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大漠残敌
    时下已经是回教历的十月份了,河中地区的气候,也越来越冷。来时还身着单衣,现在却不得不披上雕裘。

    荒凉的大漠,也开始在狂风的吹拂下,一改往日的平和。

    当下摩诃末一行人费劲千辛万苦,好不容易逃出大辽的围捕。一路上命都顾不得,也就没什么机会寻得雕裘了。

    还是路上撞见几个村落,抢了些吃食与保暖的衣物。为了防止消息走漏,还不得不毁尸灭迹。

    否则的话,绝不会有惊无险的走出无人的荒漠。

    也是当时的情况太紧急了!

    一逃出来,摩诃末就领着一撮残余护卫,拼命向南方逃窜。路上像丧家之犬似的,只顾得疲于奔命。

    作为花拉子模的君主,此乃他有生以来,遭遇过的最大耻辱。

    从前那种高傲之态,也随着这次失败,而消失无踪。

    毕竟他明白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大辽不是曾经的大辽,花拉子模也不是曾经的花拉子模。但宗主国的能耐,不是他一个藩属国能硬碰的。

    不过他也是心性极端坚韧之人!

    所以他暗自发誓,假以时日,一定要大辽百倍偿还。

    想到这些,他顺手接过卫兵手上的水囊,目光阴·狠的看向北方。

    尽管眼前只有茫茫大漠,但他心下,已将寻斯干的轮廓印在脑海。

    因怕路上有埋伏,所以摩诃末在逃路时,刻意避开了窣利河这条水道。转而从寻斯干城,一路向南。中间穿越荒漠戈壁,淡水少得可怜。

    使得一路上,水都是不够喝的。

    就是以他的身份,每次也只能喝两口。

    但是摩诃末作为上位者,知道如何笼络人心。所以仅抿一口,就还给卫兵道:“你们都喝点!”。着,又用手遮着阳光,眯着眼睛打量着西南方,接着道:“那黑沙不近在咫尺了!只要咱们赶在黑前入城,就能饱餐一顿。”。

    虽然目光所及之处,已经出现了星星点点的植被。但看上去,依然非常荒凉。用人迹罕至来形容,也不为过。

    那黑沙不城的影子,也就更见不到了。

    不过跟随他的卫兵闻言,精神头儿纷纷振奋了不少。

    即使他们并不清楚,摩诃末的是不是实情。但长久以来培养出来的习惯,让他们对上位者的摩诃末,保持一种近似于盲目的信任。

    便一个接一个的将水囊传递下去,每人喝上一口。可在场的有五十多人,即使每人一口,也是不够喝的。所以传到中途,水囊就已干瘪了下去。

    有人耐不住口渴,愣是将水囊瓶口的水渍,都给舔得干干净净。

    见此,摩诃末直接抽出腰间镌刻着宝石的尖刀。

    护卫们不明所以,就傻傻的看着。

    便见一道雪白的光芒闪过!那是刀身太过干净,反射的太阳光所致。瞬时噗嗤一声闷哼,就听马儿发出尖锐的哀鸣。却是尖刀,刺破了马儿的脖颈。

    吃痛之下,通体雪白,但毛发尽是沙尘,瘦骨嶙峋的马儿,就迈开铁蹄狂奔。摩诃末拽着缰绳,硬是被拖拽在地。

    立时大阵沙尘四散而来,在地上划下一道深深的印记。

    反应过来的护卫们,立即顾不得什么,赶紧追了上去。

    好在这些日子,马儿也饿极了。再加上脖颈受伤,很快就体力不支的栽倒在地。那雪白的毛发,也被鲜血染红一片。就连脖颈下干涸的沙地,也被鲜血侵染。

    摩诃末像夺命的囚徒似的,双手并用的爬到白马身旁。也不停歇,就迅速按住往外渗·血的伤口,冲着急巴巴赶来的护卫大声道:“快来!用马·血止渴!”。

    话音刚落,自己就凑到伤口边上,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为避免浪费,他还将伤口边的血渍和自己嘴边的残留,都舔个干干净净。

    或许也只有口渴至极的人,才能体会到喝上水的急切心情。

    待护卫们赶上来,又一个接一个的喝上几口,轮转着来。最后还用各自的水囊,装满马血。

    就是马肉,也不能白白浪费的。

    摩诃末主动割下一片马肉,塞进嘴里生吃了起来。连体表的毛发,都没放过。

    有护卫不忍,双眼都泛起了水雾。

    为了保住摩诃末的坐骑,护卫们可是煞费苦心。甚至人都没水喝的情况下,还优先供应着马。有的护卫为了给马找干草,还因此迷失了方向,再没回来。

    可现在,却那么轻易的被摩诃末杀了。

    这让护卫们,都有些想不开。

    毕竟这是他们那么千方百计想要的东西,现在却被摩诃末亲手毁了。

    知道他们心里不好受,摩诃末温声解释道:“畜生罢了,不必那么介怀。你们还是赶紧分食马肉,早些赶到那黑沙不。”。

    罢,就亲自割下一片马肉,递给一个护卫。

    虽然摩诃末得轻描淡写,但护卫们都知道,他们的苏丹,是最珍惜这匹白马的。因为这马不仅神骏非常,还颇有灵性。曾经数次,都救苏丹于危难之中。

    像此次逃出辽军的围捕,就有这马的功劳。

    正是这个原因,他们才宁愿自己渴着饿着,也要护好这匹好马。但当下,苏丹为了他们,宁愿舍弃自己最珍爱的坐骑。

    都士为知己者死!

    护卫们感动这下,纷纷跪地发誓,至死也要保住摩诃末的安危。

    感受到他们的心意,摩诃末心下也有些感动。但很快,就变成满足。因为此地距离玉龙杰赤,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若有人想对自己不利,那现在正是时候。

    所以他能靠的,就是眼前这些护卫。

    尽管论忠诚性,这些由他亲手培养的护卫,是完全不用多虑的。但是人心是最善变的!尤其是危难关头。

    因此他需要这些护卫能在必要的情况下,将命交给自己。宰杀自己最珍爱的坐骑,便是为了收买人心。

    果然,上位者的给予,从来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随即在摩诃末的带领下,众人大口吃肉。期间摩诃末还亲自用刀,给护卫们割下马肉。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