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难以决断
    便忍住心下的激动,整理一下思绪。将自己的计划,原原委委的吐露出来。

    看向诸位朝官的眼神,也是想得到一致的赞誉与认可。

    但是他显然将事情想得太理想、太简单了。

    即使眼前这些人,算得上心腹。但他的提议,也不是都言听计从。尤其是这种明明并无可能,却定要施展的计划。

    也是大辽这些年,安稳的日子过惯了。朝官们,也都不愿再起兵戈。以免发生什么不堪设想的后果,白白破坏了当前的安稳日子。

    显然他们是看到了这些大辽的衰败,所以害怕一个不好,被人扯下遮·羞布。

    想当初古尔国一战,大辽虽胜了。但是算起来,也是险胜。

    要知道,出征之前,各位朝官可是提心吊胆了好久。因为与古尔国曾为巴里黑城的归属问题,爆发过战争。结果令人失望的是,大辽大败。

    所以后来面对古尔国大军时,大辽上下,也只抱有五成胜算。

    幸运的是,最后还是战胜了。

    但古尔国赶走之后,花拉子模又强势崛起了。大辽的西边,也开始颇不安宁。若再与兵强马壮的蒙古国交恶,那大辽东边,也就永无宁日了。

    尽管在场的朝官们都安于享受,但脑袋好歹是清醒的。知道自己的利益与大辽息息相关!所以大辽的稳妥,也是他们最大的利益所在。

    因此对帮助屈出律重振乃蛮一事,还是觉得吃力不讨好。

    其实来去,最终的原因,其实还是他们对屈出律所代表的乃蛮人没信心!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蒙古人当成丧家之犬似的,一路追杀。乃蛮大军,也一败再败。这样的实力,只要稍稍眼睛不瞎,就绝对认为其不堪大用。

    看到这样的结果,耶律子正心下稍稍有些不喜。但为了树立虚心纳谏的形象,他还是忍着没有发火。

    便耐着性子,继续商谈。

    而在门外,一个捧着茶盏的侍女,正用一个茶杯贴着门上,躬着身子,候着耳朵偷听。

    同时眼睛不断打量着进来的院门,好及时应对。

    当听到院外传来脚步声时,立时叩了叩门扉,出声道:“老爷!茶来了。”。

    等旁人从院外进来,她已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

    次日,河中郡王府。李世昌穿戴齐整,准备出门上朝。但就在准备出发时,一支箭矢突然从对面射来。跟着嗖的一声,钉在门扉上。

    “有刺客!有刺客!”,护卫们见状,马上惊叫道。李世昌也惊讶不已,呆愣在原地。

    须臾,有护卫惊声道:“老爷!箭上有东西。”。便见护卫捧着一支绑着白纸的箭矢,走上前来。

    待打开一看,李世昌立时面色一白。跟着收了起来,转身进府。

    前去追击的护卫,也返回李府。看他们垂头丧气的样子,显然一无所获。

    “老爷!人已经跑了!”,办事不利,护卫们也心生惶恐。李世昌却并没追究,只了句此事作罢,就头也不回的冲进书房。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总督府。正在整理各处消息的李大义,突然动作一停。却是一道人影,从门外悄声走了进来。

    “李总管,的已将消息传给老爷了。”。这是个面相普通。丢在人群中,绝对是泯然众人矣的青年男子。

    李大义立时点了点头,应声道:“嗯!你下去。”。

    待房门合上,李大义面上显出几丝忧虑。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这自作主张的举动,会不会引起少爷的恼怒和老爷的猜忌。

    毕竟李承绩在他返回巴拉沙衮时,就曾交代过。若无必要,最后不要引起李世昌的察觉。

    可是如今已是万不得已,他是不得不出手了。因为耶律子正这条潜伏在幕后的老狐狸,正与人密谋对老爷不利。若是再不让其警觉,那可能酿下弥大祸。

    所以昨晚一得到消息,他就将其传给李世昌。同时用李承绩教授的办法,用飞鸽传书,以最快的速度传出去。

    现在,该做的他都做了,只能静待结果了。

    这么过了数日,远在阿母城的李承绩,也总算接到了消息。

    “少爷!”,李大气坐在下首。见其面色恍然,出声提醒道。

    “啊?!嗯!”,反应过来,李承绩才回过神来。

    不得不,李大义给他传来的消息,真是给他出了道难题。

    因为无论是屈出律入辽还是耶律子正着手对付李世昌,都是让他一时有些无法决断的大事。

    像屈出律入辽!

    在紫提供的史册中,这个人可是最终埋葬大辽的刽子手。且本性狡诈,反复无常。大辽收留了他,结果不仅没有好下场,还走向灭亡的深渊。

    先前在热海围场时,他就这事提醒过耶律阿海。让其返回蒙古后,一定要特别心屈出律此人。

    可惜的是,耶律阿海可能并没放在心上。使得屈出律依旧如历史上那般,像打不死的蟑螂似的,总能在危难关头,侥幸逃脱。从而有如神助似的,来到大辽。

    虽然当前,还没有得到菊尔汗的召见。但是若无意外的话,一定会与菊尔汗相见。并且还受到青睐,以致养虎为患。

    到底历史的轨迹,总是带有一定的惯性。除非遭遇重大变革,否则总会重回原有的轨迹。像桑贾尔起·义,虽然时间点上推迟了些许。但最后,还是按照原有的轨迹爆发了。

    所以李承绩在想,要不要让李大义派个杀手,将屈出律直接杀了一了百了。

    不过再想到这样一来,会不会让濒死的大辽多活几年,影响了自己的发展大计。他就暗自否决了这个想法。

    也是他心里,还是不希望大辽存在太久。因为大辽到底是姓耶律的!他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汉人,是没哪个机会继承大辽的皇位。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武力夺权了!

    这是他一开始,就想好的办法。到了现在,也在按部就班的实施。尽管时间短了些,发展也慢了些。但总算有了自己的地盘,可以任自己施为了。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