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你可别后悔!
    “我现在就是不想娶了怎么着?还有那五百块钱的彩礼也要给我退回来,不然我让你们老林家在大王庄村混不下去!”

    论蛮不讲理,谁都不是李大根的对手。

    老李家在大王庄村人多势众,李大根他爸又是老李家的主心骨。

    就算林建军非常不甘心,此时也只得妥协。

    他扯了扯还想说什么的姚玉兰,对着李大根讪讪一笑,“要退婚也可以,但大根你不是不知道,我家佳琪她考上了燕京的大学,

    家里所有的积蓄都被她带去了燕京,您看这五百块钱能不能缓一缓?”

    “我不管,三天之内我要看到钱,超过三天你们就等着出利息吧!”

    说完李大根便离开了这里,徒留林建军跟姚玉兰脸色阴晴不定地站在原地。

    半响之后,林建军忽然转头,双眸通红地盯向林芳华,“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怎么可能?”

    林芳华又不傻,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做的。

    “那你现在就跟我去求李大根,求他娶你,求他不要退那五百块钱的彩礼!”

    着急之下,林建军一把拉住了林芳华的手臂。

    他只知道自己得罪不起李家,也拿不出五百块钱还给李家,如今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建军你快放手!”

    王淑英一惊,连忙伸出手想拦住他。

    “你给我滚开!”

    林建军一个用力,王淑英便踉跄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许欺负我姐!”

    刚睡醒走出门口的林元华正好看到这一幕,他直接冲到林建军面前,张开嘴对着他的手狠狠咬了下去。

    顿时,林建军的手便留下了几个殷红的牙印。

    林建军吃痛,甩又甩不开,最后狠狠一脚踹在了林元华的胸口。

    说到底林元华还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哪经得起这么踹?

    他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般,重重地落在了两三米远的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元华!”

    王淑英顾不上自己身体的疼痛,连忙爬到林元华身边查看他的伤势。

    她怎么也想不到,林建军居然对自己的儿子下这么重的手。

    “芳华!元华!你们没事吧!”

    王大挺走进院落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连忙将林芳华从林建军的手里拽了出来,一脸担心地问道。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女人,长相亲切温和,眸底同样流露着担忧。

    这两个人,正是王淑英的弟弟和弟媳,林芳华的舅舅和舅妈。

    在林芳华的记忆里,舅舅和舅妈没有孩子,一直把她当女儿疼。

    她从小到大所有的衣服零食,几乎都是舅舅和舅妈买给她的。

    “弟弟……月娥……”

    看到自己的亲人,王淑英终于泣不成声。

    “月娥,去照顾元华。”王大挺黑着一张脸冷冷道。

    “哎!”孟月娥连忙应下。

    看着孟月娥将林元华扶进屋,王大挺捋起袖子,拳头直接就对着王建军招呼了过去,“你平时就是这么欺负我姐跟我姐孩子的?

    ”

    王大挺是个木匠,长的五大三粗,打架很厉害,王建军潜意识里是有些怕他的。

    听说林建军跟村里小寡妇乱来的事情之后,他一直怀疑王淑英在林家过的不好,但王淑英一向都报喜不报忧,他又因为要赚钱

    养家一直没时间来老林家。

    猛然见林建军居然这么对两个孩子,王大挺顿时怒上心头,下手自然非常重。

    “没……没有……不要打了……”

    林建军顿时抱头鼠窜。

    “别打了!别打了!怎么说建军都是你的姐夫,有话好好说……”姚玉兰连忙上前劝道。

    “你就是姚玉兰?别碰我,我嫌恶心!”

    王大挺一把将她推了个踉跄,转头看向林芳华,“芳华你说,你眉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有人帮自己撑腰,林芳华自然乐不得,连忙将事情经过从头到尾一字不漏地讲了一遍。

    这下子,王大挺更生气了。

    他跟月娥一直把芳华跟元华当自己的孩子看,要不是芳华命大,他都要看不到了!

    一股怒气涌上心头,他转过去恨铁不成钢地看向王淑英,“姐!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说完他又看向林建军,冷冷地威胁道:“芳华说要分家,你们到底分不分?”

    “分……分……”林建军连连点头。

    他的脸跟鼻子都被王大挺打青了,顶着一边的熊猫眼,看起来格外的滑稽。

    “不,我不分家!”

    这个时候,王淑英却忽然站了起来。

    “姐,你……”

    王大挺一愣,正准备开口劝说,却忽然听到王淑英用一种非常平静的语气道:“我要离婚。”

    这下子,轮到在场所有人震惊了。

    尤其是林建军。

    他压根都没想到,那个自从嫁给他以后便一直懦弱到从不敢反驳他一句话的女人,居然敢说要离婚。

    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他下意识开口问道:“王淑英,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要跟你离婚。”

    王淑英静静看着面前的男人,没有一丝退缩。

    这么多年来,她恭顺,忍让,无条件服从他的话,以为这样就能换来他的真心。

    可直到今天她才明白,她越是忍让,他们越不把自己当人看,连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都跟着受欺负。

    如果不是元华挨了那一脚,她到现在都还没醒悟过来。

    是她对不起两个孩子,以后她要加倍补偿他们。

    “你……你可别后悔!”

    林建军下意识避开了王淑英的视线,哽着脖子开口。

    他就不信了,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女娃一个傻子,离了他还能活得下去?

    “有什么好后悔的,姐我们回家,以后有我王大挺吃的一口,就不会饿到你们!”

    王大挺拍着胸口打包票,连忙叫孟月娥去写离婚证明。

    孟月娥原本是地主家的女儿,精通琴棋书画,只是后来家道中落这才嫁给了王大挺,写离婚证明对她来说是小菜一碟。

    八十年代对于婚姻登记管理的并不太严格。

    只要双方按了手印,再经由村支书确认备案,两个人的婚姻关系就算是正式解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