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宴席之上
    萨德尔宫。

    从外观上看,这更像西方常见的城堡。事实上,它的本名也确实不是萨德尔宫,而是雅克城堡。始建于公元前1世纪,历经数次毁坏和重建。

    在这基础上,整个古堡形成一座十余米的丘岗。据鼎盛时期,该堡内建有宫殿、国库、官吏们的住所、兵器库、清·真寺、手工作坊、监狱等建筑。

    如今规模虽不似从前,但依然占地近四公顷。在蒲华城中,形成一座城中之城。

    一旁信徒云集的马高克-阿塔里清·真寺,都难以与其比肩。不过高度,却是不及清·真寺附近的卡扬宣礼塔。那高度近十四丈,站在蒲华城的任何地方,都能瞧见。

    此时李承绩来到萨德尔宫近前,两座塔型圆柱,组成一道大门。顶端是拱形圆顶,上面纹刻着植物纹样和《古·兰经》中,先知穆罕默德的经文。

    “张少监,主人和总督,已在宫里等着了。”,一个侯在门边的黑人家奴,看到张钛铭的身影后,行了一礼道。

    点了点头,张钛铭就指着刚下马车的李承绩道:“这是菊尔汗亲封的李百户。”。因西域诸国都是突厥人的后裔,众多部落的首领,纷纷自称为‘汗’。所以当初德宗耶律大石西征时,为了更好统摄西域诸部。便在群臣的拥戴下,登基为帝,自封为汗。

    且为了显示出大辽的威仪,与‘桃花石汗’、‘博格拉汗’、‘阿尔斯兰汗’区别开来,德宗又自封为‘菊儿汗’。用汉文解释,就是‘众汗之汗’。

    因此各附属国中,对大辽君主的称谓,多是菊尔汗。和朝中圣上的称呼,有很大的差别。

    黑人家奴闻言后,马上向李承绩行了一礼。便领着李承绩等人,径直向宫内行进。

    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他们才来到一座外壁镶满红宝石、绿宝石的庞大宫殿前。上面雕梁画柱,极尽富丽。那高高的尖塔,在地上投下大片阴影。

    还没进门,内里就走出两道人影。定睛细看,发现两人都是穿着华服的中年人。其中左边的中年人,一头粟发,个头稍矮。脸面较宽,略显富态。右边的中年人头发全黑,个头较高。脸面偏长,透着儒雅。

    “阿尔普总督,你来得怕有些时辰?”,张钛铭先向阿尔普见了一礼,就别过脸,冲着萨德尔·贾罕道:“这位是李百户,我可给你带来了。”,边边指着李承绩。

    听到这话,萨德尔·贾罕马上满面堆笑,冲着李承绩道:“李少侄,久闻尔乃青年俊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虽这夸赞的话,实在太不靠谱。但礼尚往来,李承绩也不好失了礼数。

    就按照回教徒的礼仪,回了一礼道:“伯父谬赞了!”。萨德尔·贾罕闻言,笑意立时深了几分。

    这时阿尔普也插话道:“哈哈哈···李少侄莫要过谦了。家父乃李中书,学识渊博。李少侄耳闻目染,自非常人能比。”。

    李承绩只得回了一声伯父,连连不敢当。

    听到这尊称,阿尔普的眉梢,透着几分喜意。

    入内后,一桌酒菜,都已准备妥当。数位乐师,也都在一旁准备就绪。等落座,一群身着薄纱,模样可人的佳丽,也开始翩翩起舞。

    “李少侄!”,萨德尔·贾罕举起银色的酒杯,示意道。

    李承绩赶紧迎了上去,了声先干为敬。一阵后劲特别大的甜味,马上刺激着味蕾。这是名为‘纳比德’的果酒,也称枣醴。乃是新鲜的葡萄、晾干后的葡萄干或椰枣的汁液,稍稍发酵后的果酒。

    因这种酒不会醉人,所以被回教哈乃斐派认为是合法的。

    饭桌上的菜式也很丰盛!像蒸羊羔,肉质十分鲜·嫩。还有马肉、蛇肉、鱼肉等等,就是河中地区没有的穿山甲,也从印度运来了。算是各种奇鲜异珍,都应有尽有。可能是打听到了李承绩偏爱中原饮食的习惯,桌上还盛了花饭、汤饼等物。

    如此酒过三巡,萨德尔·贾罕依然没有到正题。李承绩也不急,就继续与其客套。

    这么酒足饭饱后,侍者又呈上各式甜点和瓜果。并有茶水,帮着祛味。

    “李少侄,若得空,可得去伯父府上转转。虽比不上萨德尔·贾罕周全,但也不会相差太大。”,阿尔普喝口茶,漱了漱口后,以笃定的口吻道。

    “当得!当得!”,李承绩应承道。

    萨德尔·贾罕也放下茶杯,出声道:“总督府上的招待,自比贾罕府上周全。还忘李少爷前去时,勿怪贾罕陋室粗俗、招待不周。”。

    李承绩自不会承认,反驳道:“伯父府上,凤阁龙楼,华贵非常。比之桃花石汗的宫邸,都不逞多让。又有美酒佳肴、丽人起舞。再闻佳音,实乃沉醉至极。”。

    这好话得,萨德尔·贾罕都止不住笑意。就试探性的道:“前些日子,因商贾之事,让你我叔侄二人,生出些许间隙。虽有张少监为此周旋,但到底不如见面详谈来得干脆。因此今日设宴相待,以解间隙。”。

    知道要到正题上了,李承绩也不马虎。点了点头,极为认真的道:“未见伯父之时,侄对伯父还有些许误会。在此,就陪个不是了!”。

    萨德尔·贾罕马上无碍!脸上的肥肉,也因笑意而挤压到了一起。

    李承绩暗自好笑,接着道:“但今日一见,侄心结大解。虽有些许钱款未结,但伯父大人有大量,定不会计较区区身外之财。”。

    “咳咳咳···呵呵呵···”,萨德尔·贾罕马上尴尬的笑了笑。本来他还想让李承绩,不要再追究钱款的事了。但刚才李承绩一阵戴高帽,让他有些不出口。

    阿尔普也是同样的意思,马上替萨德尔·贾罕解围道:“少侄所言不错。但既因商贾一事心生间隙,今日就不如将此事拂去。再计较钱款之事,就有些成人不美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