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林芳华是个坏女人!
    邵辰没说话,他收好证据一脸严肃地看向两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将你们知道的关于林芳华的事全都给我说出来,我们

    自然会判断!”

    “是是是,军人同志!”

    拿到解药方子,李大根对林芳华的那点惧意早就消失无踪了。

    再加上他心中的那点怨气,又想把自己从流氓罪里摘出来,自然是怎么贬低林芳华怎么来。

    “长的挺好看,但脑子却有点问题,自己学习不好,初中没上完就不上了,却羡慕自己妹妹林佳琪读书好,林佳琪都快高考了,

    把林佳琪推进河里连着发烧了好几天,也亏得林佳琪学习底子好,还是考上了燕京的大学。”

    “林佳琪的对象叫秦峻,是林佳琪的高中同学,听说是燕京人流落在外面的儿子,高考前才跟父母相认,林芳华不知道是不是听

    说了这件事,又跑去勾引秦峻!也亏得秦峻知道她是什么人,看都不看她一眼!”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缺男人,转眼就送了这封信给我,约我大晚上的在村外小屋里约会,那天晚上她穿的挺好看的,我一冲动就

    抱住了她,只是不知道村里人咋知道的,我还没亲下去呢,门就被推开了……”

    “听说她撞墙没死成,又发疯拿刀想砍自己的奶奶!最后在村里过不下去只好离婚跟她妈回了娘家……”

    李大根跟李有得两人一唱一和,将林芳华的事情讲的比说书的都精彩。

    末了,李大根还不忘信誓旦旦地为自己辩解,“军人同志,我真的没有耍流氓,那都是林芳华她先勾引我的!”

    姜浩然听的目瞪口呆,他实在想不到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姑娘,居然有着如此不堪的黑历史。

    他偷偷看了一眼邵辰,发现邵辰的脸色也是难看的紧这才放心。

    还好还好,辰哥他陷的不深,看这样子八成是要放弃再追林芳华了。

    果然,邵辰很快便把李大根跟李有得放掉了。

    姜浩然松了一口气刚准备站起来,便见邵辰已经戴上帽子离开了。

    “哎,辰哥你去哪?”他疑惑地问道。

    “去看你嫂子回家没。”

    邵辰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姜浩然脚下一滑,差点摔了个狗啃屎。

    这是还没有放弃追求林芳华?

    “不行!我一定要看住辰哥,不能让他被林芳华那个坏女人骗了去!”

    姜浩然连忙追了上去。

    此时,谈论林芳华这个坏女人的并不是姜浩然一人。

    一坐上回去的驴车,李大根便狠狠吐了一口唾沫。

    “妈的,居然黑了我五十块钱!”

    “好在人安全回来了,大根你以后压压你的性子吧,别看见漂亮姑娘就走不动道儿。”李有得在一旁开口劝道。

    “林芳华那个小破鞋长的那么好看,我就不信你看着不心动!”李大根不服气地看了他一眼。

    李有得讪讪一笑,不再说话。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

    姚玉兰送儿子林阳伟上学,刚好就坐在这辆驴车的最后面。

    听到两人说话,她眸光一动,往前挤了挤。

    “大根,我刚才好像听到你说我们家芳华?你看到芳华了?”

    李大根没好气地开口,“是你们家的吗?林芳华她妈不是前几天就跟林建军离婚了?你就少在这里装了,要不是你非要跟林建军

    勾搭在一起,她妈能跟林建军离婚?”

    他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客气,要是一般人早就翻脸了。

    但姚玉兰不是一般人,非但不生气,反而垂下头,看起来楚楚可怜极了。

    “我跟建军是真爱,你们怎么说我都没关系,但不管怎样,她都是建军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孩子,你要是看到她记得跟我说啊,

    我很担心她……”

    她本就有几分姿色,要不然林建军也不会什么都不管跟她搞到一起。

    此时她垂着头,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看的李有得心中一颤,下意识便说了实话。

    “我们看到了,她现在每天都在城南的三岔路口卖油煎爬叉。”

    “谢谢李老弟。”

    姚玉兰开口道谢,心中有了计较。

    第二天一大早,她便以回娘家为由来到了城南的三叉路口,果然看到林芳华在卖油煎爬叉。

    她粗略算了算,一个上午的时间,居然卖了二十几块钱!

    一天二十几块,一个月就是六百多!

    这让姚玉兰攥紧了手指头。

    佳琪临去燕京的时候曾经说过,让她一定要把林芳华捞捞攥在手掌心里。

    可是现在,林芳华不但跳出了她的手掌心,还过的这么滋润!

    不行不行,她一定要想个办法出来。

    一回到大王庄村,她便将这件事告诉了自家婆婆于半莲。

    “你说什么?林芳华那个小破鞋居然在县城里卖爬叉,还一天赚了二十多块钱?爬叉真有这么赚钱?”

    于半莲顿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问道。

    “娘,我看的很清楚,一份爬叉她收五毛钱,一上午的时间,她就卖了四十几份!”

    昨天姚玉兰已经跟林建军办了结婚证明,此时叫起娘来非常顺嘴。

    “我呸!什么卖爬叉!我看是卖笑吧!一定是那些人看她长的骚,才去买她爬叉的!”于半莲压根不相信爬叉能卖钱。

    “就是,我也觉得这样!”二儿媳妇赵桂芝在一旁附和道。

    可不管怎样,一天二十块钱,对她们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她们一家那么多人加起来,一天也赚不到二十块钱的一半!

    沉默了半响,于半莲忽然做了决定,“玉兰,你明天带我去城里,我倒要看看卖个爬叉真有这么赚钱?可千万不能让她在外面败

    坏我们老林家的名声!”

    “哎。”

    姚玉兰连忙应了下来。

    林芳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惦记了,此时正在饶有兴致地逛着西县的百货商店。

    她的目标是自行车。

    这年头自行车在农村虽不常见,但在城市里早就已经普及了。

    做驴车又贵又不方便,是时候买一辆代步工具用用了。

    一辆凤凰牌的自行车大概要一百二十块钱左右,虽然赚钱并不容易,但该花也得花不是?

    只有舍得投资,才能赚更多的钱。

    林芳华一向坚信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