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李氏商行
    “嘎嘎嘎嘎”,几只大雁从碧空如洗的空飞过,只留下几声轻鸣。

    李承绩站在前萨德尔宫,现呼罗珊总督府的高处。听见声响,不自觉的抬起头来。那是西北方向,也是大雁要去的地方。

    心下,顿时莫名的有些沉重。

    再看手中薄薄的一封信笺,他嘴角露出几分苦笑。

    不得不,蒙古那边发生的骤变,确实让他犹如当头棒喝。

    因为在他印象里,蒙古那边有李大力与牙剌瓦赤在,就不会有意外。但现在看来,他还是将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就算有大把的钱财做诱饵,拉近与蒙古贵族的关系。也并不意味着,万事无忧了。

    就像这次,对他发难的,是一直都忽略的大辽。

    确却的,是大辽内部,对他爹不满的朝官。

    不仅在边贸之地,让边军伪装成马匪,数次杀害李氏商行名下的客商。还大肆劫掠商货,使得近一个月以来,蒙古那边的李氏商行,都无法开张。

    除此以外,商行内部,还混进了不少探子。不窃取了商行的机密要事,还偷走了账簿。有关与蒙古交易军中要器之事,也被泄漏了出去。

    这件事,其实都是由他一手操办的。他爹李世昌虽知晓,但也并没多什么。因为交易的军中之物,都是大辽军中替换下来的旧物。

    与其放在府库中,白白烂成废铁。不若卖与蒙古,赚些钱财。

    也是为了拉近与蒙古人的关系,让李氏商行,早日打入蒙古上层社会。并将势力触角,安插到蒙古的决策层。

    所以就用兵器一事,来换取蒙古的信任。

    又因扩巴斯与他是拜把子的兄弟,其父塔阳谷,又在军中威望颇高,甚得耶律直鲁古的信任。所以这替换下来的旧物,也能轻易的弄来。

    便利用这层关系,拿到了不少军中之物。随即既与蒙古人拉近了关系,又能给大辽官军换回钱财。两全其美之下,皆大欢喜。

    在这之前,这事也不是没有先例。

    像前任也迷里的刺史,就假借回鹤行商之手,将大量军中之物售于蒙古。并且财迷心窍,将朝廷下发给当地的驻军的甲胄,都卖了出去。

    后来被朝廷知晓,仅申饬几句,就没有多的言语。

    所以李承绩也下意识的以为,此事并无大碍。

    但从前几日,李大义从巴拉沙衮传回的消息来看。有人要在此事上,大作文章。

    如果仅是这样,李承绩也并不会太过担心。因为他知道,他爹也不是省油的灯。否则的话,不会在与圣上不亲近的情况下,还把持朝政那么多年。

    但是在得知蒙古那边的回商,也都聚合起来,齐齐与李氏商行为敌后。他的心下,又忍不住有些担心。

    毕竟能将这些回回商人召集起来的,整个大辽,甚至整个大辽周边之地,就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大辽赫赫有名的富商-阿卜杜勒。

    虽因马合木特拜的贬官,失去失去了最大的倚靠。但是朝中的回回朝官不少,依然是他的依仗。另外满朝达官显贵,都与其关系不错。

    所以阿卜杜勒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

    并且此人还是颇为识趣的!

    在马合木特拜贬为庶民后,就行事低调。近些年,更因李承绩成为呼罗珊总督,在河中坐大,而大肆转让商铺。整个西喀喇汗国的生意,也几乎都空了出来。

    投入李承绩麾下的戴维·古里安,只得紧着眼前的肥肉。而对巴拉沙衮那边的生意,维持现状

    也是精力有限!

    河中的生意,已经足够他忙活了。再兼顾巴拉沙衮,实在精力有限。

    再加上李承绩也看出了阿卜杜勒在回回商人中的威望,不敢逼得太狠。便暂时放其一马,全力经营河中。

    没成想,此人竟是一只咬人不叫的狗。

    突如其来的,让他在蒙古的商行,难以为继。像那些不久之前,还与他们合作的回回商人。就突然之间,不再与他们交易。这让原本就因马匪劫掠一事,而导致商行货源紧缺的局面,更加紧张。

    且在蒙古当地,回商们更是在蒙古那颜那里放下狠话。谁若和李氏商行有生意上的来往,那么所有回商,都从此不与其往来。

    要知道,回商是最早往返于蒙古的行商。他们在蒙古上层的影响力,不可视。虽然李氏商行后来居上,拉拢了不少蒙古贵族。但到底时间还短,笼络的蒙古贵族有限。

    且当时回商也没有一个声望像阿卜杜勒这样的人站出来!所以面对李氏商行涉足蒙古,而各自为战。

    以致后来,李氏商行扩张得十分迅速。

    但现在,回商已经在阿卜杜勒的号召下,拧成一根绳。不仅在生意上齐齐排斥李氏商行,还在蒙古上层,游李氏商行的害处。就连与李氏商行关系颇佳的耶律阿海,也开始遭人诋毁。

    这种种压力,对李氏商行来,是非常大的。

    尽管李承绩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做生意。不然在交易之时,不会刻意买卖武器,用来拉近与蒙古人的关系。

    但是商行这个幌子,是打探情报的最佳伪装。若是商行难以为继,那么明面上,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为此,李承绩已暗暗决定。此事过后,一定要将商行的情报收集之事,完全交给给事务司。并秘密建立在暗处,从而避免树大招风。

    不过,当前他最多虑的,还是阿卜杜勒与耶律子正等人的关系。到底阿卜杜勒选择对李氏商行发难的时间点,实在太巧了。因此由不得,他疑心二者的联系。

    就在这时候,拉比拉西来到楼上。看到李承绩的身影,立即出声道:“总督!大辽那边-那边来消息了。”。

    李承绩立即收回心神,转过身来。待接过拉比拉西手上的信笺,拆开一揽后。面上的疑虑,已烟消云散。

    (感谢空梦静的打赏。昨晚搞太晚,直接感冒了。现在昏昏欲睡,只有一章了。)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