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事情败露
    张钛铭知道李承绩的意思,就有些苦口婆心道:“贤侄!阿尔普总督,可是西喀喇汗国亲封的总督。若是对他动手,惹恼的,可就是西喀剌汗国了。”。

    李承绩很不在乎的嗤笑一声,回应道:“伯父!刚才的书信,你也看了?奥斯曼自身难保,哪有精力来理会这的总督?”。

    正是这一点,李承绩才敢对阿尔普动手。

    起来,阿尔普的总督府,也是富得流油。因为阿尔普在蒲华的地界,可是待了整整八年。每年蒲华赋税的十成之一,都进了他的口袋。

    再加上他的地位,布尔罕家族可是让了不少利益出来。使得蒲华的土地占有量和商铺占有量上,只屈居萨德尔·贾罕之下。

    现在布尔罕家族倒了,全盘继承的李承绩,又拿出一部分土地,分了出去。商铺上,也卖了不少。无形中,阿尔普已跃居第一。

    若将其抄家了,那李承绩,又能获得一大笔意外之财。

    或许是之前抄家抄出甜头了!现在李承绩对抄家一事,特别热衷。前些为了稳定人心,打击私逃出城的现象,还特意将抓到的富户,都给抄家了。

    以致李承绩名下的土地,又多出不少。

    都这样了,张钛铭也不好再什么。李承绩看着,就又问起城中的民事。被转移了注意力,张钛铭就简单了了一下近些日子的相关事宜。

    如此聊了一会儿后,李承绩就又交待了一些事务,将其打发了。

    而在总督府,阿尔普正半躺着,让一个刚从别的府邸弄来的妾室,给自己揉捏肩膀。

    还是得益于李承绩的抄家行动,使得不少富家大户,都成了阶下囚。一些关系并不亲近,地位也不重要的妾室,则贬为庶民。

    因过惯了人上人的日子,陡然一无所有,那些娇·气的妾室们,顿时受不了。很多像阿尔普一样的有心人,便将那些姿色上等的妾室们,接到自己府里来。

    之前碍着关系,还不好下手。现在的话,却是省心又省力。阿尔普也不例外!将那些早就看好的妾室,都弄到自己府里。以致近些,全沉浸在齐人之福中无法自拔了。

    正这样安逸的享受着,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突然传了进来。

    他立即皱了皱眉,有些不耐道:“快去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在府外这样闹腾。”。要知道,自己可是蒲华总督。即使当前蒲华被李承绩这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呼罗珊总督占着,也不妨碍他的身份。

    且李承绩掌管蒲华以来,也并没对他的总督府有所动作。就在不久之前,还有意让他出面安定人心。

    只是他要的东西,李承绩并不愿意给。所以他也干脆的,拒绝了李承绩的好意。

    所以很难想象,还有谁敢在他府外如此闹腾。以致隔着前厅,他都听到动静。

    哪里知道,等了一会儿。动静不仅没消停,反而还越发大了。

    “哼!”,阿尔普不满的冷哼一声,就坐起身来,欲要去前面看看。那个被买来的妾室,则有点惶恐。以为是自己服侍不周,吓得赶紧请罪。

    阿尔普没心思理会,径直往前厅赶去。

    却不想,刚一出门,一大伙人就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咚咚咚···随即一拥而上,将其团团围住。

    阿尔普看他们右臂膀上缠着的红布,就猜到了他们的身份。原本还强装镇定的脸色,也显出稍许慌张。

    因为他可知道,这些围着红布的人,可是近些日子,城里风头正盛的‘红巾军’。但凡他们出现,不是抓人就是抄家。反正来去,准没好事儿。

    如今客套都没有,就径直闯进他的府邸。心下想想,就忍不住害怕。

    “阿尔普总督,跟我们走一趟!”,拉里拉西冷眼看着,皮不笑肉不笑的道。曾经像阿尔普这样身份高贵的人物,他是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就更别面对面的,站着话了。

    但是跟着李承绩后,他的经历,就有了翻覆地的变化。一个个身份高贵的人物,都在他的手上,或贬为庶民,或成为阶下囚。

    大难临头之下,都露出蝼蚁一样的卑微与可怜。有的,还在他脚下,请求饶恕。

    这让他的心下,也发生量变到质变的改变。

    不再觉得那些高贵的达官显贵,是那样的高不可攀。也不觉得那些巨商大贾,是如此的高高在上。先前那种不出来的快意,也渐渐归于平淡。

    如今面对这个蒲华总督,他也像看蝼蚁一样,带着些许可悲与可怜。

    阿尔普盯着拉比拉西,也看懂了他眼中的神情。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俯视着拉比拉西一样的升斗民。但才过多少时日,他却变成那个被俯视的人。

    这种从高位落下的感觉,让他心下,颇为酸·涩。

    但是做了这么些年的总督,高贵已经融入身体的个个骨髓。就面上强装硬气,回应道:“尔等可知这是何地?如此强闯,就不怕冒犯威?”。

    拉比拉西讥笑一声,反问道:“敢问阿尔普总督所言的威,是西喀剌汗国还是大辽,更甚者,上的真·主?”,着,还用手指了指头顶的空。

    不待阿尔普答话,拉比拉西又接着道:“忘了知会你,桃花石汗勾结花拉子模,欲对大辽不利。如今已被大辽大将塔阳谷,亲手拿下。”。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阿尔普顿时脑海一片白。以致下意识的,有些不敢置信。

    拉比拉西却没管他的反应,沉声道:“总督了什么,做了什么。总督自个儿,自是明白!威虽在,但也挡不住自寻死路之人。”。

    阿尔普只觉五雷轰顶,面色瞬时变得异常煞白。他自然知道,拉比拉西为什么上府。因为前些日子,他故意让人散播花拉子模大军不日返回,即将屠城的消息。

    使得蒲华人心不定,乱象丛生。

    同时暗地里,联合一些有反心的富家大户,以及部分桑贾尔手下的统领,欲要兴兵作乱。

    煽动百姓冲击城门之事,也与其有关。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