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蒲华之乱
    萨德尔·贾罕只以为李承绩是碍于脸面,还要劝几句。却不想,黑人家奴突然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急声道:“主-主人,外-外-外面的暴·民闹起来了!”。

    “混账!什么胡话!城里的百姓向来安居乐业,从良从善,哪有什么暴民?”,阿德尔·贾罕根本没信,喝骂道。

    李承绩也不怎么相信。因为来的路上,他还真没看出动·乱的迹象。

    “是-是真的!那些暴·民,已经封了城门,领着百姓,往这边赶了。”

    “埃米尔(师长)呢?他不是在城里么?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怎不知抓捕暴·民?”,阿德尔·贾罕信了几分,就边边往楼上赶去。

    黑人家奴哭丧着脸,一边跟着一边解释道:“埃米尔已被反·叛的军将杀了!只有一个海里发(班长)侥幸逃回宫里,告之此事。”。

    李承绩看着,正要跟上去看看。张钛铭就领着李大气,去而复返。

    “少爷!刚刚得信儿。城里的百姓,已经闹起来了。”,李大气贴近李承绩的耳朵,压低声音道。张钛铭也面色惶恐,冲着李承绩道:“贤侄,城里是真乱了。我方才在外面转悠,已隐隐听到喊杀声。”。

    李承绩立即眉头一拧,疑声道:“怎么回事儿?这么大的事情,为何之前,没有一点风吹草动?”。着,就径直上了楼梯。他也想亲眼看看,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李大气知道李承绩是在问自己,连忙跟了上去,解释道:“事发突然,的也来不及查禀。只听刚来通禀的兄弟,事情的起因,似乎和一个卖盾者的儿子有关。”。

    “哦?!”,李承绩马上神情一凝。因为他曾让紫查找有关西辽的资料时,看到过一则有关蒲华城bao乱的消息。只是时间点上,应该发生在今年的春。

    而当下,早已过了那个时候。

    所以李承绩只以为蝴蝶效应或是其他原因,让这件事消弭无踪了。

    现在看来,似乎只是时间延后了而已。

    就急声道:“那个人,可叫桑贾尔?”。

    李大气马上恍然大悟,应声道:“对!就是此人。”。跟着又是目瞪口呆,异常吃惊的看着李承绩。

    在一旁听着的张钛铭,见李大气的神情不像作假,也惊讶道:“贤侄,你怎会知晓此人?”。

    李承绩当然不能,自己是看了史料的。【】就想都没想,解释道:“侄曾去他的铺子逛过!言语上,似乎对贾罕颇有不满。不过我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就那么随便一,谁成想真是他。”。

    张钛铭和李大气闻言,都半信半疑。但这时候,他们已经上了宫殿的最高处。

    便见大半个城池,立即映入眼帘。

    只是和平日车水马龙的景象不同!

    此时蒲华城的主要街市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影。那震撼性的画面,让人不自觉的心神一紧。不少火光,沿着沿街的铺面冲而起。

    那都是萨德尔·贾罕名下的!

    只有少数,是投靠他的官吏或亲贵。

    “完了!完了!那些暴·民,一定会受到真·主的惩罚。”,萨德尔·贾罕气得捶胸顿足,破口大骂道。

    李承绩倒是没理会这些!第一时间,就将目光投向达官显贵住的区域。发现那里的人影不多,动静也不大。但还是有几处府邸,出现火光。

    张钛铭也注意到了,面上显出浓重的不安。

    不过当下再担心也无用。李承绩也收回视线,转移到主街。

    就见人流已蔓延到马高克-阿塔里清·真寺附近。高大的卡扬宣礼塔,也被人流完全包裹。那高高的塔顶,还换上了一竿绿色的旗帜。

    看起做工粗糙,又无明显的花纹。显然是从什么不知名的地方,弄来的布料罢了。

    而在人流的最前方,还挡着一层黑色的玉带。那是穿着铠甲的军将!原本是为萨德尔·贾罕卖命的,现在却成了举起反旗的排头兵。

    “少爷!萨德尔宫的后门没人,兄弟们已等在哪儿了。”。李大气沉着脸,出声道。

    李承绩也知道此地不能久留,马上别过脸,冲着张钛铭道:“张伯父,我们先行一步?”。

    刚刚李大气的话,张钛铭也听到了。就点点头,面显忧色的看向阿尔普,相邀道:“阿尔普,不若跟我们一起走?等风波暂歇,再图后事。”。

    这话的时候,张钛铭看都没看面如土色的萨德尔.贾罕。显然,张钛铭已非常明智的,打算置身事外了。也是那些暴·民的目标,显而易见的是萨德尔·贾罕。若把他带着,很可能殃及池鱼。

    到底平日里,萨德尔·贾罕欺男霸女,鱼肉百姓的恶事,做得太多了。

    俗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如果一直挑战百姓的容忍底线,逼得百姓没有活路。那迟早有一,百姓不得不揭竿而起。

    现在的情况,莫不如是。

    阿尔普也知道这萨德尔宫不安全,就应了声是,准备离开。

    已经急眼的萨德尔.贾罕马上出声道:“张少监,你看平日里,我也没时间去你府上看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可能他也看出来了。即使自己的王宫固若金汤,也挡不住这成千上万的暴怒百姓。

    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但是张钛铭本就没有蹚浑水的心思!

    因此听到这话,马上面色一沉,有些冷淡道:“萨德尔真是笑了。今日乱糟糟的,也来不及招待你这样身份尊贵的客人。还是等改日,再登门拜访?”。尊贵二字,特意咬得极重。

    到了这生死忧关的时候,萨德尔?贾罕已经不要脸面了。马上许诺:“无碍无碍!张府若是缺什么稀罕物件,尽可以在我宫里寻去。”。

    虽然钱帛很动人,但命更重要。当下又时间紧急,张钛铭也没心思打哈哈了。直接装作没听见,快步离去。

    只有萨德尔的呼声,还在偌大宫殿里静静回响。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