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城上骂战
    “少爷?!”,李大气看李承绩盯着下方的军队出神,便走上前打扰道:“守城之战,清教徒虽从未经历过。但从清教徒建立以来,攻营拔寨,就不下百座。即使正面交锋,比不上花拉子模。但以城为守,清教徒是不差分毫的。”。

    听其得如此有信心,李承绩心下的烦忧,也淡了些许。

    毕竟李大气向来,都是不喜大话的。就算是一些打发时间的闲话,或者故意拉近关系的客套话,他都不喜言。今日能一下子出这番自信满满的话来,倒是很不常见。

    “如此自是甚好!”,李承绩顿了顿,出声道。也是想到清教徒不是一般的乌合之众!从成立以来,就一直与班城郡的本地势力争斗不休。

    再随着时间流逝,不断发展壮大。尽管期间经历的战斗,不比眼前规模庞大。但是性质上,都关乎生死。

    所以李承绩觉得,自己是该对清教徒抱有一定的信心了。

    在他想着这些时,下方忽然传来的喝问声。

    只听:“尔等还不主动献城乞降?兵已至,还是莫要顽抗!”,一个花拉子模的军官,冲着城墙上的清教徒喊道。

    李承绩不悦的皱了皱眉,就向李大气看了一眼。明白意思,李大气立即命一个年岁不大,看着有些稚嫩的清教徒前去回话。便听:“尔等还不主动退去?蒲华乃大辽国土!花拉子模乃大辽藩属之国。如今不遵菊尔汗号令,私自兴起兵戈。难道是想欺君罔上,挑衅大辽国威不成?”。一开口,声音就极有穿透力。并且气势,也随着浓浓的责问而传了出来。

    这下子,那喊话的花拉子模军官有些无语了。因为按道理,这清教徒的话一点都没错。便面色涨红的,有些气恼。

    摩诃末本就憋着一肚子气,如今又见己方被人堵着不出话来。顿时顾不得气度,喝骂道:“没用的东西,还不退下?!”。那阴沉的脸,都能滴出水来。

    随即对旁边的护卫交代几声,就见其上前,语气很不耐的回道:“我等虽未得到菊尔汗号令,但身为大辽藩属,自为大辽解忧。今河中重镇蒲华,突遇暴民作乱。我等受蒲华萨德尔·贾罕之请,远道而来平乱。

    尔等先有伤我花拉子模兵之举,后又强占城门,拒迎王师,是意欲何为?”。

    这番话得,错处全在清教徒身上了。

    但是能被李大气派上去的人,怎能这么容易被唬住。就转头看了看李大气!见后者略带鼓励的眼神,才清了清嗓子,义正言辞的反驳道:“哼!萨德尔·贾罕鱼肉百姓,怒人怨。我等揭竿而起,乃是迫不得已之举。如今既推举出新的萨德尔·贾罕桑贾尔,原布尔罕家族,便再不是蒲华的主子了。

    可是当下,桑贾尔已被尔等活捉,生死难测。我等义民,又惨遭屠戮。如若再开城门,岂非满城被屠?!”。

    花拉子模的护卫嘴皮子也不差,马上应声道:“尔等此言,真是大逆不道之举!布尔罕家族是历代桃花石汗亲封的萨德尔·贾罕,岂能被一个的市井民替代?且我等平乱而来,乃是仁义之师,怎会屠戮手无寸铁的平头百姓?若非有暴·民意图谋害我花拉子模苏丹,我军将士,也不会轻启刀戈。”。

    “既是桃花石汗亲封,那么蒲华之事,自相花拉子模不相干。已废布尔罕家族的萨德尔·贾罕,自暂代不了蒲华数万百姓之意。尔等贸然插手,则是既无名又无实,更无公道。不若早早退去,以免触及大辽雷霆之怒?”,教徒抓住护卫话中的漏洞,反唇相讥道。

    一个个大道理,也是信手拈来。

    于是那护卫,一时也有些哑然。

    李承绩听着,颇有兴趣的问道:“大气,这人看着倒还机灵,口齿也还不错,名讳如何?”。

    “回少爷,此人名乌沙迪。原是班城的一乞儿,没有姓。我见其伶俐,就让其帮着收集消息。清教徒能在班城站稳脚跟,他是出力不少。的便私做主张,给他取了一李姓。”。

    着,就行了一礼,跪下请罪道:“还请少爷责罚!”。

    这本是一件无伤大雅的事,李承绩也没那么肚鸡肠。即使在外人看来,这有收买人心,培植亲信之嫌。但在李承绩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因为李大气在班城创建势力,本就需要一定的自主权。不然的话,事事向自己禀报,那什么事也办不成了。

    更何况,到了一定地位的人,也确实需要一些亲信。不为别的,就为危急时刻,能有个信得过的人。

    便顿了顿,出声道:“李乌沙迪,这名字不好。既然姓是汉姓,那么名字,也一便改过来。”

    李大气闻言,以为这是要为乌沙迪赐名了。立即强忍着高兴,出声道:“的替乌沙迪谢恩了。”。

    “呵呵···不过姓是你取的,那名也交给你!如此,也算圆满。”,李承绩的眼角,带着一丝促狭。

    “这的-”,李大气有些犹豫。

    李承绩却没等他话,打断道:“还有!你现在好歹也是个统辖数万人的大统领了。以后在我面前,就不要再自称的了。”。

    这个荣誉,可是极高的。因为最早跟着李承绩的人,无不是以最卑微的下人自称。如今李承绩让其改变称呼,算是无形中,拉开了和那些下人的差距。

    只是李大气听到这话,非但没有高兴,反而还惶恐道:“少爷!的誓死相随,不敢妄自尊大。”。

    见其这种反应,李承绩也瞬时明白过来。敢情李大气以为自己怀疑他的忠心,所以才做出如此如临大敌的模样。

    想通了这,李承绩也不免有些感动。就好言安慰,才总算让李大气放下戒心。称呼上,也强迫式的,让其自称为属下。虽然都是下人,但‘的’是地位卑贱的奴才。‘属下’,则是地位稍高的家臣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