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渣男!
    这年头能有个自行车就已经算是顶好的家庭了,三轮车可要比自行车金贵多了。

    要是姚玉兰肯跟弟弟开口那就再好不过了。

    姚玉兰自然知道于半莲是什么意思,如果照以前是断然不会开口接话的,可转念一想,现在佳琪考上了燕京的大学,如果被人

    知道自己跟林建军的事情,肯定会因此看低了佳琪。

    尤其是秦峻,听说他的父母还是燕京大院里的人……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赶紧跟建军把结婚证明给办了。

    想了想她开口道:“那五百块钱是佳琪的学费,按理说应该我跟建军还,但我们现在的情况您也知道,我娘家弟弟手里倒是有点

    钱,但他还得留着娶媳妇用,我约莫着最多只能借我300块钱……”

    才三百。

    闻言,于半莲的脸色不是太好看。

    她正准备开口表达自己的不满,却听姚玉兰继续道:“佳琪现在是我们老李家的希望,我们老李家以后能不能发达就看佳琪了,

    佳琪说等她大学毕业分配工作后,第一时间就把娘您接到燕京去享福……”

    于半莲顿时听的心花怒放。

    她果然没白疼佳琪!

    那可是燕京,多少人向往的地方啊!

    要是真能去燕京,村里那些总是背地里笑话她的死老太婆们不知道会有多羡慕她呢!

    “还是佳琪孝顺,去哪都没忘了我这个老太婆。”

    说到这里她转头看向二儿媳妇赵桂芝,“桂芝啊,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自然要互相帮助,建国上次回来的时候说你那里存了

    一百五十块钱说是以后给林磊以后娶媳妇用的,林磊现在还小用不到,不如你先拿出来,再加上我这里的五十块钱,凑一凑先

    把老李家的钱还了?”

    赵桂芝简直快要被气吐血了!

    这个林建国怎么这么傻,连家里有多少钱都跟娘说!

    这下好了,被惦记上了吧?

    赵桂芝不高兴,但此时她也不敢反驳自家婆婆的话,只得心头滴血地陪上笑脸,“那是自然,佳琪上大学是我们老林家的大事,

    我们家林磊以后还要仰仗她呢!”

    “桂芝说的不错,以后佳琪就是燕京人了,有佳琪在还愁林磊娶不到媳妇?到时候只怕是那些小姑娘上赶着等我们林磊挑。”

    说到这里,于半莲转头看向姚玉兰,“你说是不是,玉兰?”

    听到婆婆这么说,二儿媳妇赵桂芝脸上终于露出些微的笑意。

    这下子,轮到姚玉兰不开心了。

    她女儿考上大学那是凭自己的本事,敢情还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连林磊娶媳妇的事都要负责?

    不过姚玉兰一向会演戏,就算是不开心也不会表现在脸上,反而一脸担忧地开口,“我跟建军这样,也不知道佳琪的同学会不会

    看不起她,以后分配单位不知道有没有影响……”

    于半莲一听这还得了,当即拍板决定,“等把老林家的钱还上,你就去跟建军把结婚证明办了。”

    姚玉兰眼神微动,“可是淑英姐她万一想回来怎么办?那个王大挺我看着挺吓人的……”

    “她敢回来,我非打断她的腿不可!”

    林建军本就憋了一口气,一听这话顿时气呼呼地开口。

    “就是,她跟建军都领完离婚证明了,现在已经不是我们老林家的人,就算是以后她求着我,也别想再踏进老林家一步,至于那

    个王大挺你们就更不用担心了,听说他跟他婆娘结婚十多年连个娃都没生出来,一个断子绝孙的绝户头而已,我们怕他做什么

    ?”

    说起王大挺,于半莲就一脸的幸灾乐祸。

    王大挺现在能打有什么用?

    等他老了,连给他养老送终,披麻戴孝的人都没有。

    牛什么牛!

    于半莲的想法,也是现在豫省农村所有人的想法。

    在农村,人丁不旺绝对是要被人嗤笑,受人欺负的,所以这件事也一直是王大挺跟孟月娥的心病。

    一家人吃完饭,王大挺转头看向孟月娥,“我听人说县城来了一个有名的老中医,是从燕京医院退休下来的,你明天跟我去看看

    吧。”

    虽然没说看什么病,但孟月娥却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眼圈顿时红了起来,“大挺……实在不行我们就离婚吧……我不想再拖

    累你了……”

    “胡说什么!”

    王大挺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们家里穷,这么多年来你都没嫌弃过我,我怎么可能因为没有孩子就跟你离婚?我王大挺不是这

    种没良心的人!”

    “月娥啊,你放心好了,你跟大挺一定会有孩子的,我们慢慢来,不急啊……”赵玉翠也连忙握住她的手劝道。

    “娘……大挺……”

    孟月娥顿时泣不成声。

    林芳华顺势将手搭在孟月娥的手腕上,一边不着痕迹地把脉一边劝道:“舅妈不要哭了,你跟舅舅肯定会有孩子的,退一万步讲

    ,就算是没有孩子,你还有我跟元华啊!”

    “好!好!”孟月娥连忙手忙脚乱地擦起脸上的泪。

    林芳华将手收了回来,眸光微微闪动。

    孟月娥的脉象平滑有力,压根就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难道问题出在舅舅身上?

    农村人一般都会将生不出孩子的原因归咎在女人身上,很少会去检查男人的问题。

    看来她要找个机会去把把舅舅的脉,然后再想如何治疗的问题。

    又说了半天话,王淑英便开始收拾一家三口住的屋子。

    王家有五间屋子,一间堂屋,一间王大挺跟孟月娥住,一间赵玉翠住,一间分给林元华,所以林芳华就只好跟王淑英住一间了

    。

    好在屋子足够大,两个人住也不算挤。

    收拾原主东西的时候有一个箱子被原主藏在了衣服下面,这会林芳华打开箱子,发现里面除了装有一块七毛线的零票以外,还

    有一个用银子做成的戒指,戒指上有秦峻跟林芳华的名字,是秦峻亲手刻上去的。

    也就是这个戒指,让原主的心彻底沦陷了。

    可是没想到她收下戒指没多久,秦峻转眼就跟林佳琪好上了。

    “渣男!”

    林芳华忍不住唾弃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