用心,多给他们讲些他们接触不到的东西。”

    吴谊关整张脸更苦了,都要滴出苦水来:“我是想讲,可是人在哪儿呐!”

    “当天从你家回来,我就想跟小畅好好谈谈。但是接了电话,我就想着回来再说不迟。谁能想到……”

    蒋国柱权衡再三,为了发小还是说了出来:“关子,恕我直言,你也要跟你媳妇好好聊一聊。”

    “你的职级以后还会向上晋升,她有些做法容易出问题。到时候所有的后果都要你来承担,谁让你们是一家人!”

    吴谊关抬眼看向蒋国柱:“柱子,我明白的。”

    “这次要不是她不问青红皂白的训斥,小畅也不可能出去透气,也就不可以出事。”

    “即使你不提醒,我等到找到小畅之后,也跟她好好谈谈。”

    “如果实在不行,我就不让她随军了,回去京城代我向我父母尽孝。我妈绝对能看得住她!”

    顾依依扫了眼吴谊关,眨眨眼睛,这是夫妻离心了,打算分居了?哦,原来不是,是想着让自己妈好好教教他媳妇。

    顾依依听到他的心里话,还没等感慨,就听吴谊关问道:“柱子,你说他们能把小畅转移到哪里?”

    蒋国柱看着他眼中的希翼,把“我也不知道”这几个字咽了下去:“依依,你觉得他们能够小畅转移到哪里?”

    顾依依睁开快要闭上的眼睛:“两种可能。”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