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义民头领
    “大气?!”,李承绩也有些意外。

    “少爷!你可算回来了。”,李大气面带喜色,赶紧凑上前道。瞧见李承绩赤着双脚,还以为受了啥磨难。就面带愧色,自责道:“是的失职,让少爷受苦了。”。

    罢,还将自己的鞋子脱下来,亲自给李承绩穿上。

    “无碍无碍!”,李承绩推让道。但在李大气的坚持下,还是把臭气哄哄的脚塞进了宽大的布鞋里。其实他的脚原本是不臭的!只是先前鞋子被踩掉,所以随便从地上捞来一双鞋子套上。

    不合脚不,还臭得厉害。以致李承绩的脚,也被弄臭了。

    当下李大气又去花厅搬来一张椅子,让李承绩坐下。同时去别的地方,给李承绩找双合脚的鞋子。

    这个时候,张钛铭也领着几个护卫,心翼翼的冒出头来。

    “逸之?”,张钛铭看李承绩灰头土脸的坐在院子里,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也是被人群挤着,身上的衣服,也弄得皱巴巴的。再加上袖子被李大气弄断过,人又在地上蹭了几下。所以满身尘,满身土。比分开的时候,还要狼狈。

    在旁人眼中,也就和无父无母的乞丐差不多。

    “嗯?张伯父?!”,李承绩看到张钛铭,露出几分笑意道。

    “你这是被暴·民劫了?”,张钛铭的语气中,透着浓重的担心。

    “呃!我-”,李承绩刚要开口,又顿觉来话长。便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起。

    这种反应落在张钛铭等人眼里,倒是更加重了心中的猜测。便着人烧水的烧水,寻衣服的寻衣服,做吃食的做吃食,好不热闹。

    待李大气找到合适的鞋子回来。张钛铭等人,正一脸关心的围着李承绩嘘寒问暖。

    “让让,让让!”,李大气叫喊着,就蹲下身子,亲身给李承绩换上。

    正是这时候,门外突然冲进来一帮义民。个个舞刀弄棒的,看着很是来者不善。张钛铭抬头一看,立即傻眼了。倒是李大气反应不慢,马上令为数不多的护卫,将李承绩等人护在内里。

    “-军师?”,那些义民也愣住了。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谁能想到,印象里危险重重,军师遭遇不测的情况不仅没出现,反而还如此和谐。就连那些本与他们作对的私卫,都护着军师的安全。

    以致第一时间,他们都揉了揉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军师?!”,张钛铭听到义民们的称呼,疑惑不解道。再看他们面对李承绩时,奉若神明的神情,又仿佛明白了什么。

    李大气则没弄明白情况,有些茫然的看向李承绩。

    “咳咳咳···你们怎么进来了?”,李承绩见短时间内怕是解释不清了,就冲着突然进府的义民道。

    “我我-我们见军师一直没出来,怕怕-怕万一有-”,领头的一个年岁不大,看着二十出头的短毛卷发伙,有些畏惧的低下脑袋,吞吞吐吐的,后面的话都没敢。

    不过李承绩已经猜到他们的意思,就神色稍缓,出声道:“好,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这里的事情,我一人足矣。”。语气中,透着不可置疑。

    那些义民看李承绩的样子,也确实应付得来。就告辞一声,纷纷退去。

    待李大气把门关上,李承绩才有些尴尬的,将事情的经过大致了一遍。

    张钛铭听完,立即暗暗咋舌。便像看怪物似的,盯着李承绩道:“贤侄,你竟带着义民造·反了?”。

    “没-没-没!我只是帮人暂代一下,不长久的。”,李承绩有些心虚的回道。

    “那附近的宅子,也都是你劫的?”

    “呃!没劫。只是让他们交点钱财,消灾解难。”,李承绩厚着脸皮解释道。

    张钛铭立即无语的打量了李承绩好一会儿,出声道:“若李中书知道你如此行事,怕少不得一番申饬?”。

    听到这话,李承绩马上想到他爹那种板结成岩的脸。就有些后怕的摸了一把头上的虚汗,不知怎么回答。

    张钛铭也知道现在什么都晚了,马上对身边的几个护卫道:“刚有贼人进来,被尔等赶出去了,知道吗?”。

    众人都没反应过来,只嘴上应声知道了。

    张钛铭也没解释,云淡风轻道:“既然贼人赶走了,那么你们就去地窖里将总督和夫人们请出来。如果他们问起,你们知道怎么吗?”。

    有机灵些的护卫马上意识到什么,赶紧接话道:“知道了,老爷。咱们刚才出来,就是将贼人赶出府。其他的,什么都不省得。”。

    张钛铭满意的应了声是,就让他下去了。

    听这口气,李承绩也知道张钛铭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就有些感慨的看了张钛铭一眼,出声道:“伯父,这-”。

    哪里知道,张钛铭根本不跟他客气,反问道:“还不走?难道等着张府赶贼一眼赶你出去不成?”。

    李承绩马上尴尬的笑笑,就要出府。不过临行前,张钛铭又让他等等。转而令一个丫鬟脱下鞋子,让李承绩穿上。也是李承绩的年岁,只能穿上丫鬟的鞋子。

    一般的成年男子,也不合脚。并且李承绩现在的身份,还不能穿太好的东西。所以做工普通的鞋子,最合适不过。

    这下,李承绩也不好多待了。就赶紧拿了几块糕点塞进嘴里,并喝了几口微烫的茶水,赶紧离开。

    不过李大气等三四个护卫,非要跟上。李承绩不知道怎么跟义民们解释,就非不让。最后见时间越拖越久,挨不下去了。才同意李大气跟着。但其它人,都被留在张府。

    于是装扮一番后,李大气就跟着李承绩出府了。

    外面翘首以盼的义民们,马上欢呼起来。

    待上了马,李承绩立即大声道:“此府是良善之辈,非大奸大恶之家。且半年以前从巴拉沙衮而来,未有欺压百姓之举。时间紧急,我等还是快去下一家。”。尽管‘良善’的品行有待考证,但从巴拉沙衮来的事情,确实是真的。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