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杀鸡儆猴
    也是这样的事情经历多了,所以李承绩也习惯了这样的回应方式。

    到底很多时候,他都是比较忙的。而向他行礼的人,每日没有上百,也有数十。若一个个的起身接见,那他正事儿,还真没法干了。

    况且他又是上位者!

    在旁人面前,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维持自己高高在上的威严。

    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的驭下之术!也是社会学上,代表社会进步的等级观念。

    所以如此淡淡的回应,才是最恰到好处。

    待拉比拉西将书册都放到桌案上,李承绩随手拿起一本,有意无意的翻看。

    扎合伊尔站在下面,揣着心思。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就稍稍颔首,偷偷打量着军帐内的布置。

    这一看,就马上发现军帐的奇怪之处。

    因为内里陈设,实在太过简陋了。除了一张不大的铺盖,几张桌椅,以及两个烧着炭火的铁盆,就再没有多的摆设。以致整个军帐,反而显得空旷。

    这在花拉子模,是极不可思议的!

    毕竟花拉子模一般的副将,军帐的布置都比这总督的军帐奢华一些。先前他就有幸进过王军的军营,看过他们的军帐。和这相比,实在是壤之别。

    扎合伊尔心里,都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更让他惊讶的,还是总督的年岁。

    尽管一个月前,蒲华就传来的消息。是大辽封赏了一位呼罗珊总督,且还是大辽中书令的亲子。

    但因当时苏丹被大辽所败,生死未卜。所以总督府上下,都心系苏丹的安危。

    对于这位新的呼罗珊总督,就少有关注了。以致其年岁,也就不知晓了。

    没想到,今日一见,会是这样的稚嫩。

    但是稍稍深思,他又觉得不奇怪。因为这位总督的背后,可是站着大辽的中书令。

    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

    历代花拉子模的王公贵族之子,也都在年纪,就被许其高位,外出历练。更何况这位大辽的郡王之子!

    想到这,他也只能感叹自己没长在帝王将相之家。

    一直沉浸在书册中的李承绩,是没精力理会扎合伊尔的心思。

    到底对他来,扎合伊尔着实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人物!

    若是太过当回事儿!反而有损总督府的颜面。

    所以李承绩连脑袋都没抬,让他在账内候着。

    当瞧见阿母城的赋税收入,逐年递减的时候。李承绩微微皱眉,不解道:“为何城中人丁岁岁激增,赋税却岁岁骤减?”。

    扎合伊尔立即面带苦色,有些为难的解释。自己原本是管着匠户的官。因得令清点府库,而被逼着去了粮库。

    也是当时各个主官们,都已提前得信逃走。一些消息灵通的官,则都放弃官身,躲了起来。只有他这种消息不太灵通,反应也不快的官。

    被阿里·席尔瓦德的军将,给依照书册上的官身,从家里逼了出来。

    后来清点完府库,城里又被封锁。他们被堵着,哪里也去不得。

    再到李承绩领着护教军入城,命拉比拉西寻来记载户籍和赋税的册子。他在一众官中,又官位最高。所以被拉比拉西抓壮丁,领了过来。

    现在被李承绩问询,他是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听到他的解释,李承绩也有些哭笑不得。

    拉比拉西则脸色有些难看,不满的盯着扎合伊尔。

    原本他的胆子就不大!

    这下,腰背躬得更低了。额头的汗珠,也像下雨似的,不断往下滚落。

    “这这人猜想,莫不是狄万中饱私囊,克扣赋税所致···”,边边以自己在匠作监,克扣匠人分例的经历,作为事实依据。

    李承绩不是傻瓜!

    在接受蒲华城以后,就切身处地的接触到官场上的龌·龊。为此,还掉了不少人的脑袋。这股歪风邪气,也很快遏制住了。

    因此扎合伊尔一提,他就明白了症结所在。

    正要话,紧闭的帘幕突然被人从外掀开。就见李大气带着一身寒气,大步走了进来。双肩上的两堆白雪,也在账内的暖意下,迅速融化成水渍。

    “总督!”,李大气却不管不顾,径直向李承绩见礼道。

    感受到一阵拂面的寒意,李承绩也放下书册,站起身来。得益于这些日子的药物调养和按时入眠,他的个头,终于开始拔高了。从六尺长到七尺有余,距离八尺,也触手可及。

    想来成年之前,一定可以长到自己满意的身高。面相的话,虽没多大的变化。但因身高的缘故,更显玉树临风。

    放在李大气等相对亲近者眼里,就是越有上位者的威仪。

    当下他快步来到李大气跟前,轻笑道:“如何?”。

    “属下依总督之计,困暴·民于讲经堂。不出一日,他们必撑不住!”,李大气笑着道。只是目光中,带着几分冷意。

    由于清真寺的特殊地位,还真不好动用武力。再考虑到阿母城的宗教气息太过浓厚,李承绩就曲径通幽,让李大气用这个法子围魏救赵。

    虽然他之前在阿里·席尔瓦德跟前,得很硬气。但实际上,他是不可能这么莽撞的。

    毕竟阿母城对护教军的突然到来,本就带有几分不信任和抵触。若是再傻傻冒犯他们信仰的真·主,那这对日·后的统治,还真有几分不利。

    因此如今这个法子虽多耗些时间,但论威慑性,并不比别的法子差。且某种程度上,他还想将那些潜伏下来的宵一打尽。所以这些人,就是一个找出他们的突破口。

    李承绩要趁这个机会,彻底将阿母城的人心征服。

    也是非常时候,必须实行非常之法。

    阿母城不同于蒲华!受花拉子模多年统治。民心上,没那么容易转变过来。所以李承绩也只得温水煮青蛙,徐徐图之。

    在这之前,就要用军事手段,震慑住全城百姓。好叫他们从心里,不敢生起反抗的念头。

    古往今来,震慑人的法子,都是用人命来杀鸡儆猴。

    所以李承绩已经想好了,此次掌控阿母城,就用人命来填。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