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替罪羔羊
    趁这间歇,李承绩将摩诃末和阿里·席尔瓦德两人请到车鸾上。

    也是车鸾的空间足够大,所以三人分别落座后,还能容人侍候。李承绩趁机询问着阿母城的琐事,美其名曰加深了解。实际上,不过是等待李大气的回信罢了。

    摩诃末等人也了解!

    就配合着,有一搭没一搭的与李承绩闲聊起来。

    大概过了近半个时辰,明媚的空渐渐被厚积的云层遮蔽。阴冷的寒风,也越来越猛烈。李承绩穿着雕裘,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呼出来的气体,也瞬时变成了白气。

    这下,他也有些没话找话了。

    一直静候的花拉子模大军,也不约而同的骚·动起来。

    也是主将副将不在!又在寒风中,站了这么会儿时间。双腿酸软,疲惫至极。

    这人之常态,李承绩也理解。

    不够对比之下,护教军就好上太多了。

    不仅依旧站得笔直,还像雕塑似的,没有半分变化。阿里·席尔瓦德也注意到了,脸色不禁有些难看。以致喝茶时,差点被呛到了。

    这让李承绩,心下偷偷乐了起来。

    刚好这时,李大气也领着几个亲卫回来了。

    看到李承绩满是询问的眼神,出声道:“启禀总督!阿母城各府库,都已派兵驻守。”。向来城池易手时,各存放钱粮的府库,都是第一时间,需要封存的所在。

    因此只要掌控这几处要地,整座城池,便大致完全征服了。

    李承绩闻言,脸上淡淡的,并没显出多少波动。因为李大气在话时,面上似乎透着几分难言之隐。

    就静静的看着,等着李大气继续往下。

    “只-只是,各府库都已空置。阿母城总督府与营房,俱已焚毁。朝圣门暂被友军把守,不许我军接应。经过讲经堂时,有上百信徒,投掷石块,伤及数人···”。

    这话从李大气嘴里出来,场上的气氛立时变得微妙起来。以致凛冽的寒风,都变得刺骨起来。

    “这-起来,还真是误会一场!”,阿里·席尔瓦德感受到李承绩眼神中透露出的不满,厚着脸皮笑道。

    “哦!误会?!”,李承绩的语气不好的追问道。府库空置,他还能理解。可总督府和军营被焚,是什么意思。且朝圣门也占着不肯放手,是不想交出阿母城么?

    至于投掷石块,攻击护教军。从字面上理解,可以推断为百姓对阿母城易手不满。但若往深处追究,可以认为是花拉子模官府有意挑拨百姓,蓄意攻击护教军。

    摩诃末并不清楚个中缘由,也就不好话。只顺着阿里·席尔瓦德的意思,帮着出声道:“一城之易,琐事甚多。出了纰漏,也是再所难免的。”。

    阿里·席尔瓦德也顺势接话道:“是啊!前些日子,总督府的下人搬杂物时,不长眼的打翻了烛火···”。虽然得很像真的,但李承绩心里,并不相信。

    就耐着性子听其冠冕堂皇的完,冷声冷语道:“那军营呢?”。

    “哎!这事儿···”,着,又是不心打翻了火油。从而使得火势迅速蔓延,烧毁了整座军营。

    作为攻城重器,火油的军事用途,已在欧亚大陆传播开来。北周年间(公元578年),突厥攻打酒泉。当地军民用‘火油’点燃,烧毁突厥人的攻城工具。从而打退了敌人,保卫了酒泉城。

    发展到现在,已经非常普遍了。

    不过因制作工艺的原因,使得杀伤力,有很大的局限性。再加上火油的开采,并不容易。所以军中配备的火油,并不算多。

    如今因其误烧军营,也算得过去。

    只是两件事凑在一起,就让人觉得事情不简单了。

    毕竟哪有那么凑巧!

    短短几的时间内,总督府烧了,军营烧了。这两个代表一城之主身份的要地和掌控城池的驻军之地,就这么没了。且根据李大气的法,还烧得颇为干净。

    连一间屋子,一根房梁,都没留下。

    只要不是傻子,都会觉得这事儿不简单。

    李承绩没那么好的脾性,就冷笑连连,没好气的驳斥道:“那朝圣门,又是为何?难道,汝军不想撤出阿母城不成?”。

    朝圣门就是西城门!刚好面向圣城所在的方位。若有虔诚的信徒前往麦加朝圣,都会从这个城门出发。

    因此历代以来,所有征服阿母城的统治者,都会选择从朝圣门入城。

    可以,其政治意义、宗教意义、象征意义,都是不言而喻的。

    或许是出于这个考虑!

    阿里·席尔瓦德恭候护教军时,刻意将花拉子模大军安排在东胜门。这里既没有和李承绩他们前来的方向相对,也没有很高的象征意义。

    与西边的朝圣门,更是南辕北辙。

    李承绩先前只派千余护教军进城,就有这层考虑。

    阿里·席尔瓦德也知道这话里的含义,就特别重了。便面带惊色,冲着一旁的副将道:“朝圣门为何还有守军?”。

    “将·军恕罪!卑职随将军出城时,便以已烟火为信,命他们尽数出城。只是时下风大,又值酷寒。干柴等物,难以引燃···”。

    “没用的东西!”,阿里·席尔瓦德很是生气的喝骂一声,就一脚将副将踹倒。

    李承绩冷冷的看着,也不管真假,出声道:“军令如山!若汝军都这番模样,那友邦灭国之日已不远已!”。

    听到这话,在场的花拉子模军将,都脸色一沉。摩诃末也黑着张脸,冷声道:“拖下去,乱棍打死!”。

    若不做出一番动作,就是间接承认了李承绩所言不假。所以为了维护花拉子模的颜面,也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颜面,摩诃末决定将这人当做弃子,毫不犹豫的扔出去。

    那副将一听,面上才是真急了。立即将身子俯得更低,语气惶恐的请罪。

    阿里·席尔瓦德有些不忍!

    毕竟这一幕,到底是他安排的。

    也是阿母城的地位太重要了!这样不费一兵一卒的放弃,又太过窝囊。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