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意外之财
    在他们迟疑之际,外面突然吵吵闹闹的,十分喧哗。

    桑贾尔本就为李承绩的事儿烦忧不已,立时语气不满的喝骂了几声。随即就见一个看门的头目冲进来,一脸惊慌道:“大-大-大统领,外面的义民听闻众位统领对军师派发义财之事不满,就强行闯宫,为军师请命。”。

    “岂有此理!这些暴民如此不守规矩,是要造·反么?”,尤素福马上出声斥责道。其它人也都义愤填膺,是给义民们一点颜色看看。

    听到这话,李承绩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

    没办法,他实在憋不住。毕竟在场的人,不都是通过造·反才站在这里的么?现在一的时间都没到,就开始害怕别人造·反了。

    这危机感,是不是太强了一点?

    感觉受到了轻视,尤素福等人,立即怒目相向。李承绩看出他们眼神中,刻意藏起来的胆怯。知道是自己的身份,让他们有所顾忌了。

    便也不怕,径直将自己笑出声的原由出来。

    结果包括尤素福在内,都气得脸色通红。莫杜尔面上也有些难看,就以近乎的央求的语气,让李承绩别了。

    可惜的是,李承绩不是那种吃亏就打碎牙往肚里吞的主儿。即使只能占些嘴上的便宜,他也要讨回来。

    于是众人的脸色,马上从红转黑。

    直到义民们骤然闯进大殿,李承绩才闭上嘴巴。

    见其扶着阿依娜,被围在大殿中央。义民们下意识的以为,李承绩是受了欺负。

    便如宣泄的洪水似的,一拥而上。李承绩等人,也立即被团团围住。

    “这-这-这?”,在场的统领们,全都震惊得不出话来。

    李承绩也有些惊讶,不可思议的看着数量众多的白发老人。

    没错,这些冲进来保护他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者。有的拄着拐杖,走路都不利索。但就是这些人,硬生生的冲破了重重守卫,冲进宫内保护他这个‘弱者’。

    “三-三叔公?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桑贾尔赶紧离开座位,冲到一个头发花白,满脸褶皱的老人跟前。

    “哼!老夫和你没干系!”,老者重重的斥责道。可能是情绪太激动的缘故,还连续咳嗽了好几声。李承绩看着,都怕这老者背过气去。

    桑贾尔也是急得不行!又是抚后背,又是给他奉茶,才终于将气捋顺了。【】莫杜尔则搬来椅子,亲自请老者坐下。

    除此以外,在场的统领们,也都看到了自己爹娘以及辈分更高的长辈。使得一瞬间,场上又变成了认亲大会。

    不仅李承绩错愕!李大气也迷糊的看不明白。还是拉比拉西低着声音,解释一番。李承绩和李大气,才知晓这是怎么回事儿。

    原来在拉比拉西领着女孩出宫后,就按照李承绩的指示。散播桑贾尔等人,欲对李承绩不利的消息。由于义民们都多多少少,受过李承绩的恩惠。所以此事,立即引起了极大的愤慨。

    但奈何宫门处守卫重重,仅凭一番蛮力,还真不好闯开。

    于是拉比拉西急中生智,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便有了现在,众人看到的一幕。

    也是人都是有爹娘生养的,这些统领们,也都不例外。拉比拉西就让人去将他们请过来,帮着救出李承绩。

    因为派发义财的名声太大,义民们也是由衷的感激李承绩。所以不少与他们相熟的义民,就亲自去劝。随后那些拦在宫门前,充作护卫的义民,也都不敢拦了。

    义民们,也就毫无阻碍的冲进宫里。

    别看在外人跟前,这些统领们都趾高气昂,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但在自己的爹娘以及长辈跟前,没几个敢放肆的。那姿态恭敬得,就跟孙子没两样。

    当然,以他们后背的身份,装孙子也没错。

    于是众位统领就是想对李承绩不利,也不好下手了。便各自好言相劝,做下保证,才将自己的爹娘以及七大姑、八大婶等亲戚劝回家去。

    李承绩也风风光光的,被义民们抬了出来。甚至那些收取的义财,桑贾尔也不敢要了。诸位统领虽眼红,但有长辈在身旁瞪大了眼睛,也不敢有异议。

    如此一来,李承绩又大赚了一笔。即使和地下宝库的钱财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但谁也不会嫌钱多不是?

    更何况,这些钱,可都是没废什么力气的。

    为了答谢义民们的义举,李承绩又当着所有人的面,分发一半的义财。引得数万义民,止不住的齐声叫好。那动静,都快把给震塌了。

    桑贾尔等人看着,在暗骂李承绩混·蛋时。只能拼命安慰自己,这钱与他们无关。也只有这样,他们才感觉心下没那么疼。

    不过到底人太多了,即使搬出金山银山,也不够分的。所以最终平摊下来,每个人连一第纳尔都分不到。

    但蚊子再也是肉啊!

    义民们本就生活不宽裕,所以是不会嫌少的。

    不仅如此,他们还会加倍珍惜。因为除了李承绩出手这么阔绰外,其它统领,可都是一毛不拔的。

    如此对比,倒是更加深了他们对李承绩的好印象。

    待热热闹闹的回到张府,李承绩也累了。

    毕竟时辰不早了,先前萨德尔宫里,又是颇耗心神。现在一放松下来,整个人是疲惫得不行。便一头倒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

    潜意识里,他感觉有人给自己脱·衣服、擦拭身子。但他太累了,连眼皮子都睁不开。就昏昏沉沉的,任人摆·弄。

    等次日醒来,明媚的光线让他稍稍不适的皱了皱眉。

    “醒了?!”,声音平静得不带一丝情绪。李承绩别过脸,就注意到,站在他跟前的,竟是带着黑纱,穿着袍服的似玉。

    “嗯?你怎么?”,李承绩的嗓子有些干哑。也是昨日在那样的场合下,不得不大声话。否则的话,旁人也听不见。所以今日,嗓子就有些不适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