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家亲事
    “这样!我这就回总督府看看。若是少爷有回信,也能早些知会你。”,李大义眼见竹青在门口堵着,围观的人又越来越多,便好言相劝道。

    为了和郡王府区分开来,教安坊的宅子便改名为总督府。与李承绩当前呼罗珊总督的头衔,也倒是相配。

    只是因李承绩远在蒲华的缘故,所以牌匾上,并没更改过来。这称呼,也就成了李大义他们私下的便称。

    当下竹青闻言,依旧僵着俏脸。既没应声行,也没不行。大义就当其默许了!便兀自笑着,领着人离开。

    那迫不及待的模样,就像在躲避洪水猛兽似的。

    但竹青显然没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李大义!就在其经过自己的身旁时,猛地拉住他的肩膀,出声道:“慢着!我还有一件要事要知会你。”。

    李大义心下以为是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所以并不想听。但是竹青着,已踮起脚尖。贴着他的耳朵,声的了起来。

    为了防止被旁人听见,李大义带的几个伙计,连忙将众人隔开。店里的掌柜,也询问着,是否去后堂的隔间坐坐。

    但李大义听完后,面色霎的变得严肃起来。就并没理会掌柜的询问,冲着竹青道:“此事当真?”。

    竹青连连点头,应声道:“这是我不经意听夫人在老爷跟前起的,应当错不了。”。

    李大义沉思了几许,就随即吩咐道:“走,回总督府!”。

    虽然李承绩已有两年未回巴拉沙衮的住处,但这总督府,却一直在杨府大宅的基础上,进行有计划的扩建。像型演武场、兵营、作坊等场所,都已建造完毕。

    只是当前,只住着数量不多的总督府护卫。

    除此以外,花园、浴室、以及各种功能不同的院落,也都融入总督府的基本格局中。李承绩若是回来,一时半会儿,估计也认不出这是从前那破落的杨府大宅。

    由于行人较多的缘故,回去的路程并不快。

    于是在马车里,竹青就和李大义攀谈起来。

    “圣上悔婚?这事干系可大了!”,李大义沉声道,面色有些不好。因为这事儿,和李府是直接相关的。

    也是自姆拉帝力一事败露,赐以死罪后。他们的老爷,大辽中书令,河中郡王李世昌,就在朝堂上,如日中。为了彰显皇恩浩汤,也为了拉拢。圣上就有意将浑忽公主,下嫁李家。

    虽当初浑忽公主与姆拉帝力合谋,诬陷李承绩,败坏李家名声一事。【】让李家上下,甚至是为数不少的大辽朝臣,都有些印象不好。

    但公主就是公主,身份尊贵。尤其是大辽的当今圣上,只有公主这一个后裔。所以明眼人都知道,谁若娶公主,就等同掌控了大辽。

    这个诱惑,只要稍稍脑子灵光的人,都拒绝不了。

    所以李家上下对这门婚事,也非常积极。

    像近段日子,李萧氏就常宫里跑。为的是和皇后,讨论浑忽公主和李承业的生辰八字。

    起来,两人也倒是般配。

    浑忽公主就不用了!不仅身份高贵,还继承了皇后的好卖相,生得貌美如花。且因从就善于骑射的缘故,还带着一股英气。

    这种气质,若放在后世,那是极受欢迎的。

    不过当前受大辽豪放的社会风气影响,女子的英气并不为人所喜。但厌恶,也谈不上。

    并因浑忽公主的身份,而被人称道。

    在大辽的地界,算得上芳名远博。

    而河中郡王的大公子李承业!虽不及浑忽公主身份高贵。但因李世昌的缘故,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尤其在大辽的青年翘楚中,算是数一数二。

    且一直在圣上跟前当值,颇得圣心。身为男儿郎,骑射功夫,也都不错。又出自书香之家,通晓契丹、汉、回鹤三种语言。特别是契丹语,比普通的契丹人,都得顺溜。

    圣上就经常因此事,夸赞于他。

    这样一个文武双全,年岁又和公主相当的青年才俊。娶了浑忽公主,不算高攀。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李家也有意接下家的婚事。

    但如今,却传出这样的消息,倒真是引人遐想。

    “我也是刚知晓的!老爷觉得有损颜面,便不许夫人往别处。”。虽然李大义并没让其搜罗消息,但竹青不是那没眼力见的人。特别是在李府这些年,因着李承绩的缘故,在下人中也有一定的威望。

    李大义让他们帮着留意李府动静的事儿,竹青很快就从下人的口中知晓了。

    为了避免引起老爷、夫人的反感,她还刻意编了一套辞糊弄。好让那些下人,避免胡思乱想,往外瞎。

    也是他知道,李大义是为李承绩做事的。所以才在这件事上,帮衬些许。平日里,自己也悄悄留意,有意无意的透露给李大义。

    一来二去,李大义就将李府的探听事宜,交给竹青了。

    正是碍着这方面的缘故,李大义更不敢得罪竹青。

    “哎!老爷当初若听少爷的,便不会有今日这事儿了。”,李大义叹了口气,出声道。

    之前圣上有意和李家结亲时,李承绩就传信李世昌,让其务必拒绝这门婚事。虽然李承绩给出的理由,是李家家门显赫,声望日高。若再和家结亲,很有可能过犹不及。

    但是李世昌拒绝不了和家结亲,光耀门楣,以及继承大辽基业的诱·惑。就以家亲事,便于稳固李家家势为由,让李承绩不要再劝了。

    现在想来,李承绩当初的劝言,还是不错的。

    尽管事实上,李承绩是觉得大辽蹦跶不了几年。所以不想李家,再与大辽皇室扯上纠葛。

    并且他的心下,也有取大辽代之的想法。所以觉得和皇室结亲,日·后在道义上,妨碍到自己。

    这是他的汉人思想在作怪!

    虽然千百年来,汉家王朝对这礼法之事,确实十分看重。但他忘了,这是西域。大辽一开始,也并不是汉家王朝。中原的礼法,原本就是大辽的舶来品。

    西迁后,更与中原断了联系。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