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与君共话
    曾经还在为吃饱穿暖而整日疲于奔命时,从没想过有这么一,能身居如此高位。

    因此为感谢李承绩的知遇之恩!拉比拉西在协务的职位上,一直表现得勤勤勉勉。即使因先的劣势,使得识文断字上,比不得六部十八司的官吏们。

    他也拿出超强的毅力与决心,苦读各种史书典籍。考虑到李承绩讲喜欢汉文的习惯,还特意与蒲华城的汉民住在一起。好耳闻目染之下,早日熟练的掌握汉文。

    不仅如此!

    回鹤语、契丹语、甚至阿拉伯语,他也都在修习。就是为担得起协务一职,为李承绩分忧。

    也是整理文案一事,必须得识文断字。并且对朝政,还要有一定的了解。从而分得出轻重缓急!呈送各部奏章时,知道如何排列先后之序。

    他的努力,李承绩也是看在眼里的。

    实话,当初让拉比拉西担任侍从司司务,也是抱着试试的心态。为此,还使莫杜尔有些不满。

    毕竟拉比拉西之前,就是莫杜尔的下属。论地位,显然是微乎其微。

    现在虽是协务,但很大程度上,已与其平起平坐。

    这番体验,任谁都会心里不舒服。

    但李承绩还是这么做了!

    虽然其中有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敲打的目的。但让拉比拉西担任协务,还是有些严重了。

    好在当下,拉比拉西也没让他失望。

    这样想着,李承绩又考虑着,是不是该晋一下莫杜尔的职位了。不然任其脾性再好,怕也是无法忍受了。

    就暗自做了打算,将注意力转回摩诃末身上。

    待来到膳堂,摩诃末已食指大动的大吃大喝起来。

    拉比拉西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就要怒斥。

    李承绩却摇了摇头,拦下他的话头。

    因为这桌饭菜,本就是为摩诃末准备的。现在吃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似是听到了脚步声,摩诃末动作一停,转过头来。

    瞧见一身华服的李承绩,连神情都没变化,就继续吞吃起来。

    他是知道李承绩费尽心机的将自己弄来,绝不是简单的要了自己的性命。那么饭菜里下毒的事儿,是完全不用担心的。

    这份姿态,倒让李承绩对其感官好了不少。

    因为单单这份心胸,就足够称得上枭雄。难怪在不日后,能建立幅员辽阔,统摄万里的大帝国。

    便来到摩诃末对面!

    拉比拉西立即替李承绩拉开椅子,让其落座。

    “饭菜如何?可还比得上苏丹王宫?”,李承绩饶有趣味的道。【】

    唧唧了两声,摩诃末才吞下嘴里的肉块,出声道:“还能入口!只是这白乳,倒真是不错。”。

    着,就用勺子剜下一大块。

    这是中原汉地,很常见的豆腐乳。按照颜色,分为白、红、青三类。如今摆上桌面的,就是白乳。其豆腐块不足方寸,相对较。且质地细·滑松软、面上橙黄透明。吃起来鲜美奇香、营养丰富。

    就着饭食,一般都让人胃口大开。

    如今在大宋,这白乳就是宫廷美食之一。

    只是由于饮食习惯的不同,使得这道美食,也仅在中原汉地传播开来。像河中,就比较少见。

    这也是地区差异的缘故!

    像河中地区,耕地本就不多。农耕文明,也发展得比较缓慢。在与草场争地的过程中,有限的耕地就大多拿来种植主粮。大豆这种并不适合在河中地区生长的农作物,自然不会被农人青睐。

    所以豆腐一类的中华美食,也就很难在河中地区传开。

    李承绩为了缓解单调的食谱,特意让人在巴拉沙衮试着种了些大豆。并特意请经验丰富的汉人老农,帮着打理。这才使餐桌上,多出了豆腐这道美食。

    但产量,也确实足够感人。若不是像他这种有财力的富家公子,一般人确实是种不起的。

    当下蒲华城,也种了一些。但论起收获,还差了些时日。

    因此摩诃末吃的,正是李承绩从巴拉沙衮带来的存货。

    眼见摩诃末对腐乳颇有兴趣,李承绩也不介意为其介绍起来。的时候,将各种做法,都得头头是道。让摩诃末,也不免听得出神。

    拉比拉西站在身后,也不免吞了吞口水。

    良久,李承绩完后,摩诃末才回过神来。

    有了这个开头,李承绩对于接下来的谈话,也颇有信心。就出声道:“豆乳须得千捶打磨,才能成为良品。一国之主,也莫不如是。”。

    被一个可以做自己儿子的辈如此提点,摩诃末的脸面有些挂不住。就没好气道:“国主如何,非是纸上谈兵。我观你年纪,就创下如此基业。是福是祸,也难以言。”。

    李承绩笑笑,明白他的意思。就不知可否道:“苏丹所言不错,子受教了。不过国主之事,旁的我是不知晓。但汝国可敦欲立新君之事,我还是知道一二的。”。

    着,就让拉比拉西将花拉子模送来的请帖递给摩诃末。

    虽然对李承绩的话,摩诃末并不全信。但考虑到花拉子模历代皇室内斗、后宫干政的历史,他又不免信了几分。

    便脸色铁青的接过,迟疑的翻看起来。

    其实上面的字数很少,除了几句客套话,主要就是邀请李承绩这个呼罗珊总督,前往玉龙杰赤观礼。

    若是从前,花拉子模的可敦显然是瞧不上李承绩的。但现在的话,花拉子模得罪了大辽,连摩诃末这位国主,都不知所踪。所以急于利用一切手段,帮着缓和与大辽的关系。

    像李承绩背后的李世昌,就是花拉子模可敦非常看重的人之一。

    “这-真-真是岂有此理!”,摩诃末非常生气的将请帖撕毁。拉比拉西得到李承绩的示意,并没出声拦阻。

    起来,花拉子模的可敦,也没有做错。因为摩诃末音讯全无,生死不知。必须要有一个新的国主,以安民心。作为一国可敦,摩诃末的生母,花拉子模的太后,掌控了一半花拉子模的兵力。

    有这个义务,出面树立新的国君。

    (感谢空梦静、书友161124125047068等书友的打赏。很想三更的,可惜在做兼职。就当欠下的好了!若下次双休有时间,记得催我三更哈。)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