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剧情反转
    巴拉沙衮,明媚的日头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时间久了,还有一股燥热。但在刘府,所有人都只感到前所未有的冰寒。便一个个收拾行李,慌慌张张的离开刘府。

    生怕一个晚了,想走都来不及了。

    以致整个刘府大院,都是一片慌乱。

    此时中厅,一个颇有贵气的****攒着手绢,不断擦拭着眼角,哭哭滴滴道:“老爷!呜呜呜···如今可可-可如何是好啊?”,这是刘进知的正妻,乃是奚族人,也为萧氏。只不过是门户出身,并不显贵。所以嫁给刘进知,也算是门当户对。

    平日里,因刘进知的缘故,和各府夫人,也走得勤。尤其是李府,那真是三一登门,两日一拜访,亲如一家。

    但没成想,今日会遭此大变。

    只是起来,她也无处喊冤。因为这事儿,原本就是她家老爷不厚道。非得好好的同知不做,背地里捅李中书一刀。若是捅死了,也就罢了。可惜她家老爷道行不够,准备又不足。结果不仅没捅死李中书,倒是害了自己。

    现在,甚至还连累了整个刘家满门。

    想到这,刘萧氏看向刘进知的眼神,也带着若有若无的埋怨。【】只不过掩藏的极好,难以察觉。

    但刘进知也不是傻子,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还是知道的。就暗自叹了口气,出声道:“老夫这就休书一封,娘子带着回萧家。”,他也知道自己今日,怕是躲不过了。便想着夫妻一场,放刘萧氏一条生路。

    当然,这也是为自己膝下的子女考虑。以免刘家在他手上,就此断了传承。

    听到这话,刘萧氏神色一凝。见刘进知的不像假话后,脸上的动容之情,才真切了几分。刘进知瞧着,也无意拆穿。随即刘萧氏假模假样的哭了一阵后,拿着休书下去收拾金银细软,快步离开了。

    临走前,将自己与刘进知生的一双儿女,也领了去。算是夫妻一场,留下的稍许情分。

    至于那些偏房生的,则任其自生自灭了。

    对于她的心思,刘进知已无心理会。而是兀自来到后院,瞧着上的日头,神情恍然。

    整个思绪,也控制不住的,回到那日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朝堂。

    “草民有一账本,愿请陛下过目。”,阿卜杜勒躬着身子,从怀中掏出一本五成新的账簿。因经常翻阅的缘故,账本的封皮,都有些磨损。

    “准!”,耶律直鲁古话音刚落,杨大监就将账本呈上。看完后,耶律直鲁古神色阴沉至极。满朝文武,也一下子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混账!”,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耶律直鲁古径直将账簿摔到下首,面色愤然。

    “陛下息怒!”,从耶律直鲁古登基以来,就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当着满朝文武,发这么大的怒火。所以满朝文武,也立即俯下身子请罪。

    “为臣一心为国,从无私心,还请陛下圣裁。”,李世昌更是主动站出来,大声为自己辩白。

    落在某些人眼里,则是止不住的得意。

    刘进知早知账簿一事,也亲眼看过。所以当即道:“陛下息怒!正因此事干系甚大,为臣才不敢暗自决断。便想呈到堂前,请陛下圣裁。”。尽管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子忠心。但是朝堂上的人,也都不是傻子。

    再瞧着萧仆那也等人之前针对李世昌的举动,众人已嗅到淡淡的阴谋味道。

    石抹特烈见局面似是对李世昌极为不利。就斗着胆子走到殿前,拾起地上的折子,翻看几许。原本的凝重之情,也变得古怪起来。

    郭槐有些不明所以,但当着圣上的面,也不好多问。就按耐着性子,等着圣上发话。

    这么过了稍许,耶律直鲁古才话道:“圣裁?此事还要朕来自裁?!”。那语气,像是怒极而笑一样。

    对于这话,诸位朝臣也不知道如何接。就大都闭口不言,静待事态发展。

    但是作为主事者,刘进知却不能装哑巴。就冒着引圣怒的风险,出声道:“陛下乃子,处置此事,最是公正不过。因而此事到底如何公论,定得请陛下圣裁。”。

    “好好好!”,耶律直鲁古显然被气得不轻,连道三个好字。

    刘进知暗自有些奇怪,但心下对账簿一事,笃定得很。因此还是强忍着心下的不安,淡定的等着耶律直鲁古话。

    一直作为旁观者的耶律子正,也觉得耶律直鲁古的态度,有些不对劲了。但是账簿在石抹特烈手上,也无法一观。

    “宣!刘同知勾结乃蛮诸部,私售军中要器,罪同卖国。又污蔑当朝重臣,罪加一等···”,耶律直鲁古着,面色阴沉至极。

    “什么?!”,

    “怎么会这样?”,在场的文武百官,都面显惊骇。也是这局势反转得,实在太快了。任凭众人见惯了官场的刀光剑影,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毕竟这账簿,不应该是针对李世昌的么?

    抱着这样的心思,刘进知是又惊又疑。耶律子正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他没想到,这关键证据呈上去,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就是李世昌,也有些意外。因为他预料的结果,并不是这样。确却的,他要针对的人,并不是刘进知。

    一直旁观的阿卜杜勒,此时终于出声道:“刘进知早先请草民进府一叙,是有一场富贵,要授予草民。只是有件事,需要草民帮衬一二···”,着,就将刘进知威胁自己联合回回商人,在蒙古境内打压李氏商行,伪造账簿一事了出来。

    并大义泯然的表示,自己见李中书高义。所以不忍跟刘进知同流合污!便借此机会,将自己掌握的刘进知早些年,与乃蛮部私受禁器的账簿,呈了上去。

    要知道,在乃蛮部投靠女真人后。大辽和乃蛮的边贸,在明面上就已禁止。像军中之物,更是买卖不得。虽然私下里,此事是屡禁不止的。但是官面上,还是重罪。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