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一起离开
    邢排长这一次是绝对的听话,话音刚落他就狠狠踩下油门,吉普车蹭地蹿了出去,把车外的女人带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顾依依接着说道:“邢大哥,听我指挥,按喇叭,朝那个儿子冲过去!”

    宋奶奶急急地提示着:“车撞人,会出人命的”

    顾依依微微眯起眼睛:“那个儿子是有功夫在身的,他一定能躲得过去。”

    “趁他们闪开的时候,让祁叔叔赶快上车,我们就可以一起离开了。”

    邢排长心里落底了,他踩下油门那一刻,以为顾依依他们要撇下祁团长呢。

    他心里虽然不愿意,但想着把他们送到安全的地带,自己就马上返回来帮祁团长,这个法子应该是目前情况下最可行的。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就听到顾依依的安排,邢排长立刻更正了他对这个女孩的评价,从自私变成了冷静、果敢。

    吉普车和祁团长的距离也不过二十多米,随着一声急促的喇叭响,车就冲着那个男人开过去了。

    祁团长是背对着自己人,而那个男人在他的对面。

    第一时间就发现异状的男人,以为对方是想用车撞伤他们,为面前的军人解围,所以他下意识地拉着自己的父母往旁边闪了数步。

    当车快要冲到祁团长的位置时,顾依依把车门打开了。

    随后,祁团长就听到邢排长的一声喊:“祁团,快上车!”

    半扭过头,就看到打开的车门内侧站着顾依依,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上车!”

    祁团长虽然容易冲动,是个热血汉子,但这么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增长了许多的经验。而且带兵这么久,遇事都会动脑分析。

    刚才的冲动过后,他慢慢发现了这几个人某些不对劲的地方。

    借着顾依依的拉力,祁团长脚尖一转,腰身就旋了九十度,后足蹬地,前腿飞跨进车门。

    就连宋爷爷都站起身,拽住他的另一只胳膊大力地往里带,顾依依瞬间就把车门关紧。

    几个人的配合可谓天衣无缝,在车外面闪躲在一边的那家三口人,等到吉普车飞驰而去之后,看到的是空空如也的道路,刚才他们一直纠缠的那名军人没了。

    肿着一侧脸的女子一阵风地跑过来,但却还是落后了机动车的速度,她吸进了一肚子的尾气和扬起的灰尘,却没追上那辆车。

    女子嗷嗷地怪叫着,瞪着眼睛再看不到拐了弯的吉普车,就转到了那家三口人的身上

    跨到副驾驶位子坐下来的祁团长皱着眉头,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仍旧心有余悸的邢排长,一直到车开出了十多公里,才松了口气:“祁团,那个女人不正常。”

    祁团长顺着他的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后来也发现他们不对劲。”

    “比如那个男人后来的言行好像是在故意激怒我,当我打了他一拳,那几个人明显松了口气。”

    “怎么说呢,就是可算找到理由缠上我的表情,虽然一闪而过,但我什么眼神呀,看得清清楚楚的。”

    “我被那一家三口缠上的时候,躲开那个老太太挠人的爪子,余光正好扫到站在离我三步远的那个女人。”

    “当时我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你们不是也看到了她先前喊救命的可怜样,可是我那时看到的居然是看热闹和算计成功的表情。”

    “她可能以为我被三个人围着,根本顾不上她,所以那表情一点掩饰都没有,明晃晃地挂在脸上。”

    “那架势哪里是被人拐卖的受害者呀,活生生一个领头策划的小头头。”

    “然后,我发现她往车那边去了,担心她有害人的举动,就特别着急,想着把她拦住。”

    “谁知道那个男人的招式竟然凌厉起来,让我无暇他顾”

    邢排长嘴巴朝着副驾驶位子旁边的车窗一努:“喏,你看你旁边的玻璃就是那女人用手拍裂的。”

    “我们要是动作再慢些,她就用拳头把车窗砸碎了。”

    “当时那个眼神忒吓人,让人得慌。”

    祁团长大大呼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我们全须全尾地离开了,大家都安安全全的!”

    邢排长深有同感:“可不,我们俩可是立下军令状的,要是这次真的出点啥事你说,会不会真得被处分啊?”

    祁团长白了他一眼:“任务失败,还是因为我们有过失,不处分咋滴!”

    说完,他回过头看看他的任务对象们,没受伤,就连脸色都是平静的,这心立时托底了。

    祁团长就担心两位大学教授和一对母女俩被惊吓到了,那不还是自己的责任!

    现在挺好,顾依依正从他送的网兜里给大家分发鸭梨,一人一只。

    车内随即响起了“咔擦、咔擦”咬梨和咀嚼的声音,使得每个人的内心都渐渐从刚才令人有些惊恐的氛围中抽离出来。

    吉普车再未停过,一路驶进了京城。

    当车停到顾依依家所在的胡同口,就见罗晋桓正背着手站在那里。

    顾依依和石凤竹虚扶着宋爷爷、宋奶奶,拿着自己的东西下了车,祁团长和邢排长已经激动地跳下车,立正、敬礼:“首长好!”

    罗晋桓一挥手:“都跟我来。”

    顾依依眨眨眼睛,两步走到罗晋桓身边:“师父,您这脸色可不大好,出了啥事?”

    罗晋桓看到小徒弟关切的神情,眼里露出了暖意,这就是如同亲人一般的情感,相互关心着,凡事都先为对方着想。

    心里对小徒弟的问话非常受用,但却立刻板起脸:“啥事?你说能啥事!”

    说着,率先进了自己的四合院,其他人随后也都跟着进了院子,石凤竹回身把院门关好。

    罗晋桓直接把人都带进他的屋子里,大家坐下之后,他看向顾依依:“你们回来的路上遇到什么事儿了?”

    顾依依微微挑起眉:“师父,您这赶上神机妙算了,居然知道我们路上遇到了点事儿!”

    看到罗晋桓瞪了她一眼,这才原原本本把吴畅失踪的事情和回京途中遇到那几个人的经过说了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