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耶律子正
    但是他的身份实在令人生疑,所以即使刻意结交,那些把身份看得极重的权贵们,也不会低眼看他。于是送出去的重礼就像扔进水里了一样,连个水花都没有。

    经受这一挫折,屈出律并没放弃。而是转换方式,刻意拉拢一些官位不高的中低层官员。再通过他们的关系,和上层官员搭上话儿。

    这需要的钱财,自是海量。在变卖了所有的值钱物件后,屈出律只能让跟随自己的护卫们,将冬穿在身上的动物皮草给卖了。

    并且四处狩猎,剥皮卖肉,好贴补一二。这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是他自出生以来,少有的体验。

    但之前南逃过程中,所遭受的饥寒交迫,让他有了不少体会。所以现在的苦日子,倒也不算太难过。

    毕竟和如骨附髓的蒙古人相比,现在的处境,实在好上太多了。至少不用露宿野外,担心蒙古游骑的追击。

    现在乃蛮复兴大业,总算有了眉目。他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神,也终于放松些许。

    就命人准备一般,打算带着厚礼登门拜访。

    同一时刻,益王府。大辽少有的一字王益王,掌四帐皇族政教的大惕隐司惕隐耶律子正。正在自家的花厅里,和数位服饰各异朝官,一起商谈着什么。

    作为大辽宗族中,少有的皇族后裔。耶律子正的声望,是旁人难以望其项背的。

    尽管祖上与西迁后的德宗耶律大石,血脉上也算不得亲近。但同出辽太祖一脉,还是算得上宗族中人。

    所以在当前皇族后辈凋零、子孙颇少之际,也只能让其担任惕隐一职了。

    按道理,依照他的声望。只要在朝堂上不过多干涉朝政,就不会影响到他的地位。

    毕竟他的职责,就是打理皇族事宜。朝堂上的事儿,则由南北枢密院协理。各司其职的情况下,也是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他的心里,显然不想做一个超然世外的活菩萨。尤其是圣上有意和李家结亲的消息传出后,他就更恐慌得不行。

    因为一直以来,他都有一个奢想。那就是凭借自己皇族中人的身分,与圣上亲上加亲。从而在未来的某一,让自己这一脉,成为大辽正统。

    为了实现这个计划,他就暗地里,让人在圣上跟前,些对李世昌不利的言语。并且假意讨好公主,旁敲侧击的透露些嫁入李家后。会因加害李承绩一事,而遭到李家上下的刁难。

    当今圣上的耳根子,本就软得很。朝堂上,李世昌为首的派系,又确实一家独大。再加上公主在圣上跟前,不断哭闹。这桩婚事,总算是搅黄了。

    并且圣上对李世昌的猜忌,也越发明显。

    想到这,他又觉得那个当年在皇帐中,讨要百户长之职的少年,越发顺眼了。

    因为没有李世昌的好儿子李承绩的‘助攻’,圣上对李世昌的猜忌,还不会这么深重。

    尽管在他心里,李承绩在河中的所作所为,只能算是打闹,摆不上台面。但为了影响到李世昌在圣上心中的地位,打击李世昌在朝堂中的声势。

    所以他还是将李承绩在所做所为,尽往大了。另一边,在李世昌为李承绩奏请呼罗珊总督的事情上,又大加赞赏。并蛊·惑性的,让其以为,圣上对这事儿并不在意。

    从而使得君臣心生间隙,提高自己的地位。

    这不,就在不久前,圣上还加封他为一字亲王。这个荣誉,可是他求了好久都求不来的。

    因为德宗西迁以来,就定下非功不封爵的规矩。就算是宗室,也只能是德宗的后裔。像他这个八竿子才能打得着的旁系,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以致即使他在宗族之中,颇有声望。并且担着惕隐一职,位高权重。但圣上从未对他,甚至他的祖辈,有过任何封赏。

    以致圣上加封他为一字王时,心里简直得意得不行。

    但这依然是不够的!

    因为只要李世昌在朝中存在一,那么结亲之事,就永远有起复的可能。且李世昌的党羽颇大,若不压下去。那么日后他们耶律旁系图谋皇位,就很容易凭生阻碍。

    因此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出手,对付李世昌了。

    其实实话,若有可能,他是不愿亲自出手的。毕竟李世昌在朝中多年,又秉承前南院大王的人脉,党羽颇多。若要将其一打尽,必须要有充足的准备。

    否则的话,一个不好,就是万死不复的下场。

    这种走钢丝般的体验,自然比不上高高在上的旁观者来得稳妥。

    就像前些年,马合木特拜还身在朝堂时,与李世昌分庭抗礼那样。无论两方如何争斗,他都能置身事外。甚至在某一方稍稍凸显颓势时,不经意地拉上一把。从而在双方势力间,两相交好。

    无论是谁,不仅不敢得罪于他,还要赔着笑脸,刻意交好。

    可惜的是,随着马合木特拜被圣上彻底厌弃,这个大好的局面,也就不可避免的被打破了。

    李世昌面对他时,也不再像从前那番,有所顾忌。甚至在皇族政务上,也开始指手画脚。

    使得他,心下不可避免的恼恨起来。到了现在,更是不得不从幕后跳到台前,与李世昌相对。

    好在当下,李世昌还没有察觉。这使得他准备的时间,又能延长一些。

    “王爷!老夫以为。接见乃蛮部大汗一事,还需从长计议。”,一个回回打扮的朝官,出声道。自马合木特拜被贬为庶民后,大辽朝堂上,回回派系的势力,就一落千丈。

    甚至最后,还被人痛打落水狗。以南北二院,职责不清,冗官众多为由,提出合并之议。

    若是真按照此事推行,那北枢密院的朝官,绝对会落得个闲职。

    尽管职责不清,冗官众多之论,也确有其事。但在这个时候提出来,就很难让人不多想。这些回回朝官为了自己仕途考虑,也就在耶律子正抛出橄榄枝时,欣然接下。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