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瞧着不像是魏庄村的人,难道是别村来走亲戚的?

    不知哪个少年眼尖认出了林芳华,“我想起来了,她是王叔家的亲戚!”

    魏庄村本就不大,姓王的又只有一家。

    这么一说大家都明白了,强烈的荷尔蒙气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

    有胆子大的少年凑了过来,但依然不敢直接跟心中的女神说话,只得退而求其次看向她身边的林元华,“你们是来摸爬叉的吧?

    ”

    林元华笑嘻嘻地玩着手指头,“是啊,我姐说要摸爬叉赚钱。”

    “我知道哪的爬叉多,你们跟我来!”少年压下心中的喜悦开口。

    “真的吗?”林元华连忙亦步亦趋跟上了他的脚步。

    林芳华无奈,只好跟了上去。

    其他人自然不满这少年出风头,在他身后吆喝起来,“魏俊杰你骗人,你刚从那个地方摸完还不到五分钟,爬叉哪有那么快出来

    ?”

    叫魏俊杰的少年顿时脸红起来。

    他刚才只想着要怎么接近这女孩,却忘了那地方早已经被自己扫荡过。

    要是去了摸不到爬叉,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你们要摸爬叉还是跟我来,我知道有个好地方还没人去过。”

    “我也知道!我也知道!”

    “去什么去,我把我今天晚上摸的爬叉都给这弟弟了!”

    “我也有,比你的还多呢!”

    “我的多!”

    “明明是我的多!”

    “……”

    对上少年们炙热的眼神,林芳华顿时满头黑线。

    这个时候,再看不出来他们这拙劣的搭讪方式她就白活两辈子了。

    她压根没想到自己这张脸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就是出来摸个爬叉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但是,她现在是真的没有谈情说爱的心情。

    清了清嗓子,她微微提高声音,“大家都不要吵了,这样吧,两个小时后我们在这里集合,你们把摸到的爬叉全都给我,我给你

    们一人三毛钱怎么样?”

    这里除了一些少年外还有几个十来岁的孩子,她数了数一共是十二个人。

    舅舅白天偷偷塞了她三块钱,再加上她的私房钱差不多了。

    三毛钱?

    年纪小的孩子们眸光微微一亮。

    爬叉他们最近天天都能吃到,都快吃够了。

    但三毛钱却够他们买好几包冰果,还有酸酸甜甜的酸梅粉,想想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终于,有孩子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弱弱开口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但前提是你们不能偷懒,不许藏私!”

    她话一落,那些小孩子们便欢呼着离开了原地。

    而原本吵闹的那些少年们,也只得依依不舍地四散开来。

    他们算看明白了,想要跟女神接近就要拿爬叉说话。

    那就看谁摸到的爬叉最多吧!

    抱着这样的心理,少年们跟爬叉较上了劲,魏庄村方圆三里之内有树的地方全被他们给摸了个遍,连一个爬叉都没有放过,以

    至于第二天连树上叫的知了都少了很多。

    ——爬叉晚上都被摸走了,哪有机会蜕变成知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而在两个小时后林芳华拎着重重的几斤爬叉,别提有多开心了。

    透过这些爬叉,她似乎看到了大把毛爷爷在向她招手。

    现在她必须赶紧回去把这些爬叉清理干净腌制好,不然第二天就来不及了。

    拎回家后就连王大挺都觉得震撼,“好家伙!怎么这么多!”

    林元华傻乐,“是哥哥弟弟们给姐姐的,我喜欢他们,他们不打我不骂我……”

    王大挺赶紧了解事情的经过,得知是林芳华花钱买来的终于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倒是王淑英有些担心,“这么多,能卖的出去么?”

    “姐,你就别担心了,芳华肯定有主意!”

    王大挺虽这么说,心里却在暗暗寻思,要是真卖不出去他就自己拿钱找别人去买。

    孩子终于知道自己赚钱养家,他们总不能打消孩子的积极性不是?

    林芳华笑而不语。

    爬叉在农村是随处可见,可在城市里那就是野味。

    她早就了解过西县的情况。

    西县有三个大厂,食品厂,酒厂,机械厂。

    这三个厂还都在西县最南边,据说有将近一万职工。

    单凭这一万职工,她就不信解决不了这几斤爬叉!

    次日凌晨五点,王大挺套上驴车带着孟月娥还有林芳华母女出发了。

    到西县的时候大约是六点半,天色早已经大亮。

    到了城南,林芳华看中了一个三叉路口,便让王大挺将腌制好的爬叉火炉子油搬下来。

    因为着急排队去看中医,所以将东西搬下来后王大挺便带着孟月娥离开了。

    挑了个差不多的位置,林芳华笨拙地生起火。

    这个时候改革开放的口号刚提出来,敢出来摆摊做生意的人虽然少,但全都集中在了这里。

    一见这么漂亮的女娃出来卖东西,顿时都好奇地问道:“闺女,你这是卖的啥呀?”

    “油煎爬叉。”

    林芳华也不瞒他们,反正一会做出来他们都能看得到。

    爬叉?

    周围的人顿时一愣。

    城镇里的人大都有正式工作,在这里摆摊的人都是农村人,一听林芳华在这里卖爬叉,顿时嗤笑起来,“爬叉,你确定有人会买

    ?”

    就算是他们看到树上有爬叉,有时候都懒得去碰。

    还要用油煎了才能吃,多费油啊!

    林芳华不说话,只是埋头继续给火炉子生火。

    有一个卖豆腐脑的大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看向王淑英苦口婆心地劝道:“大妹子啊,孩子不懂你还不懂吗?爬叉这东西我们农

    村遍地都是,你说城里人怎么会吃这个呢,你也不劝劝你家孩子,怎么就任由她胡闹呢?”

    王淑英本就脸皮儿薄,一听这话顿时局促地低下头,小声地对着林芳华劝说道:“芳华,要不我们算了吧?”

    林芳华摇头,“妈,怎么能算了呢,这爬叉可是我花钱买来的,不卖掉岂不是赔了!”

    大娘见劝不动,只得摇了摇头走了。

    一边走还一边叹气,“哎,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