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夺下城池
    萨德尔·贾罕马上命人保护自己,一个护卫立即抱住他。然后他就感觉胸口一疼,面色愕然。

    这么过了近一炷香的时间,场上的动·乱才平息下来。再看台上,已躺倒了几十具尸体。那些即将被审判的义军统领,也是逃的逃,死的死。

    而台下,尸体更多。虽也有花拉子模士兵的,但更多的是百姓。摩诃末面色阴沉的看着这一切,显然心情极差。

    “启禀王上,萨德尔·贾罕死了!”。一个负责收敛尸体的近卫,上前禀报道。

    摩诃末脸色更加阴沉,咬着牙齿道:“什么?!”。

    但坏消息似乎是接踵而来。

    不等这近卫回话,一个负责追记百姓的军将急匆匆的跑过来道:“王上!城门被人强行关上了!”。

    “嗯?!守城的将士呢?四方城门,不都被我们的人把守着么?”。

    “已经被旁人占了!”,那军将面显难色道。

    与此同时,蒲华城。李承绩正在城墙上,看着李大气有条不紊的布防。自从率领义民索取义财,收买民心以来,李承绩都在为今日暗暗准备着。

    尽管就目前的情况看,形势依然不妙。但是起来,他也不是没有依仗。

    当然,这次不是他的身份,而是他的实力了。

    因为清教徒的人马,已经有八成被抽调到了这里。原本他还打算去班城,亲眼瞧瞧李大气为他打造的班底。但是计划有变,只能让清教徒的人,来蒲华让他开开眼了。

    不得不,李大气的办事能力还是非常可靠的。即使这里面,很大程度是得益于他的钱财支撑。但是李大气若没有相应的组织能力,也召不齐整整四万的兵马。

    且在班城郡经营才一年有余,就已坐大成当地首屈一指的地方势力。这份功绩,是无论如何都抹不去的。

    如今历经大半个月,三万余的清教徒就陆陆续续的进入蒲华。或是扮成行商,或是扮成贩夫走卒。也是蒲华历经大变,桑贾尔一行人,也对蒲华的各项政务,还不熟悉。

    使得短时间内,对各入城的百姓盘查不严。

    数量众多的清教徒,也就得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蒲华。

    其实只要有心人详查,就会很明显的感觉到,蒲华城内的菜价、米价纷纷上涨。并且各个商铺、客栈,也转让频繁。只是有着先前起·义的遮掩,使得这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

    且在不少人为了趋吉避凶,逃离蒲华后。这些涌入的清教徒,刚好填补了缺口。

    数日的蛰伏,终是等到了现在。

    趁着花拉子模剿灭桑贾尔一行,百姓害怕被清算之际,顺利夺城。既得民心,又得到实实在在的利益。

    只是想到了那些被屠杀的百姓,李承绩又有些愧疚。

    因为那些百姓,原本是不用死的。还是他为了让百姓们彻底走到花拉子模的对立面,才让清教徒暗中动手,扩大矛盾。

    或许是在这个世界待得久了,心也不似从前那番赤诚。也或许是蒙古帝国建国的压力,让他急切之下,不得不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来加快发展的步伐。

    总之,他为了达成今的目的,让不少无辜的人,成了政治的牺牲品。

    拉比拉西是不清楚李承绩所想,只讶然的看着李大气指挥着一大阵,气势明显不同于普通人的壮汉忙碌,出声道:“少爷!李大哥这是哪里找来的义民?个个孔武有力,透着一股血性。”。由于李大气等人都喊李承绩为少爷,所以拉比拉西,也改了称呼。

    “呵呵···”,李承绩只是笑笑,并没解释。

    拉比拉西还想追问,莫杜尔已找上城墙。

    “恩公!莫杜尔谢恩公的搭救之恩!”,莫杜尔二话不,就跪谢道。今日的事情,他虽觉得蹊跷。但是李承绩到底救了自己,所以他稍稍处理了一些外伤后,就赶来向李承绩道谢了。

    “举手之劳罢了,不必多礼!”,李承绩很云淡风轻的道。因为救莫杜尔,确实是举手之劳。

    毕竟今的事情,他早就计划好了。就算没有莫杜尔,也会寻另一个由头,挑起蒲华百姓与花拉子模的矛盾。就像那一摔,就是他自己故意为之。

    落到台下,早被李大气安排人,稳稳的接应住了。所以当前,他才能好好的站在这里。莫杜尔,也能站在自己跟前谢恩。

    对此,莫杜尔自不会信以为真。就当即表示,此生都愿为李承绩鞍前马后。

    对于这话,无论是真是假,李承绩都不能立刻答应下来。就马上拒绝,让莫杜尔不要莽撞。可是这次莫杜尔似乎下了决心!只要李承绩不答应,就一直跪着不起。

    没办法,李承绩只能在拉比拉西等人的劝下,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待莫杜尔心满意足的起身,花拉子模的大军,已经齐至城下。

    看着下方队列整齐的方阵,没有半点感觉,那是假的。李承绩就不自觉的生出一阵压力。

    虽然他让清教徒趁花拉子模大军出城应付百姓,疏于防范的空子,夺下四面城墙。但到底没有真正两军对垒过,孰强孰弱,还未可知。

    而且他心下,始终隐隐觉得。花拉子模的正规军,会比野路子出家的清教徒要强上几分。因为正规军面对的战斗,那是战场上的千军万马。无论是战术还是士兵个人素质,都不可与一般的民兵、匪兵相比。

    清教徒的话,一直都是与当地的山寨、帮·派火拼。论规模,自比不上国与国之间的阵势。论战术,也比不上后者精妙。更重要的是,清教徒的组建才一年有余。纪律性,单个教徒的心理素质,也都有待考证。

    不像这些花拉子模的正规军。组建的时间很长,并且凝聚力不差。正面战斗中,整体表现力,也绝不会太差。

    这也是官军与匪军的最大差距。

    李承绩之前还想以人数取胜。但是摩诃末带来的花拉子模军队,少也有两万人。再加上气势上的压力,让他心里有些没底。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