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北方部族
    汉人固有的礼法,也随即被西域的强者为尊,武力为上的丛林法则所代替。

    因此即使他们李家和和家结亲,也并不妨碍他取大辽而代之的计划。声誉上,也影响不大。

    就是日后的乱局中,受到的注意力,会更大一些。在各方势力眼里,也很容易成为揉捏的对象。

    李大义是不知道李承绩的真实想法!所以心里只觉得,李承绩太有先见之明。

    就出声道:“此事我定会禀报少爷!”。

    正着,马车突然一停。猝不及防之下,李大义和竹青,都差点栽倒。

    马车外,也适时传来喝骂声:“嘿!哪里来的莽汉?还长没长眼睛?”。显然车夫也气着了,所以扯着嗓子喝问了起来。

    跟着砰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摔倒在地。就听车夫呼喊道:“哎呦!你们还敢动手。”。

    李大义听见外面打起来了,心下有些急躁。就赶紧掀开车帘,便见一群扎着辫子,部族人打扮的壮汉,正跟总督府的护卫,扭打成一团。

    一个面相出众,但穿着略显寒酸,显然是众人头领的男子,则站在一旁。看他一脸笃定的样子,似乎对自己的护卫很有信心。

    再视线下移,见地上四处散落的毛皮,李大义马上猜出了因果。就出声道:“这位义士,不若给李某一个面子,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话间,那些护卫竟都被这些看似落魄的部族人制服了。

    听到这话,那男子并未回话。只弯下腰身,拾捡着地上的毛皮。

    由于每年冬季,很多北方部族都会捕杀大量凶兽,用来渡过漫漫寒冬。所以毛皮的存量,也是非常大的。到了春,便会来到就近的城镇,交换各种想要的东西。

    李大义也就暗自以为,这是来贩卖毛皮的部族人。

    便将车夫唤来,让其送些第纳尔,算是略表歉意。

    这让被揍了一拳的车夫,是很心不甘,情不愿。并声嘀咕,明明是这些人不长眼。看着马车来了,还要横穿街市。

    可是迎上李大义警告的眼神,车夫立即止住嘴巴,默默送钱去了。

    果然,接到第纳尔后,这男子向那些护卫使了个眼色。一个个被压制得动弹不得的总督府护卫,也马上恢复了自由。

    “李总管!”,被人这样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护卫们也觉得丢了总督府的颜面。所以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失落得不行。

    “回去各自领罚!”,李大义语气不耐道。尽管他面上表现得大度,但总督府的颜面,到底是丢了。所以这些护卫,必须受到惩罚。

    而这时候,那男子已领着一群护卫们离开了。

    李大义看着他们的背影,目光深邃。

    这么回到车内,竹青也没多问。因为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插曲,不值一提。只是那些部族人的武力,倒是隐隐让她有些好奇。

    就这样,马车缓缓来到总督府。

    “相公!”,车子刚一停下,一大一两道人影,就来到车前。

    “娘子?!你怎么来了?”,李大气听见声音,马上掀开车帘。就见如花牵着李梦舒的手,快步来到跟前。

    当下如花抱着一个长得粉嫩粉嫩的男孩。那肉嘟嘟的脸,霎是可爱。眼睛则像核头仁似的,又圆又亮。听到李大气的问话,那男孩立即扭头看来。

    “爹-”,声音稚嫩,听着甜腻腻的,可爱得紧。

    “欸!儿子!”,李大气赶紧应了一声,就马上下了马车,迅速从如花手中接过男孩。虽然只有一岁,但这孩子长得却比同龄的孩子壮实。或许是遗传了如花的肥胖,全身上下,都肥嘟嘟的,全是肉。

    这样一个胖墩,甭管是谁,都会忍不住抱抱捏捏。

    “气哥哥!”,身段较细,有些拔尖的李梦舒,也声音甜甜的唤道。在李承绩离开巴拉沙衮的这段日子,也就李大气对李梦舒比较上心。又加上如花生完孩子,正值母爱泛滥。知道李梦舒的来历后,便对其关爱有加。

    一来二去,李梦舒也和李大气夫妇二人,关系比较亲近。

    此时坐在车内的竹青,也掀开车帘。看见如花抱着孩子,领着李梦舒,面色有些不自然。

    “这几日相公你总是忙于公务,昼出夜伏。妾身深感不能为相公解忧,便做了些饭菜备着,私心想着送与你···”,边边看了看李梦舒手上的食盒。

    虽然如花并不是汉家女子,但是在嫁给李大气后,就学了一下汉家礼仪。这妾身的自称,就是随汉家女子的习惯。还有汉家的菜式,也都有涉猎。这厨艺,就进展了不少。

    如今因孩子的缘故,如花整个人都有些消瘦。体态虽无扶柳之姿,但也不似之前。走起路来,晃如铁塔。再加上和李大气相处得,颇为滋·润。所以整个人都是容光焕发,好看了不少。

    瞥见竹青也在,就马上面带笑意道:“呀!李姑娘也在啊?”。来巴拉沙衮这么些日子,她也知道竹青和李承绩的关系。所以心里,也有谱儿。

    “嗯!我险些忘了夫人交代的要事,就先回府了。”,竹青着,就马上拉下帘子,让车夫送自己回郡王府。

    李大气还欲要挽留,马车却已跑远了。

    这番姿态,倒让一旁的李梦舒,忍不住笑了起来。

    原是如花刚来巴拉沙衮时,并不知道竹青的身份。又因那时新婚时间不长,护食得很。所以见到竹青对李大气态度不好时,就直接动怒了。

    要知道,如花可是山贼出身,背着不少人命。即使已经嫁人生子,但那一身匪气。在刻意爆发出来时,一般人还是招架不住的。

    竹青就是个没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丫头,哪里受得了如花的匪气。所以当即吓着了!自此之后,看到如花更是绕道走。

    正是有了这层经历,竹青面对如花时,总有些不自在。

    “花姐姐?!”,李梦舒冲着如花笑道。以前她可是很怕竹青的。看到她,也像看到狼一样。

    直到如花来了,她才发现竹青也有害怕的人。整个人,也一下子扬眉吐气了起来。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