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排毒
    顾依依和火承启同时看向有些激动的顾佑西,听着他说了一件事儿:“后来盆里的馒头吃光了,唐季军还拍着肚子说他没太吃饱。”

    “向东方也附和着他还能再吃一个馒头。”

    “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食堂的炊事班长,说后厨里还有一盆昨晚做多了没吃了的馒头,要是有人凉着吃没问题,他就给端来。”

    “大家想着这种热天气,吃冰棍都乐呵呢,凉了的馒头有什么不能吃的。”

    “于是,就有还没吃饱的学员吃了炊事班长给端来的昨晚剩馒头。”

    “他们一人拿了一只,就把那盆凉馒头吃了。”

    顾依依有些笃定地问道:“吃凉馒头的那些人就是还没醒来的十三个人吧?”

    顾佑西略一回想,眼睛就亮了:“是的,没错,就是他们!”

    “那就是说那些馒头是掺了金蚕蛊粪便的,对不对?”

    火承启应道:“对,就是这么回事。”

    顾佑西睁大了眼睛:“那岂不是说那个炊事班长有问题,他下的毒!”

    顾依依低下头,复又加工起药材来:“已经把人抓了,那个炊事班长是冒牌的。”

    顾佑西深深吸了口凉气,原来在身边就会有危险存在。

    他不由问出口:“如果我吃了凉馒头,会有事儿吗?”

    顾依依明白他的意思:“会有事儿,因为你们服用的解毒丸解不了蛊毒。”

    火承启笑呵呵地提议:“依依,以后我们制的解毒丸再改良一下,把解蛊毒也纳进去吧。”

    顾依依立马接道:“好啊,还要火叔叔多费心了,我对这一块知之甚少。”

    火承启觉得小侄女是在自谦,但他的心情还是愉悦起来,做一个对自己、对他人都有用的人,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三个人的速度不慢,二个多小时之后解药配出来了。

    当把解药给那十三个人喂进去之后,一刻钟之内这些人陆陆续续地清醒过来。

    但马上全部都唯恐慢一步地往厕所跑,站在旁边的蒋新勇疑问道:“他们难道是在排毒?”

    几名军医看向火承启求证,马上得到了确切的答案:“就是在排毒,不然蛊毒留在体内,身体能好吗!”

    宿舍里的人脸上的愁容都消失了,一名军医语调轻松地问道:“火大夫,我刚才电话询问了那名老中医,他们说中了金蚕蛊的毒,会胸腹搅痛、肿胀如瓮,七日流血而亡,是这样吗?”

    火承启笑呵呵地点了头。

    顾子安、蒋新勇和白峰对视一眼,变体生寒,然后齐齐望向顾依依。

    顾佑西一看他们的神色就猜出他们的疑问和自己当初的疑问是一样的,遂揽住顾子安的肩膀,轻声说道:“我问过依依了,解不了……”

    白峰立刻说道:“我以后再不吃凉的食品了。”

    顾子安慢悠悠说了四个字:“矫枉过正!”

    白峰眉毛一扬:“安全第一,我在外面就不吃。回到家里,当然可以吃了。”

    顾依依突然想起另外的学员:“哥哥,其他人还是四肢无力、全身酸软吗?”

    顾子安愣了一下:“我去问问。”

    一名军医叫住他:“不用去问了,我刚才看过的,他们还是那种感觉,只不过比刚醒来要轻上一点。”

    “我就嘱咐他们,仍旧卧床休息。”

    “是哪里不妥吗?”

    顾依依如实地说道:“之前喂给他们的药并非完全对症下药,所以只解了大部分药性。”

    这名军医有些惊讶:“就是说他们体内还有残留的药物!”

    他有些懊悔:“我还以为他们是中了迷药的后遗症呢,这已经拖延了几个小时,会不会有不良的后果产生?”

    顾依依朝他安抚地笑笑:“不会,一会儿对症下了药就完全没事了。”

    “再不济再等几个小时,等到迷药的药效过了,他们也就没有那些感觉了。”

    “其实迷药是你们不熟悉的领域,如果换上跌打损伤或者枪伤这样的领域,你们就个个都是高手了。”

    几名军医释然地笑笑:“高手称不上,但绝对可以对症治疗的。”

    几个人在十分友好的气氛下,一起去了另外一间宿舍。

    因为这些人都是一样的症状,所以只要对一名学员进行检查就可以了。

    顾依依和火承启直接操起离着宿舍门最近的那名学员的两只手腕,一左一右把起脉来。

    不过十多秒钟,两个人就交换了位置,一右一左再度把脉。

    半分钟刚过,顾依依和火承启就率先撤了出来。然后几个人去了隔壁的军医临时办公室,顾依依开了一剂药方。

    为首的军医立刻接过药方:“我这就去安排买药。”

    他扫了一眼,发现药方的下面还有煎药方法和服用说明:“呀,这个就简单了。”

    “我们医院的医生、护士都会,家里有老人吃过中药的基本都会煎药。”

    “要是这些药材是寻常药铺里就能买到的,我这就一遭都安排了。”

    火承启笑呵呵地回道:“这些药材都是普通药材,煎药方法也不特别,你安排就是。”

    等到那名军医出了办公室,去向中方的办公室电话。顾依依才从另外的军医嘴里得知,原来去安排这事儿的居然是部队医院的副院长。

    顾依依对他的印象很好:“遇事不气不馁,真心实意为病患着想,他是名好医生!”

    因为学员们都脱离了危险,蒋新勇就好心情地说起他们得知的这名军医情况:“依依,他的家人都在沈市,他爸就是一名军医,在沈市的陆军总院,好像挺有名的,是个主任,姓龚。”

    顾依依歪着头:“好巧,当年我爸和干爸在陆军总院住院时,他们所在科的科主任就姓龚。”

    “仔细回想,他们二人还真有些像。”

    “咦,他的家人都在沈市,难道媳妇、孩子也都在沈市?”

    其中一名军医仿佛讲故事般地做了解释:“龚副院长的媳妇在那个年代同他离了婚,转身就嫁给了医院里另一名风头正劲的科主任。”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