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败讯即至
    “将军谬赞了!”,卡尔旺谦虚道。虽这次辽军能瞒过海,得益于清教徒的功劳。但事实上,若不是李承绩的指示,清教徒也不会掺和这件事。

    毕竟此事一旦暴露,对清教徒的影响可不。至少寻斯干城,是待不下去了。因为桃花石汗,怎么也不会允许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还藏着一股吃里扒外的势力。

    当然,这个形容也不太准确。

    到底清教徒不是听令于桃花石汗的势力!因此清教徒对桃花石汗不利,也无可厚非。只不过,清教徒当前在寻斯干设立了据点。并且通过钱财笼络等手段,买通了不少西喀喇汗国的官员。

    使得传教事宜,得以公开化。

    因此清教徒在寻斯干城的发展,也特别迅速。

    这种官面上的支持,也使得清教徒和西喀喇汗国的官方关系,相对融洽。卡尔旺上个月得信从班城郡赶来,有幸得桃花石汗召见。

    并在寻斯干最大的清真寺,召开呼图白。到达的信徒,成千上万。促使清教徒的名声,也越来越响。

    所以清教徒帮助大辽的事情,最好不能捅出去。

    当前来到大辽的军营,卡尔旺也是带着面具。若非知情者,也瞧不出身份。

    塔阳谷也理解,所以一直谨慎的封锁住卡尔旺的消息。

    如今听到卡尔旺谦虚的话语后,摇了摇头,再次夸赞道:“伊玛目就不要过于谦虚了。此次若非信徒用渡河之计,我大辽铁骑,也无法重创敌军。”。

    当日大辽铁骑来到寻斯干城外时,清教徒第一时间就与其接洽。只是一开始,塔阳谷并不信任。这也是人之常情!对于不熟悉的势力,总有几分戒备。

    好在对于这一点,清教徒早有准备。

    一上来,就供出花拉子模和西喀剌汗国的军事作战计划。使得塔阳谷,才答应与清教徒接洽。

    随后通过面谈,塔阳谷对清教徒的情报,终于确信了大半。再到卡尔旺只身前来,献上御敌之计。才让塔阳谷,彻底相信。

    这才有了今,战场上的一帆风顺。

    卡尔旺闻言,只是隔着面具,发出几声轻笑。塔阳谷也知趣的没再话,转而关注战场上的进展。

    这时候,由于西喀喇汗国的溃败,导致花拉子模士气大衰。原本还负隅顽抗的兵丁,纷纷起了自保的心思。顶在最前的前军,更是出现逃兵。

    中军随即受到冲击,漏洞变大。

    寻得战机,辽军更是加紧冲击。并且随着奔袭而来的辽骑扑入花拉子模的后军,士气大震。

    与其相反的,则是摩诃末面如死灰。

    他终是明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道理了!

    即使大辽国势渐衰,花拉子模国力大振。但宗主国的底气还在,不是那么容易打败的。

    只是当下的形势,并不允许他多加思考。护着他的近卫,就赶紧领着他杀出重围。因为前军已完全溃败,后军也被辽骑乱冲一阵,溃不成军。

    使得中军,完全暴露在辽军眼前。

    且随着时间流逝,辽军也越来越有合围之势。

    若不趁当下赶紧突围,后面想走都走不了。

    这样过了将近一个时辰,战场上的喊杀声,已完全停歇下来。除了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叫骂和垂死者的呻吟,就再没有其它的动静。

    “将军!摩诃末逃了!”,一个辽军统领冲到塔阳谷跟前,请罪道。当下塔阳谷绣花的战袍,已染上斑斑血迹。使其看上去,宛如一尊杀神。

    也是塔阳谷自己闲不住!

    在花拉子模大军溃败后,便亲自上场追杀残敌。一连击杀数十敌军,才堪堪罢手。弄得保护他的亲卫,都提心吊胆,紧张万分。

    “跑了?!倒是白白放跑了这条大鱼!”,塔阳谷有些不耐的一甩缰绳,喝骂道。但再见近处的寻斯干城,他的脸色又好了起来。

    “呵!这还有条大鱼!”,着就扬起马鞭,加速往寻斯干城赶去。

    待辽军在寻斯干城集结完毕后,一直紧闭的城门,也慢慢打开。

    就见桃花石汗双手反绑,身着素衣,领着一堆西喀喇汗国官吏,出城请罪。

    见此,塔阳谷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最后竟控制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一日后,这里的消息就传到了蒲华。

    正埋首在政务中的李承绩,得知这消息后,也顾不得什么掩藏情绪。就哈哈大笑的让李大气将这事儿写成告示,在城中各处张贴。

    同时许进不许出的封城令,也立即废除了。

    “如此一来,人心自会大定了!”,张钛铭进入萨德尔宫后,一了解到这个喜讯,就大喜过望的道。尽管先前用分田分地、消除奴籍等政令,已将蒲华城一大部分百姓,变成利益既得体。

    但要真正让他们随总督府共生死,那还差点火候。

    所以这一花拉子模大败的消息,简直是及时雨。

    李承绩也抑制不住欣喜,应声道:“是啊!此番花拉子模大败,对我等来,犹如大喜。想必城中那些宵,怕是要惶恐得睡不着!”。

    这话时,李承绩的脸上透着不出的肃杀之气。

    张钛铭立时面上一僵,有些为难道:“贤侄!能否-”。

    话还没完,李承绩就打断道:“伯父,侄知晓你的意思。但此事那人做得太绝情,侄也无法善罢甘休。”。

    “但-”,张钛铭还要解释。李承绩已摆摆手,冲着刚走进来的拉比拉西道:“总督府的事儿,可以行动了。”。

    张钛铭马上面色一白。

    拉比拉西则征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就应了声是,随即退了下去。如今拉比拉西,主要负责城中的治安事宜。人手的话,则都由先前招募的壮丁和部分清教徒组成。

    一般城中的抓捕行动,也就由他主持。

    至于总督,城中主要有两个。一个自然是李承绩这个入主萨德尔宫的呼罗珊总督;另一个,则是西喀喇汗国亲封的蒲华总督。

    既然要对总督府动手,那么自然不可能是李承绩这个呼罗珊总督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