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城国之论
    见其与意料中的一样,反应剧烈。李承绩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儿!

    毕竟如此一来,拿下阿母城,就更有把握了。便故意着风凉话道:“苏丹若不介意,可以在总督府多留几日。待新君册立之时,不若与子一同前往玉龙杰赤观礼。”。

    着,又半是向往,半是感叹道:“久闻玉龙杰赤盛名,却一直碍于俗务,不得亲见。此次新君册立,苏丹可要好好尽地主之谊。”。

    摩诃末听着,立即神色不善的看了过来。

    李承绩仿佛犹然未觉,接着道:“想苏丹与剌贾德亲王乃是一奶同胞,情谊甚笃!知会苏丹安然无恙,定会欣喜非常。”。

    边脸上已显出动容之情!似乎脑海中,已看到了那副画面。

    倒是摩诃末,脸色更阴冷了些。就冷哼一声,似是反驳似是自语道:“欣喜?!剌贾德,我的好弟弟。他若知晓我还活着,少不得大动干戈!”。

    作为摩诃末的胞弟,剌贾德和摩诃末的关系,实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亲昵。这是因为前任苏丹在位时,剌贾德年龄最,长得又最像苏丹。所以各种场合,都对剌贾德表现出超乎异常的宠·爱。

    只是当时苏丹溘然长逝,剌贾德的年岁又太。因此作为生母的图尔罕可敦,不得不扶持摩诃末登临苏丹宝座。

    或许是出于亏欠的缘故,可敦对剌贾德,自此宠·爱更甚从前。以致很多时候,剌贾德闯下大祸,可敦都是非不分的护着。

    受此影响,摩诃末和剌贾德的关系,就更加疏远。

    其实若没有图尔罕可敦碍着,摩诃末定然不会让剌贾德过得如此逍遥。

    毕竟剌贾德犯下的罪行,可是用十恶不赦来形容,都不为过。因为剌贾德秘密联络波斯新辟之地的总督,让这些人拥护自己,反对他的统治。

    且这种事儿,做了还不止一次。

    即使最后,都被花拉子模大军一打尽。

    但这样的事儿做多了,摩诃末也是烦不胜烦。

    可惜对于剌贾德,他没有任何办法。就是出言申饬,也会遭到可敦的阻拦。

    在花拉子模一半的兵力都受可敦掌控的情况下,他是不能惹怒可敦的。

    所以有恃无恐的剌贾德,更加变本加厉的反对他。不仅用各种方式的拉拢达官显贵,还数次干预朝政。

    摩诃末是恨得直咬牙,但就是别无他法。

    现在剌贾德在可敦的支持下,登上大位。那么得知自己还活着的消息后,一定会赶尽杀绝的。

    李承绩像是没有领会到其中的意思,附和道:“嗯!苏丹还活着的消息若传扬出去,剌贾德亲王,一定会大动干戈的迎接苏丹回国。”。

    摩诃末的脸色再次变了三变,并没话。

    李承绩也停下话头,颇有耐心的等着摩诃末出声。

    大概过了几许,待下人呈上清茶,摩诃末才开口道:“你今日之所为,意在何为?”。话刚完,就目光如炬的盯着李承绩。

    作为聪明人,他知道李承绩对自己别有目的。否则的话,不会将自己带到蒲华。所以先前所的话,也不过是为刺激自己。

    就懒得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问出原因。

    对于他的直白,李承绩稍稍有些惊讶。不过反应过来,心里就并不意外。

    到底中亚地区,自古以来的民风就是直来直去。反应到上层社会,也大多是这种风格。所以一直以来,话做事就不喜欢打哑谜。

    李承绩还是带着后代汉人的思维,喜欢在出自己的目的前,吊足对方的胃口。从而虚虚实实,让对方摸不准自己的目的。

    现在经摩诃末这么一,李承绩也不好再虚与委蛇了。就出声道:“阿母城!若你答应,即刻派遣大军,护送你回国。”。

    “阿母城?!”,摩诃末呢喃道。盯着李承绩的目光,也变得异常深邃。

    李承绩点了点头,应声道:“蒲华无险可守!因而阿母城,就是蒲华最上等的屏障。以一城换一国之主,苏丹可是占了大便宜。”。

    原本李承绩,还为服摩诃末放弃阿母城,而绞尽脑汁。但当图尔罕可敦送来新君即位的请帖后,他就没了这个顾虑。因为历朝历代,皇室都是没有亲情的。

    尤其是兄弟手足,最不可信!

    摩诃末如果是聪明人,一定知道如何抉择。

    毕竟一城与一国之主相比,孰轻孰重,谁都分得清。

    摩诃末闻言,并没立即答应下来。只皱着眉头,疑声道:“这笔交易,剌贾德或许更令你心满意足!”。

    目光中,带着一种无法闪避的审视。

    李承绩也不瞒着,回应道:“他已答应。若让你尽早去见真主,蒲华之城,当下就可割舍。”。

    “嗯?!”,摩诃末的目光透着一股凶·狠与恼怒。就像被戏耍的狮子,带着一种不可言的威慑。

    可惜李承绩并不受影响!脸上仍挂着淡笑,很是平常。

    身后的拉比拉西,却是一时被慑住了。待反应过来,瞬时有些恼恨的涨红了脸。

    “既然如此!你何故要费尽周折的与我交易?”,摩诃末眼见李承绩并无异样,就恢复淡然之态,重新落座。

    李承绩面上笑了笑,应声道:“因为你的处境!”。

    后面的话虽没,但只要是个明白人,就猜到出来。

    尤其是摩诃末,最能了解到自己的处境。

    像现在,用如履薄冰、千钧一发来比拟,都再贴切不过。

    毕竟自河中战败后,他就销声匿迹了。无人知晓他在哪里,也无人知晓他还活着,更无人知晓他已被秘密带到了蒲华。

    所以若再没消息,花拉子模就真可能换了新主。

    到时候,摩诃末就是再出现,也定然恢复不到往日的权势。并且很有可能,连性命都不保。

    到底古往今来,帝王之家,都是毫无亲情可言的。尤其是面对国主之位的诱惑!即使是亲手足,也会为此争得头破血流。

    历朝历代,花拉子模的领土上,有多少前例让人刻骨铭心。摩诃末回想起来,就觉得心下黯然。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