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消除奴籍
    这么些年,低三下气的日子过着,心里早已憋了一肚子怨气。【】

    好不容易碰到个发泄出来的机会,却生生是一场戏耍。以致得知他们兄弟二人参加起·义的事情后,主子家就对其更不客气。什么脏活累活,都让他们兄弟两人干。

    并且总给一些隔夜变了味道的饭食,还不管饱。

    如此折磨,简直就是将他们往死里整。

    没办法,他们只得去上告。

    以为桑贾尔这个新萨德尔·贾罕,怎么着也会向着他们。

    可是当官那批人,还是原来那些人。告上门去,倒是把他们狠罚了一通。

    经历了这个事儿,古义买提对当官的,都没好印象了·。所以蒲华又换了一个总督后,他是完全不抱希望。

    “哥!这真不是虚的!”,眼见古义买提还在忙着收拾东西,努尔买提不得不上前拦下。

    自近些日子,城中盛传花拉子模大军回返的消息后。整个蒲华城,都是人心惶惶。那些有钱有势有门路的巨商大贾和达官显贵,都想尽办法的花钱买通看门的守军。

    他们的主子,就是如此。

    于是在昨晚上,趁人不注意。偷偷带着家眷,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了城。

    等今日觉察到,整个府邸,都瞬时乱套了。不少下人,当即拿上府里值钱的东西,赶紧收拾家什离开。

    因早就家破人亡了,古义买提他们也没地儿去。便待在府里,一时没离开。不过现在,却是找到地方了。

    也是先前起义时,救了一个铁匠。今日在城门口观望时,刚好瞧见他在城门口当差。就留了个心思,等着那铁匠回家时,出自己的请求。

    由于有着救命之恩,那铁匠答应得也爽快。便相约子时,在城门以西的柳树下汇合。

    却是出城的通道,并不都需要打开城门。像一些瓮门,既不起眼,又比较偏僻。从那里弄一个篮子吊出去,也是最为合适。

    如今时间很紧,就急着收拾东西。不然等总督府查得严了,想走都走不掉。

    当然,以他们的家底,其实是没什么收拾。但这府里值钱的东西不少,不拿白不拿。

    便有些气恼将手上的包袱一扔,吼出声道:“努尔买提!你是不是疯了?现在不走,还要等到何时?难道就为了消除奴籍的幌子,非要留下来等死么?”。

    尽管他心里,也很渴望消除奴籍。可是以当前的情况,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努尔买提跟他这话时,他是打心眼里不信。

    努尔买提闻言,瞬时语重心长的劝道:“哥!咱们出了城,又如何安生?”,根据规矩,没有主人在场或是主人书写的凭证,奴隶是不能随意乱走的。

    若是被发现,任何人都能将他们抓获或就地处死。

    就算眼下,蒲华城已经换主人了。但这条规矩,却是从他祖辈,就在河中甚至整个哈来发统治的地区,流传下来的。如今历经数百年,早已成为回教徒耳熟能详的惯例。

    因此无论逃到那里,都是做得数的。

    更何况,他们的身份,也伪装不了。因为他们的脖子后面,可是烙上了一块奴籍的大红印记。那是长在肉上的,没那么容易消除。

    走在外面,也很容易被人认出。

    若有人起了异心,他们就倒霉了。

    再想到这世道,还真有可能。

    经这么一提醒,古义买提也想到了这一点。原本恼怒的神色,也唰的有些苍白。

    到底对一个有思想的正常人来,最恐惧的事情,莫过于失去希望。

    努尔买提见此,赶紧趁热打铁,劝慰道:“总督是最仁德不过!只要咱们留下来,不仅能消了咱们的奴籍,还能分予田地。这泼的好处,比咱们出城担惊受怕,要有盼头多了。”。

    也是花拉子模大军的到来,固然可怕。但一辈子给人当牛做马,永无出头之日,才更加绝望。既然有机会拼出一番富贵来,就何必再给人当牛做马。

    并且这河中的地界,能耕种的土地,是非常稀罕的。早些年,又在布尔罕家族以及亲近者的瓜分下,连口汤都没留下。

    想从中虎口夺食,那是何其艰难。

    直到现在,这事儿才真有可能。

    因为布尔罕家族已经不是蒲华的主人了。名下的一切财产,也都转移到别人名下。先前是起·义成功的桑贾尔!但对帮助他的义民们,并没有施加多少恩德。

    这布尔罕家族的财产,也自然与他们无关。

    对于这样的结果,他们也接受。毕竟自古以来,河中都是这个规矩。布尔罕家族之前的掌权者,也都在兵败后,将自己的一切献给了萨德尔·贾罕。

    循环往复,已经不奇怪了。

    只是当下,主事的人是军师。

    虽用呼罗珊总督来称呼,才更为贴切。但军师的名头,却让他们更为熟悉。

    之前古义买提受伤,就是努尔买提从李承绩这里,领到的赏钱。否则的话,连大夫都请不起。

    正是这个原因,总督府一发布告示,努尔买提就凑近去看了。且为了弄清告示上的什么,他还围着张贴告示的兵丁,详细的询问了好一会儿。

    “可是总督府的消息,可信吗?”,古义买提稍稍有些心动。即使他听过李承绩的军师之名,可是到底没亲眼瞧见。再加上告官失败的经历,让他本能对总督府不信任。

    “可信!可信!我刚从街面上回来。亲眼见着大管事,消了奴籍。”,这大管事是这府邸的大管家,平日里,极得主子家的信任。在他们下人面前,那是仰着脑袋走路,完全是一副主人家的气焰。

    只是地位再高,也改变不了下人的身份。那脖子后的印记,也更像一种耻辱。在其认为自个儿是人上人的时候,提醒他不过是个命如草芥的奴隶。

    此次主子一大家子为了避祸,匆匆离府。这偌大的府邸,也就交给他照看。尽管听着是很信任,但实际上,还不是一条被抛弃的看门·狗。

    否则的话,也不会明知这地方危险,还让其留下。20146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