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舍己为人
    若不是怕莫杜尔以为自己居心不良,他肯定笑靥如花的答应下来。

    “无碍!无碍!恩公的品行,我是信得过的。若谁硬要嚼舌头,我一定拔了他的舌根。”。

    这番威胁之语着,义民们不自觉的张了张嘴,动了动舌头。

    听到这话,李承绩也不再装客气了。就应承下来,让莫杜尔放心离开。

    这么一家家的往下走,李承绩也乐得清闲。只不过在分发财物时,刻意多增加一成。并对那些有老弱妇孺的义民,刻意关照一些。

    使得不少义民,都感念他的仁德。

    反正这些钱,自己又得不到。拿来做善事,又何乐而不为。

    就这样,义民的队伍,很快来到张府。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张府既没派护卫在墙上守着,也没派人送钱出来。弄得收钱收得手软的义民们,都有了怒气。

    这下。李承绩可装不得清闲了。连忙让大家等等,自己进去看看。

    只不过辞上,是怕里面有埋伏,白白让人丢了性命。

    这些话听在义民们耳中,对李承绩的敬意,又无形中增加一分。尤其是这份以身犯险,舍生取义的姿态,更让人心服口服。

    所以不少体格健壮的义民们,都大喊着不行。

    李承绩有心,这家人我认识,还是自己人,你们就别跟着掺和。但为了维护自己舍(dao)己(mao)为(an)人(ran)的形象,李承绩还是装出一副为了大家好的姿态,自己反正年岁尚,烂命一条。只要一人吃饱,全家足以。

    不像那些有家室的人,牵挂颇多。所以这种犯险的事儿,还是自己来最好。

    结果不少未长开的孩子或者上了年纪的人,纷纷走出来请命。

    李承绩顿时觉得自己煽情太过,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刮子!

    就懒得解释了,搬出莫杜尔,让众人不要违背自己的意思。

    这下,众人才总算消停下来。

    于是李承绩背着他们,独自进府的模样,也被人看着特别高大。

    当然,对于义民们的心思,李承绩是不知道的。他正站在府门前,有些犹豫的,是否敲门。因为在以往看过的影视剧中,这种时候,门上可能设了机关。

    不然整个张府,怎能静成这样。便心里不住的埋怨!早知不该逞强的。不然现在,也不会连个敲门的人都没有。

    在他犹疑不定的时候,围观的百姓已经声议论起来。

    “嘿!军师怎么站着不进去?”,一个义民甲疑惑不解的问道。

    “嗨!兄弟。你这就有所不知了。军师定然是看出了主人家的阴谋诡计,所以在想着对策。”。

    “对!定然是这样。你们看,府上还有汉文。传闻汉人最善奇·淫技巧,让人防不胜防。军师必定是觉察出了,才谋定而后动。”,义民丙以笃定的口气分析道。

    别的义民们听着,也都深以为然。

    只有李承绩知道,他是在犹豫着,敲门后会不会有机关把自己弄死。

    最后憋见地上的大理石台阶,马上计上心头。

    就赶紧聚精会神,在地上找着可用的石块。但不知是不是张府太勤于打扫的缘故,地上竟光溜溜的。别石头,就是石缝都找不着。

    这结果,让他有些欲哭无泪。终于咬了咬牙,脱掉自己的鞋子,径直往门上甩去。

    便听砰的一声闷响,府门竟被打开了一条缝隙。

    围观的百姓,马上夸赞李承绩神机妙算。也是在他们眼中,李承绩翻找石块的举动,是在查找机关。拖鞋扔门,则是找到了破解之法。

    对其的印象,又高大了几分。

    李承绩是懒得理会他们的叫喊,不放心的又将另一只鞋扔了过去。府门也打开了一尺的空隙,没有任何动静。

    见到这结果,李承绩狐疑的赤着双脚,心翼翼的靠了过去。约莫在府门前待了半晌,才终于单手试着推了推门。

    就听吱呀吱呀数声,像极了转动的石磨。

    “咳咳咳···”,李承绩是看出真的没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几声。既是掩饰尴尬,也是向里面的人提个醒儿。

    再迈开步子,瞬时消失在义民们的视线中。

    于是一阵夸赞之声,又接连响起。

    而这个时候,李承绩径直来到张府的花厅。发现里面静悄悄的,各种值钱的物件,已搜罗一空。以致地上,还散落着不少杂物。

    看这情况,像是提前带着值钱的东西跑路了。

    为了确定心中的猜想,李承绩又去后花园以及几处张家人最常去的地方。发现哪里,也都跟花厅的情况类似。再大喊几声张钛铭以及李大气他们的名字,没有回应后,他也只得无奈的离开了。

    哪里想到,就在他走到府门时。一声惊喜的叫喊,突然在耳旁响起。

    “少-少爷?!”。

    李承绩转身一看,便见李大气不知从上面旮旯里钻出来,站在自己身后。

    (感谢空梦静的月票。你的陪伴,是本书最好的动力。)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