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纸醉金迷
    “伟大的摩诃末苏丹,再前行二百里,就到蒲华城了。【】”,萨德尔·贾罕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略带兴奋的道。自那日仓促逃出蒲华后,他就一路往大漠深处行进。直到在哈喇阔勒落脚,才总算定下心神。

    便第一时间派亲信前往西喀剌汗国的河中府、花拉子模的玉龙杰赤、大辽的巴拉沙衮求救。但是这么多过去了,西喀剌汗国和大辽那边,都没有回信。

    反倒是他一直没报希望的花拉子模,却是兴师动众的为他讨回公道。如今大军集结,不日就要到达蒲华了。想到自己的权势、财富又会回来,他的心里就止不住的高兴。

    同时心里发誓,定要让那些反对他的暴·民,明白得罪他的可怕后果。

    摩诃末淡淡的笑着应是,看着十分平静。但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摩诃末最高兴的时候,神色反而是最平静的。或许这就是上位者的,喜形不怒于色。

    到底蒲华是进入河中府的门户!掌控这里,也意味着河中府的大门,正式向花拉子模敞开。在军事方面,也处在进可攻,退可守的有利位置。

    自波斯地区收入囊中,北方钦察草原也臣服花拉子模后。摩诃末的心里,已经不由自主的膨胀起来。面对压在头上的宗主国大辽,他是早抱着较量一番的心思。

    现在,可不就是送上门的机会么?

    因此面对萨德尔·贾罕的求救,他是异常积极。还没多加考虑,便领着兵马急匆匆的杀来了。

    而这个时候,蒲华城,已经适应上位者身份的桑贾尔。正在被改为桑贾尔宫的原萨德尔宫,享受着从未享受过的富足生活。每日不仅有美食美酒相待,每晚还有不同风情的异族美女相陪。那些曾被他仰望的达官显贵,也终日在他跟前,强颜欢笑。

    那种摇尾乞怜的模样,让他生出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长这么大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觉得如此满足。

    以致午夜梦回时,他总以为这就是真·主的堂。

    这日,萨德尔宫又准备宴饮。自成功入主萨德尔宫以来,这几乎是桑贾尔每日必备的曲目。宴上高鹏满座,宾客济济一堂。蒲华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都来了。

    毕竟桑贾尔的面子,没人不给。

    不过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不少宾客,脸上都带着淡淡的愁容。那笑容,也都极为勉强。这是因为每个赴宴的宾客,都要送上一份厚礼。若是轻了,桑贾尔不得会怪罪。若是重了,心下又极为不舍。

    且这么些,日·日宴饮,日·日送礼。就是家里有座金山银山,也经不住这么送下去。

    所以宾客们,大多食不知味。

    但是桑贾尔,是完全没这个烦忧的。到底收礼的是他,高兴都来不及,哪里会烦忧呢。便高高兴兴的看着舞·妓们转动优美的舞姿,听着十分悦耳的乐曲。再在几个娇·滴·滴的妾室服侍下,喝着美酒,吃着美食。

    这齐人之福,也是没谁了。

    如此酒过半酣后,坐在左下首的尤素福。带着一股酒气,笑着举杯道:“大大-大统领,臣弟敬你一杯。”。

    只是桑贾尔像是没听到似的,并没理会。尤素福是个伶俐人!即使有些酒气上脑,也马上清醒下来。就弄明白了其中的关窍,换了个称呼道:“尊敬的萨德尔·贾罕,臣弟敬你一杯。”。

    桑贾尔闻言,才咧嘴一笑。就拒绝了侍妾的服侍,端起桌上的杯盏,连道三个好字。随即咕噜咕噜几声,一饮而尽。

    见此,其它宾客,也都接连举杯敬酒。即使心下并没那么高兴,但面上,都努力做出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这么喝下去,桑贾尔的兴致,也越发高昂了。但不经意间,瞥见右下方空置的坐席时,面色骤然变得难看。

    “莫杜尔今日又不赴宴么?”,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揾怒。

    一旁的近侍忙拿捏着心思,心翼翼的解释道:“莫杜尔,城防要紧,无法赴宴。且还劝您……”,可能是怕惹桑贾尔生气,侍者语气吞吞吐吐的,没敢往下。

    “嗯?他还什么了?”,桑贾尔的面色已经沉了下来。

    “勿要贪图富贵,失了民心。”,到这话时,侍者已汗如雨下。

    自从桑贾尔入主萨德尔宫,全盘继承布尔罕家族的财产后。对百姓们,依旧维持布尔罕家族的政令。赋税上,不仅没有丝毫减少,还增加了一成。

    莫杜尔看不惯,便和桑贾尔大吵了一顿。所以随后的宴会上,莫杜尔连来都没来。

    “哼!岂有此理!他以为是我弟弟,我就会袒护他么?”,桑贾尔一巴掌拍向跟前的木桌,勃然大怒道。上面的酒菜茶水,也立时散落一地。侍者和服侍他的两个美貌侍妾,立即面色惶恐的跪在地上请罪。

    原本热热闹闹的大殿,也立即冷了下来。那些翩翩起舞的舞者,更是惊惧的退到一旁。

    “息怒啊!息怒!”,尤素福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听到桑贾尔吐露弟弟两个字,已猜到和莫杜尔有关。

    而他当下,是最看不惯莫杜尔的。所以只要有机会,他是绝不会放弃打击莫杜尔的。

    其它人虽也不知道什么,但也有依照旧历,劝其不要生气。

    等桑贾尔将事情原委一,部分亲近莫杜尔的统领,马上帮其情。也是桑贾尔的做法,他们其实也是不喜的。但是碍于桑贾尔的身份,他们也不好什么。便只能在这个时候,替莫杜尔好话。

    尤素福则暗道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便添油加醋的,了好多莫杜尔对桑贾尔不敬的坏话。并且有意,将莫杜尔敢如此做的原由,归根结底到莫杜尔是桑贾尔亲封的埃米尔,掌控了蒲华城的军事大权。

    本就对莫杜尔不满的桑贾尔,马上趁着酒气,当场免了莫杜尔的埃米尔一职。而尤素福,则顺理成章的接任。

    等这个任命传到莫杜尔耳中,后者立即卸下自己的印章,一脸愤怒的离开城墙。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