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创制六部
    顿了顿,见应者寥寥。又笑容更甚,介绍道:“各位掌柜,你们可要想清楚。这间铺子,可是临近东城门。往来商旅,也是最多的。能在这地儿买间铺子,那是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先前布尔罕家的人,可是将这看成了钱袋子。如今李总督为了答谢各位贵人共建蒲华,才勉为其难将这铺子拿出来拍卖···”。

    李承绩在下面看着,有些赞许的对张钛铭道:“怎么样?这女人还行?”。

    当初找人负责拍卖时,张钛铭还劝李承绩将城里的头牌姑娘请来。但是李承绩比较相信自己人,所以决定让蔷薇顶上。

    张钛铭闻言,那是各种担心。还是李承绩好歹,各种保证,才让张钛铭闭上嘴巴。但心里的疑虑,却依然没有消减。

    直到当下,亲眼看到蔷薇在场上的淡定表现后,才终于确信,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下人,也能够在这么多大人物跟前,淡定自若,谈笑风生。

    “哈哈哈···是老夫看走眼了!”,张钛铭捋了捋修长的美髯,出声道。

    李承绩立即笑笑,跟着道:“那入府为官之事?”。由于蒲华当前已无外部隐患,所以李承绩也有时间整顿内务。也是蒲华的官职,太过混乱了。【】

    除了总督、埃米尔、卡迪等官职比较明确外,其它的职务,都以狄万统称。并且职权上,也多有混淆与交叉。这让李承绩,觉得极不习惯。便借鉴明朝的六部制,将蒲华的各项政务,总分成吏、兵、礼、刑、户、工六个部门。

    这户部狄万,他就想让张钛铭出任。

    “这个-”,张钛铭面有迟疑。

    李承绩立时有些紧张,出声道:“伯父,你要愿赌服输啊!”。先前为了蔷薇的争议,他们定下赌局。若是蔷薇能顺利的将商铺拍卖出去,那这场赌局,就是李承绩赢。

    现在看蔷薇的表现,显然是不用多虑了。

    被辈质疑,张钛铭的面色有些不好。就板着脸,假装生气道:“贤侄莫要使激将法!非是老夫不愿,而是拍卖之事,还未结果。现在就言输赢,实在太早了。”。

    尽管他心里的真实想法,是觉得自己为李承绩这个辈做事,实在有些拉不下脸面。便用这托词,来掩饰心里的尴尬。

    李承绩只觉张钛铭是碍于大辽的事儿,才没答应。就不再劝,等着拍卖结束。

    而这时,经过蔷薇的一番辞。原本一万九第纳尔的数额,已上涨到二万七第纳尔。这对一个不足百平的商铺来,已溢价很高了。

    到底城内最繁华地段的铺面,售价一般都只有两万第纳尔。且地方,也比这间商铺大上数倍。而这商铺,只位于地段一般的东城门。

    虽往来的商旅很多,可也是相对而言。

    毕竟四面而来的商旅主要落脚地,可是清·真寺的周边区域。

    作为主拍人的蔷薇,不自觉的看向下方的李承绩。见其对自己报以微笑,心下瞬时激·动万分。同时也觉得,先前那几的‘羞·辱’,也是值得的。

    想到这,她又不自觉的脸色一红。因为李承绩当时为了训练她的胆量,特意将其送到蒲华的花柳巷。尽管她是下人出身,主要的职责,也是服侍人。但和花柳巷的姑娘相比,她还是差得远的。

    当然,她打心眼里,也是极看不起花柳巷的姑娘们。

    这就好比现代社会,明明自己能力也不行,却为了维持那可怜的高傲,笑话与其相似的可怜人。

    带着这种心理,她一开始是极抵触与花柳巷的那群姑娘接触。

    还是后来,李承绩用卖身于花柳巷相威胁,她才慢慢放下心理的高傲。

    再与那些姑娘们接触,她才发现,自己从前引以为傲的服侍人的手段,简直不值一提。

    于是她学会如何察言观色,如何讨人喜欢,如何在恰当的时候些得体的话语。更重要的是,如何在可能的情况下,让别人满足自己的要求。

    使得今日面对这么些人,她做到了信心满满,应对自如。

    就收起心思,再接着拍卖。一间间商铺,也在她的手上,拍出了比底价多一到两倍的高价。

    待最后一间紧邻清·真寺与萨德尔宫的商铺派出二十一万第纳尔的价后,整场宴会,也在喧闹的气氛中落幕。

    “伯父,现在该愿赌服输?”,李承绩坐在原位,有些得意道。送客的事儿,有李大气负责。也是他的身份太高,亲自送客,极为不适。

    就像主持拍卖一样!

    若不是身份的缘故,他都会亲自上场。

    毕竟蔷薇是一个完全都不懂的新手,培养起来,颇耗时间。尽管此次拍卖,主持得不错。但是总的来,瑕疵也不少。若不是碍着此地是总督府,那些爱财如命的富家大户,可没这么卖力的往外掏钱。

    并且细细观察,就会发现那些竞拍卖力的几人,都是和阿尔普或萨德尔·贾罕交往颇深之辈。出于讨好的目的,便借这个机会,取得他的宽解。

    不过对一个新手来,还是比较不错的。尤其蔷薇原本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下人,能做到不怯场,好好话,就是最大的成功。想必再多经历几次,就会独挡一面了。

    李承绩最不愿身边养几个花瓶!

    虽以他的财力,养几个花瓶是轻而易举的事儿。但是在他看来,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无论男人女人,都是一样。所以扼杀一个人发展的潜能,才是最大的残忍。

    对于和自己有肌肤之亲的蔷薇,他显然不愿这样做。

    便刻意狠下心来,将其送到花柳巷,让其学习那些姑娘们的手段,从而运用到拍卖上。待假以时日,这个世界就出现第一个优秀的拍卖师。

    再随着拍卖方式的传播,带动拍卖行业的发展。也算是为这个世界的女人,多找一条活路。对于花瓶的定义,也能稍稍改观。

    这也是他无心插柳之下,多做的一件善事。

    (感谢懒惰的读者的月票!哎!有点愧疚啊!你们的票票和打赏,让我不得不三更。可是当前,找不出时间···).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