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当庭发难
    因为与蒙古通商之策,是李世昌一手促成的。原本前北枢密院使马合木特拜,也应该参与其中。但当时马合木特拜受其子的连累,在家待罪。

    所以整个与蒙古通商事宜,都由李世昌负责。

    现在胡达拜尔地通商是误国之策,那么也就是李世昌的决策,是错误的。

    这对权倾朝野的李世昌来,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到底政治决策的正确与否,关系到李世昌的仕途。因此承认了通商之策是误国之策的话,会影响到他的地位。那些与他不睦的政敌,也会趁此机会,大力攻讦。

    不得,整个仕途,就这么毁了。

    李世昌暗道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就面色悲苦,出列道:“圣上明察!老臣秉持朝政以来,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今被人如此攻讦,实在惶恐之至。”。

    话音刚落,大理正郭槐就附和道:“圣上明察!萧枢密使、胡夷离毕所言,实在荒谬。据为臣所知,蒙古与女真,乃世代为敌。今大蒙古国两代大汗,也都因女真人而死。

    因而蒙古坐大,对大辽是大大的益处。

    今萧枢密使言蒙古为祸夏国,却为何不见,蒙古为祸大辽?”。这话时,郭槐直盯着萧仆那也的眼睛。【】

    “哼!我大辽兵强马壮,蒙古不敢与之相争。”,萧仆那也不是被吓大的。就冷哼一声,没好气道。

    郭槐立即连连摇头,反驳道:“非也!非也!夏国举国皆兵,立国一百五十余载。比之大辽,也难分输赢。昔年兴宗重熙年间,因山南党项诸部叛辽投夏,大辽与夏国兴起刀戈。

    虽终以夏国国主献部投降而罢战,但夏国兵力,不可视。

    今蒙古屡次大败夏军,侵入夏国,攻城夺地、掠民为奴。气焰之盛,可忌于败之女真之大辽乎?”。

    这话虽不好听,但也在理。因为蒙古既然连西夏都不怕,又何惧被女真人赶出故土的大辽。

    一些朝官听着,也都深以为然。

    “荒谬!郭理正身为大辽人臣,何以长蒙古之威,灭大辽之志?”,胡达拜尔地看萧仆那也面色发白,气得不轻。立即呵斥一声,帮衬道。

    “哼!大辽故国之事,一介回人,何以置喙?!”,石抹特烈见胡达拜尔地站出来帮衬,也立即帮着话道。

    胡达拜尔地闻言,一下子就被噎住了。也是他的身份,确实比较尴尬。其父乃河中的粟特人,其母乃奚族人。所以按照血缘关系来讲,他应该既属粟特人,又属奚族人。

    又因信仰随父的缘故,使得在旁人眼中,顺理成章的将其归并到回回派系之列。

    若不是他的母族是奚族,这夷离毕之职,也落不到他头上。

    当前被石抹特烈就身份一事嘲弄,他也不出反驳之语。

    眼见朝堂之上,就要变成相互攻讦之地。耶律子正又是一副和事佬似的,站出来调和道:“咳咳···陛下在此,诸位还是莫要失了仪态。”。

    石抹特烈也见好就收,不再言语。

    这时候,坐于上首的耶律直鲁古,也清楚自己该话了。便出声道:“蒙古之事,牵扯颇多。诸位爱卿所言,也尽是忠国之语。只是胡爱卿言辞太过其实,有些失礼了。”。

    这话算是否决了胡达拜尔地的祸国之论,承认了李世昌的决策正确性。

    “是!为臣定当谨记!”,胡达拜尔地姿态恭敬的应了声是,就退回朝臣之列。不过见其耳鼻观心的姿态,就知道心下并不服气。

    如果按照以往的习惯,今朝议到了这里,就应告一段落的。但是没成想,又一朝臣出列道:“启禀陛下!为臣近日惊闻一桩怪事儿。因与李中书有关,为臣不敢妄言。”。

    “哦?!”,耶律直鲁古疑声道。众位朝臣的目光,也一下子集中在李世昌身上。一些政治嗅觉敏锐的朝臣,已经隐隐觉察到。今日的朝议,怕是没那么简单了。

    一时间,明哲保身者有之、见机行事者有之、站队到底者,也有不少。

    使得整个朝堂,也瞬时暗潮涌动。

    李世昌心下冷笑!这人他知道,乃是同知南院枢密使事刘进知。为官数年,向来与自己关系亲近。用心腹来形容,也不为过。今日站出来,当着满朝文武,意有所指的禀告与自己有关的怪事儿。

    就是不令人遐想,都不可能。

    “好好好!老夫就睁眼看看。还有多少吃力爬外的东西,是耶律老匹夫的马前卒!”,李世昌暗自着,面上显出几分凝重。

    落在旁人眼里,就更觉刘进知要的事儿,对李世昌不利了。

    也是刘进知跟随李世昌数年,知道的隐秘之事不少。出来的话,也就颇为令人信服。

    便见当下,刘进知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在神色愧疚的看了李世昌几眼后,就一脸正色道:“为臣听闻。李中书派遣家臣前往蒙古,设立商站。名为通商,实为倒卖军中要器···”。

    哗···就像一滴水掉进了油锅!

    满堂文武,皆是一脸惊色。耶律子正还装得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当即站出来呵斥道:“刘使事,此事干系甚大,切莫信口雌黄!”。

    其它朝臣,也都纷纷出言。不过大多数,都明显不信。坐在上首的耶律直鲁古,也面显惊色。这让李世昌也摸不准,耶律直鲁古,到底是否提前知晓此事。

    就满面愤然,很是不善的看着刘进知道:“刘使事。老夫与你同朝为官二十余载!脾性如何,你最是清楚。今日如何污蔑老夫至此?”。

    因是太过生的缘故。声音都在颤抖。

    石抹特烈也很没好气道:“刘进知!当庭污蔑朝廷命官,罪无可恕。你刘家上下,可有这跪迎滔之祸的准备?”。

    “老夫身为大辽人臣,自当为大辽分忧。李中书虽与老夫私交颇深,但大义当前,老夫也偏袒不得。”,这一番得,那是一个大义凛然。

    “好好好!”,李世昌连道三个好字,恨不得撕了刘进知这张道貌岸然的嘴脸。尽管他已做好了,被人背叛的准备。可是真的发生时,心里的怒气,还是如火山爆发一般,强忍不得。

    (第三章可能有些晚,因为还在码字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